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信公众号“”(xdnmtzj)

国信办昨日在京召开发布会,宣告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于11月19日—21日在浙江乌镇举办。

正式切入话题前,国信办主任鲁炜以最高领导人语句,为马云做了次免费宣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谈到互联网时作了一个生动比喻。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它是阿里巴巴的宝库,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宝物;用不好,它是潘多拉的魔盒,给人类自己带来无尽的伤害。”

寒暄过后,转入正题。按照记者招待会惯例,抛出难题的自然是外媒。

首先出场的是“朝日电视台”:“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西方一些网站比如说Facebook在中国无法访问,请问中国为什么要关闭这些网站?第二个问题,近段时间中国各家网站删贴关闭帐号力度明显加大,有消息称,网信将出台App管理办法,这是不是中国政府要收紧网上言论?未来怎么平衡互联网管理和言论自由?”

听到这,身处现场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一下子就精神了”,感叹“武士刀,果然稳准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互联网大总管”对此侃侃而谈:“我没听清你是说哪一个西方的网站在中国无法访问…但有些网站无法访问的情况,我想可能是存在的…我还要说明的是,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中国历来都是好客热情的,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我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不只“侠客岛”亲临现场,运营“仕图”的@拖尼熊也有出席。对于鲁主任这番朋友之喻, 他有具体语境需陈述,“其实是那个老外的普通话不好,没有屏蔽这样的词汇量,他就用关来代替了。”

中共的确不可能关闭Facebook,但通过技术手段致使大陆用户无法顺利访问,最终的隔绝效果实则也是相差无几。所以,鲁大总管抓住提问漏洞,紧扣字眼的回答,在右翼知识分子看来还是难以服众。@石扉客2014即兴感慨:“党就喜欢这样机智勇敢的人才!”接过话头,@贾涯非借用流传的周总理逸事,推陈出新场景再现:“ 外国记者问:为什么在中国无法访问Facebook? 答:可以访问!在哪里?在台湾!外国记者被他的机智折服了,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武士刀”刀锋过境,杀机一环连一环。

过手接完第一招后,鲁部长还需化解两题:“第二个问题,你说各家网站的删帖、关闭帐号的力度加大,我没有这方面的感觉,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中国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刚闭幕,提出了依法治国的目标。要依法治国,就要依法治网,依法治网就是要用法治的思维推动网络空间法治化…你问的第三个问题,关于App管理的问题,我可以跟你说,你说的App的媒体报道是真实的,我们将要出台App管理办法…至于你说是不是政府收紧网上言论?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提法是媒体的一种臆断,它恰恰证明了我们是依法管网的。”

没错,一手炮制“95后萌妹用身体换旅行”、“挖掘机车震”等营销事件的App友加,近日就引火烧身惨遭下架。

紧随朝日君之后,凤凰卫视起身提问。

没有语言的障碍和隔阂,这家香港电视台用的词是“进入”:“刚才提到Facebook这样的网站,我记得您表示过这样的网站不可能让它进入中国,中国马上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制度,请问您怎么看待外界一些评论,认为我们这个制度的实施就是在阻止有些外国的企业进入中国?”

可意会不可言传,中文表达的曲折迂回,被这位主管网络的宣传官员展现地淋漓尽致,“我当时在达沃斯的时候确实注意到了有个别媒体问我‘脸谱’能不能进入中国?媒体说是我说的‘绝不可能’。我今天可以跟你说,这是一条虚假新闻,当然,我也没说‘脸谱’就可以进入。我既没有说它不可以进入中国,也没有说它可以进入中国…外国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我们的底线就是要符合中国的法律法规…我们现在不能允许的是,既占了中国市场,又挣了中国的钱,还来伤害中国,这种情况我们是不能允许的。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我们欢迎世界所有的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市场确实太大了。

回应网络审查时,鲁炜就驾轻就熟了,言在此而意在彼的暗藏杀机信手捏来:“你刚才又谈到一个网络安全审查制度的问题,确实我们发布了建立网络安全审查制度的消息,我们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是从哪儿来的呢?是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学来的。我们的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是为了维护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维护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维护中国消费者的利益,我们不针对某一个国家、某一个企业。当然,也包括一切国家和所有的企业。”

稍后,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愤慨也是呼之欲出:“中国是网络攻击的主要受害国,我可以给各位说一个数字,每月我们有一万多个网站被篡改,80%的政府网站受到攻击,攻击的主要来源是美国…有些人诬蔑中国实施黑客攻击,我要强调的是,中国不允许攻击他人的网络,不允许通过网络来窃取他国的秘密。”

迫不及待的@倾听指尖,要为这样的利弊分析点赞:“Facebook能不能进中国,中国的普通网民是无所谓,都是玩,新浪微博、微信等够大家玩的了。而Facebook是很在意,中国这块大蛋糕,它太眼馋了。不过,如果既想来赚中国的钱,还想实现点其他的目的,那它绝对进不来。因为,白眼狼是国人最憎恨的物种之一。”

是的,民间舆论场上依然关心Facebook,总想着洋玩意可顺畅自由地玩一玩。现在既没说可进入,也没说不可进入,那到底能不能进入?@刘春有天机要透露,“我觉得这个回答传递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据我所知,Facebook和国家网信办的沟通一直非常顺畅。”新浪网副总编辑@孟波也有收到相似小道消息:“早就传要开放。”这不由让@任志强感慨,“看来快了。法治社会会更有利于对外开放。”

任志强有资格如此判断,因为他的“初中辅导员”王岐山上周五就刚见过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扎克伯格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身份出席见面,新华社虽未公布所谈内容,却有两人握手照传出,这被外界舆论视为Facebook策略松动。

那段时间,一则据称是出自时代周刊的发言,也在微博上四处流窜,不失时机地予以讥讽:“中国人好像从来就不懂得何为羞耻,他们禁止Facebook在中国受到访问,却又西装革履、淡定自若的接待扎克伯格,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描绘一个虚伪的仪式感,努力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并自顾自的信以为真,哪怕在所有人看来他们都是一个笑话。”

对于Facebook的漫漫入华路,陌陌科技创始人@唐岩有温故知新:“2010年那个方案是合资公司,国内服务器,不直接与正牌Facebook互联,这个方案本来是老大哥勉强能讨论的,但突尼斯让一切搁浅了。”

现在,是又要重启合作了吗?就在8月31日,微博上即有名为“Facebook公司”的账号出现,并获新浪高管转发确认,但随后科技网站PingWest采访证实,“账号并不是Facebook维护的账号”。

一切依旧波诡云谲。
(詹万承)

媒体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