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谷趋势研究中心 | 施济津

1
10月27日,曾被视为“沪港通”开通的日期。港交所总裁李小加9月29日曾公开表态,沪港通有望在10月的某个周一启动,且会提前两周公布时间。然而,整个10月过去,“沪港通”启动时间迟迟没有宣布,10月26日,港交所发布消息称尚未获得启动沪港通的相关批准,因此并无实施沪港通的确切日期。这意味着,“沪港通”在本月铁定无法开通。

2
《香港商报》25日头版报道称,“沪港通”未能在10月开通,是因为受到香港“占中”的影响,该报道还援引未具名的消息人士称,“有关部门评估目前的香港政治和社会环境,觉得不适宜推动新的经济合作计划,‘起码10月、11月都不可能开通,恐怕今年内也不可能’。” 并称“沪港通”目前已处于无限期搁置的状态。

《香港商报》的这一报道广为流传,关于“沪港通”推迟源于香港目前政治情势的猜测也不断升高。但今天(27日)的财新网却发布与《香港商报》报道立场截然相反的评论,指沪港通“推延”不应作政治化解读。财新的报道指出几个重要细节,证监会国际部主任上周五(24日)率队在港就沪港通技术细节进行沟通;证监会24日发布修订后的《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及《上市公司章程指引》,专门增加涉及“沪港通”的内容;同日,香港证监会公布上交所、中国结算等四家沪港通香港结算机构已获批为自动化交易服务提供者,可以在港买卖港交所股票。这三个细节,分别从决策层、政策面和技术面表明,“沪港通”在积极推动中。

3
“沪港通”是否因香港政情出现变化?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认为,相对于《香港商报》的报道,财新网27日的评论更为靠谱。《香港商报》关于“沪港通”无限期搁置的报道,主题并非关于“沪港通”,而是为了强调“占中”对香港经济构成的影响之大,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其强烈反对“占中”的政治倾向,但与财新网的评论相较,这篇报道明显缺乏事实支撑。

总体来看,中央政府对于推动“沪港通”的意愿仍然明确,原因有三:首先,目前香港“占中”高潮已过,截至目前的行动也没有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地带造成实质冲击。虽然交通、零售等行业受到影响,香港经济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并无必要因为短期的政治波动调整内地和香港既有的经济合作计划。

推广

第二,从中央政府治理香港的逻辑来看,没有搁置“沪港通”的必要。香港和内地的“”,在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中,并非香港和内地实行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尤其是选举制度,而是香港延续港英时期的高度自由的资本主义经济和法治制度。近年来中央政府对于涉港问题的表态已经非常清楚,“一国”要求中央从国家安全等角度对香港的政治发展行使“最终决定权”,也就是说在政治上香港的自主权必然是有限的;而“两制”则是要保持香港的“自由港”地位和法治环境,以保证香港的经济繁荣。

换言之,“沪港通”这样利好香港经济的措施,并不应该被视为中央政府在香港“听话”的时候给的蜜糖。当香港有人“不听话”的时候,经济上的优惠政策还可以用来争取香港的商界和中间民众。

第三,在一定程度上,上海比香港更需要“沪港通”。“沪港通”的推出,关键目的是要打通境内外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动管道,是内地资本市场的重要国际化步骤。香港作为目前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也是最重要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在高层金融国际化的战略布局中并无其他可替代的对象。

4
或许有人要问了,既然中央政府不可能“搁置”“沪港通”,与“沪港通”相关的一系列准备都在紧张进行中,为何“沪港通”不能在本月内就推出,以避免外界的种种猜测呢?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微信号:zgtrend)认为,“沪港通”不能在本月内推出,原因主要可能有以下几点。

首先,目前内地官方对于金融改革总体态度比较审慎。由于“沪港通”的开通实际上是中国资本项目对外开放的重要一步,因而也就不单单是沪港两个交易所,也不单单是上海和香港两个城市的事。

第二,刚刚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特别强调,任何改革都要“于法有据”,因而新一届政府在国内外的各项改革,都体现出要先建章立制的特点。以往那种先试试看,然后总结经验再立法的做法已经不复存在,即使是上海自贸区的试验,也要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指明哪些法律暂停在自贸区内实施,自贸区才能在白纸上起蓝图。目前来看,“沪港通”涉及到不少法规和制度调整,证监会等职能部门必须完成相关调整之后才启动这一计划,而不可能一边修订法规一边推“沪港通”。

除了上述两点,还有一些人从其他角度进行分析,也不无道理。譬如里昂证券交易和执行部门的全球主管Andy Maynard认为“沪港通”推迟的原因之一是内地券商可能还没做好准备通过这一机制来交易港股。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沪港通”受到香港政治情势的影响。有的分析指,当前因政治原因香港市场疲软,如待政治情势稳定后再推出“沪港通”,有利于确保“开门红”。但这种分析只是在技术操作层面,并不否定“沪港通”即将开通的事实。总的来说,“沪港通”的开通无非是早一两个月,晚一两个月的事,说“占中”导致“沪港通”被搁置,未免危言耸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