环球时报

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众多证据指明,禁书确有其事。

若是谣传,有关部门早就出来澄清,不会至今一声不吭。

然而就在昨天,向来不甘寂寞的环球时报跳出来了,胡锡进向大家喊道:“‘禁书令’不存在!”

15日凌晨 1:37,环球时报官网环球网发布消息“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环球时报引述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记者在国内几家书店走访,几位店员告诉他没有收到禁令,在书架上还可以看到九把刀、茅于轼、梁文道的书,而余英时的书则是售完没有再补货。

证据寥寥,结论却底气十足:“禁书令”不存在。

原文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环球网的文章没有给链接,于是五月花自己上联合早报网查找原文,结果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环球时报在编织一个谎言!

环球网引述的文字的确来自原文,但原文还提供了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海书城店员告诉本报,该店在接获通知后于前天下架九把刀的书。”记者并没下定论,最后说“至今,这个‘禁书单’是否真实存在,还相当让人疑惑。”

胡锡进真是个手段高明的魔术师。不仅有书下架的情节被刻意忽略,联合早报的记者还“相当疑惑”,到他那里,竟成了“‘禁书令’不存在”。

令人相当不解的还有,联合早报的编辑竟然给原文起了这样的标题“网传中国禁自由派书籍 记者实查无此事”。

记者在文中明明说了“是否真实存在,还相当让人困惑”,然而编辑却擅自盖棺定论,取了个误导读者的题目。

大陆媒体引述联合早报的消息时,都会标明原文的标题。如此低级的错误,究竟是联合早报编辑的无心之过,还是有意配合环球时报的需要?

自从禁令在十一号被曝光后,数天渲染,民间谴责声不断,外界亦有所批评,对沉默的始作俑者而言,舆论形势显然极为不利。

反扑,只是时间问题。

联合早报刊出那篇报道,便是集结号的吹响。

打头阵的是环球网和人民网,两家网站的主子都是人民日报社。

人民日报社的背后,是体制内无可估量的传播动员。

大戏开场了。

环球网15日凌晨 1:37刊发消息。

到07:46,人民网-国际频道刊发标题为“新加坡媒体:中国‘禁书令’不存在”的消息,与环球网相比,人民网更加肆无忌惮,在开头一段便欺骗读者说“该报记者昨天到中国大陆各地书店采访,并未发现“禁书令”存在的任何迹象。”

请问人民网,原报道中所称“上海书城接获通知下架图书”难道连一点迹象都不算?声称“不存在任何迹象”,明摆着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脸红吗?

环球网和人民网在前冲锋,紧紧跟随其后的是同一阵营的兵卒。

让我简单罗列一下转发环球网和人民网此条报道的网站名字,你就知道底细了:

中国青年网(共青团中央主办)
新华网(新华社网站)
光明网(光明日报网站,归中宣部管)
海外网(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网站)
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主办,国务院主办的中央直属党报)
大众网(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主办)
中国日报网(国务院新闻办主管)
贵阳网(贵阳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东方网(股东之一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
中国台湾网(中央台办和国台办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
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报业集团控股)
共产党员网(中共中央组织部党员教育中心主办、央视网承办)
大洋网(广州日报集团)

前来帮衬的除了隶属于行政系统的媒体,还有以市场化媒体面目示人的门户网站,包括:搜狐、网易、新浪、凤凰(腾讯独善其身)。

在发布时间点上,也蹊跷得很。

新浪和网易的消息皆源自环球网,三家媒体发布消息的时间非常一致,都显示为“15日 01:37:00”,一分钟不差。

同样的,凤凰网、网易财经、中国日报网、贵阳网的消息皆源自人民网,五家媒体发布消息的时间也非常一致,都显示为“15日 07:46”,一分钟不差。

时间如此巧合,是新闻挖掘机实现了同时发布,还是有只大手在统一发号施令?

要在舆论上取得主动权,网站之外,社交媒体绝对是主战场。

数天来,微博上一片骂声,反扑者欲扭转形势,并非易事。

环球时报在微博上的能量不可小觑。

@头条新闻在 08:26发布消息:“外媒:网传余英时九把刀等人作品被禁不实”,链接指向新浪(新浪消息源于环球网)。

@头条新闻有超过3600万粉丝(这个数字的惊人的,远高于人民网的两千万),这条消息的转发数超过1100。

头条新闻

 

(注:@头条新闻截屏)

除了@头条新闻,转发信息的还有@壹读(31万粉丝)和@南风窗(165万粉丝),外界对这两家媒体评价颇高,但他们的转发帮了人民日报大忙,也许是糊涂,也许是其他原因。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南方周末和@财经网都转了,但今天再去翻找,已经看不到,没办法截屏留证据。不管这两家媒体有没有转,如今微博上流行快阅读,一条信息发出后,一个小时内基本完成使命,因此发出后短时间内删除,不失为上策——既达到混淆视听之目的,又不留助纣为孽之痕迹。)

如今,事件还在发酵,有关部门仍然像哑巴一样不说话,而口口声声要打击谣言的CCTV只会在昨天的节目中虚伪声称“其实在大陆多个城市据说也有相关产品在出售,而在淘宝网上目前还能买得到,在大陆方面目前似乎还没有很大的动作。”

现在,如果你在新浪微博搜索中输入“”,第一条显示的信息就是“@环球时报:网传‘禁书令’不存在”,这条消息连一般的链接都没有。

余英时

 

新浪微博真是@环球时报的好伙伴。

你看懂内中的乾坤了吗?

联合早报的消息转到国内后,多方转载,但没有任何人附上原文链接,环球网没有,人民网没有,新浪没有,网易没有,@头条新闻没有,@壹读没有。

最后,跟澎湃的选择性翻译一样,一条有意误导读者的选择性报道就在万众喧哗中大摇大摆登堂入室了。

其实,就连联合早报本身报道也有问题。

想调查禁令是否存在,何必假惺惺跑那么多书店,直接询问广电总局不就可以了吗?凭联合早报的牌子,去采访出版界的管理层有何难度呢?既然记者感到疑惑,网络上流传某出版社接到的禁书通知,何不向出版社求证呢?

国内媒体失声,只能由联合早报的“残稿”登台唱戏。

从联合早报的记者和编辑开始,就出现了漏洞,环球网和人民网出现漏洞,多个网站的编辑出现漏洞,@壹读和@南风窗出现漏洞。

一抬头,就看到那么多漏洞,难道是偶然吗?

不,那是因为我们身陷大网之中。

这面大网,如浓浓雾气,笼罩着舆论,锁住你我的声音。

环球网和人民网编造的是谎言,讲的是一个叫雾锁中国的真实故事。

作者:五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