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五月花”昨天撰文《雾锁中国︱环球时报如何造谣》,仔细拆解可这一官方谣言的生产、传播路径,不仅令人对北京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之深、运用之纯熟颇为吃惊。

10月15日凌晨 1:37,环球时报官网环球网发布消息“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此后,官方媒体全面运作,令人瞠目结舌。

《环球时报》引述《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该报记者在国内几家书店走访,几位店员告诉他没有收到禁令,在书架上还可以看到九把刀、茅于轼、梁文道的书,而余英时的书则是售完没有再补货。

证据寥寥,结论却底气十足:“禁书令”不存在,果真如此吗?

首先,可以访问《联合早报》查看原文。如果以百度搜索,只能搜到经过国内媒体污染过的消息流,使用谷歌,仍然可以找到这篇报道的原文(这篇报道必须翻墙)。

《联合早报》该报道标题为《网传中国禁自由派书籍记者实查无此事》,但第二段就提供与标题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海书城店员告诉本报,该店在接获通知后于前天下架九把刀的书。”

新加坡《联合早报》这篇报道,由该报驻上海的特派员顾功磊所撰写。

该文中谈及,该报数个站点记者到上海大众书局、北京西单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重庆茂业百货书店,以及广州购书中心实地采访。显然这篇报道是联合早报的中国新闻组编辑指挥至少上海、北京、重庆、广州四地记者所联合采访。

该报对此报道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但有趣的是,至少四位记者到书店转了一圈后,除了上海外,都得到店员反馈“目前并没有接到下架通知”。

事实上,如“五月花”所质疑的,想调查禁令是否存在,何必假惺惺跑那么多书店,直接询问广电总局不就可以了吗?凭《联合早报》的牌子,去采访出版界的管理层有何难度呢?既然记者感到疑惑,网络上流传某出版社接到的禁书通知,何不向出版社求证呢?

10月11日本台的报道除了引述社交媒体消息外,还采访了至少两名出版行业人士证实了此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评论作者告诉本台记者,其实此次会议上列入“不予出版”黑名单的至少有三十多人。这位在出版业从业多年的评论作者对本台分析,目前出版业至少半壁江山是民营资本,出版黑名单关系到他们投资的安全,所以在业内传播很快,并不难查证。

奇怪的是,虽然看不出有什么难度,但《联合早报》记者并未向出版业界做任何求证。但就报道文本来说,执笔记者也未下定论,报道只是说,“至今,这个‘禁书单’是否真实存在,还相当让人疑惑。”

奇妙的是,《联合早报》的编辑竟然将此文标题定为《网传中国禁自由派书籍记者实查无此事》,而更奇妙的是,经过《环球时报》的编辑,九把刀书籍下架的细节不见了,记者的“疑惑”也不见了。

就这样,环球时报的标题变成了“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

网友“五月花”质疑,记者在文中明明说了“是否真实存在,还相当让人困惑”,然而编辑却擅自盖棺定论,取了个误导读者的题目。如此低级的错误,究竟是联合早报编辑的无心之过,还是有意配合环球时报的需要?

禁书令在10月11号被曝光后,民间谴责声不断,对始作俑者而言,舆论形势显然极为不利,于是,海外境内携手,官造谣言出笼了,随后,官方大V一拥而上,将谣言放大。

10月15日凌晨 1:37,环球网刊发消息,宣称“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

07:46,人民网-国际频道刊发标题为“新加坡媒体:中国‘禁书令’不存在”的消息,人民网更加肆无忌惮,在开头一段便欺骗读者说“该报记者昨天到中国大陆各地书店采访,并未发现“禁书令”存在的任何迹象。”

当天,中国青年网(共青团中央主办)、新华网(新华社网站)、光明网(光明日报网站,归中宣部管)、海外网(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网站)、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主办,国务院主办的中央直属党报)、大众网(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主办)、东方网(股东之一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

无数官方媒体纷纷转载,跟随其后的,还有以市场化媒体面目示人的门户网站,包括:搜狐、网易、新浪、凤凰。他们转发发布的时间几乎都是同时————网友“五月花”质疑“是新闻挖掘机实现了同时发布,还是有只大手在统一发号施令?”

新浪也奉命跟进,有超过3600万粉丝@头条新闻在 08:26发布消息:“外媒:网传余英时九把刀等人作品被禁不实”,链接指向新浪(新浪消息源于环球网)。

于是,对沉默的大众来说,消息似乎已经完全翻转了,除了出版业界人士,或者少数翻墙的读者来说,禁书令似乎只是某一件又被“辟谣”的海外奇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