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闵良臣: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哪里–驳斥复旦大学苏长和教授(之一)

   题记:十九世纪丹麦基督教思想家克尔凯戈尔曾讽刺嘲笑黑格尔:”上帝是如此狂笑啊!一个如此可恶的小教授,他竟然看透了一切事物和一切事物中的必然性。”——自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这是一个缺少真相的时代,这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国度,这是一个坑蒙拐骗的社会,这是一个教授被称作”叫兽”的当下。

  

  

   2014年9月5日和6日,被称作”中国第一报”的人民日报在海外版连续发表了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长和的文章,题目叫《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谈谈中国式民主与美国式民主之比较》,各大网站转载时都只取主题”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你还别说,初看到这个题目,多少还是让人有点振奋,至少说明中国有些人包括人民日报包括苏长和这种教授也拐弯抹角地为自己洗白,即不再反对民主,同时这也正说明民主是个好东西,连骨子里主张专制的人们也想披上民主的外衣做做样子。现在公开站出来反对民主的已经不多了,像人民日报包括像苏长和这样的教授也更是不能不顺应世界潮流,讨好中国亿万网民。

   一个国家,如果像人民日报这样的所谓”主流”舆论机关(本人不认为它是一个单纯的新闻媒体,而是一个政治机关,而且是代表中国大陆最高政治机关)公开声明,铁定反对民主,那么中国亿万民众也就只有噤若寒蝉,至多也不过像2800年前周厉王时代,人们只能”道路以目”,用眼角余光相互示意而已。有性子急的人可能会告诉我说,他们这是幌子啊,是在作秀呀,你可千万不要听他们的呀。我的看法,即使幌子即使作秀,也比肆无忌惮地反民主要好。这表明实行民主的观点在中国大陆已经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像人民日报这样的机关,像苏长和这样的教授,也终于不敢公开说民主的坏话了。

   这是很值得庆贺的一件事,值得浮一大白!

   说今天的中国毫无民主,固然是诬蔑,但如果说这个星球上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就在中国,借用网民一句说法,那是脑子进水了。其实,在当下,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究竟走到了哪一步,谁忽悠也没用。这一点,单看那海外版的”编者按”也就再明白不过了。

   比如,编者按在苏长和文章前作秀地说,可以”就这一问题展开探讨”。真假如何,容本人套用央视近年来打造的”大型互动求证节目”问一句:”是真的吗?”也就是说,反驳或叫批驳苏教授的文章当真也能在海外版发表吗,我不信。如果能像对待苏教授文章那样对待反驳苏的文章,真真切切地”展开探讨”,人们就会相信你的”编者按”是真话;反之,人们就认为你不过是在骗人。

   那么到底是真话还是骗人呢?眼看苏教授大作已经发表有半个月了,可这家报纸是否发表了”展开探讨”的文章了呢?那些探讨的文章中有没有”不同的声音”呢?如果实际上不是”展开探讨”,更没有”不同的声音”,那就只能证明这家报纸的”编者按”是在说谎。

   说些欺骗人的话没用。”中国到底有没有民主”,人类”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到底在哪里或说是不是”在中国”,当然可以发表苏教授这种观点的文章,但一定要抱着”展开探讨”的诚意,让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反对意见也能发表出来–绝不能像毛泽东时代那样,把所有不同声音都看作是”毒草”。

   在没有看到展开探讨尤其是没有看到不同声音前,就容本人说几句自己的粗浅看法,虽然铁定不能在这家报纸发表,好在如今已是信息时代,可以公开发表观点的地方有的是。

  

  

   苏教授的那些观点对不对呢?在本人看来,没有一个是对的。之所以说不对,最主要的不是观点的对错,而是他所讲的全是颠倒事实,混淆黑白,甚至就是睁眼说瞎话。既然如此,那些观点自然也就站不住脚。

   为了证明这一点,本人这里仅举一例来说明。有理由相信,人们只要看了这一例的说明,就明白本人为何说苏教授的那些观点不值一驳。

   苏教授文章开篇就露了丑,说些不讲逻辑不讲道理的话。为了避免有”断章取义”之嫌,容本人摘引苏教授原文:

   “世界上有两个国家一说民主人们可能会笑。美国现在在国际上一讲民主,全世界人都会笑,因为它的民主政治对内对外都出现很大问题,名实不符;我一说中国是世界上人口规模最大的民主国家,有些人会笑。为什么会笑?因为有些人骨子里认为中国不是民主国家,是西方政治话语塑造下的威权和专制国家。”

   先简单说一句苏教授眼里的美国。美国是不是民主国家,是不是”美国现在在国际上一讲民主,全世界人都会笑”,自有公论。苏教授说这句话,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小丑。小丑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话都敢说,就是故意说出来让人们好嘲笑他,然后引起全场哄笑,达到一个想要的效果。小丑的表演其实就是在寻找一个”卖点”。不然,你说你怎么敢否认美国是民主国家?你怎么敢说美国在国际上一讲民主”全世界人都会笑”?你一个苏长和,一个在全世界前几十名都排不上号的大学里的教授,就代表”全世界人”?也太搞笑了吧。没有这么闹的。

   之所以要这么说,此处先按下不表。

   接着来说中国。苏教授还认为,现在如果把中国说成是一个民主国家,中国”有些人”也会笑。这”有些人”为什么要”笑”呢?苏教授的解释是:”因为有些人骨子里认为中国不是民主国家,是西方政治话语塑造下的威权和专制国家。”说得很明白,在苏教授看来,中国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了,只是中国”有些人”不认可,而这些人之所以不认可,并不能证明中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只能证明中国这个”民主国家”还没有被西方承认,换而言之,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不是客观事实,只是”西方政治话语塑造下的””不民主国家”。你看说得多好,就像骗子行骗时总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一样。

   可苏长和忘了,只要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就不能不承认,一个国家是否可称得上民主国家,这是要有条件的,不是你苏长和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那么这些条件由谁来定呢?自然只能由研究民主的人来定。当然,这里所说研究民主的人,并不是张三李四包括像我这种东西只要一研究民主了,就有资格跑出来说这个是民主国家,那个不是民主国家。不可能。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文革时代了。自邓小平复出后不久,中国大陆就开始承认权威了,也就是说,在今天,即使在我们这个曾一度疯狂地打倒权威的中国大陆,很多事也不能不由真正的专家说了算,不能不由专家中的专家也就是最权威的专家说了算。

   如果上面这一条没有分歧(自信不应有分歧),那么我们就来找一下研究民主的权威,看看这种专家对民主国家是如何定义的,这样,就不难证明中国是不是民主国家,不难证明苏长和教授那些观点是不是站得住脚。

   我这里找来的一个研究民主的权威专家,是今年二月上旬以98岁高龄去世的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一生不遗余力地研究民主、倡导民主的罗伯特·达尔先生。

   此人是否称得上研究民主的权威呢?本人说的也不算,还是来看看资料再说。

   由于种种原因,或说正由于中国还算不上民主国家,知道这位大力倡导民主的罗伯特·达尔的中国人其实并不多。他的一本《论民主》,虽然在美国出版后第二年就被有心的中国人翻译过来,并由商务印书馆在近十五年前印出了8000册,但这8000册是否都卖了出去,购买的人是否又都认真阅读了,还是一个未知数。有时想,倘若这本《论民主》像文革时期那本”小红宝书”一样中国人手一册,那么中国人的民主意识也许要比现在深入人心得多。

   不啰嗦了。罗伯特·达尔今年去世时,大陆一位名叫韩十洲的作者在名为纸牌屋微信号的空间发表了纪念罗伯特·达尔的文章《罗伯特·达尔是谁?》,后面附了罗伯特·达尔的著作列表。我们从列表中可以看出,绝大多数著作都是谈民主的,真不愧被世人称作一生研究民主,宣传民主。现在就容自己把他这大部分谈民主的著作书目录在下面,又因为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学习汉语长大,中文书名后面的英文书名也就免了。

   罗伯特·达尔有关谈民主政治的著作列表

   2006-《论政治平等》

   2003-《民主的文献》(文集:罗伯特·道尔、伊恩·夏皮罗、何塞·安东尼奥)

   2002-《美国宪法的民主批判》

   1998-《论民主》

   1997-《走向民主-旅程:反思,1940至1997年》

   1989-《民主及其批判》

   1985-《控制核武:民主与监护》

   1985-《经济民主前言》

   1983-《多元民主的两难困境:自治与控制》

   1971-《多元政治:参与与反对》

   1968-《美国的多元民主:冲突与同意》

   1966-《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对立》

   1963-《当代政治分析》

   1961-《谁统治?:美国城市中的民主与权力》

   1957-《民主制度的决策:最高法院作为一个国家决策者》

   1956-《民主理论前言》

   另外,从韩十洲的文章中我们知道:”达尔一生致力于研究民主问题,25岁自耶鲁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后,自成一家之言,成为全球政治学界公认的’民主理论大师’。”还有,1985年,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把他称为”美国政治学泰斗”。美国耶鲁大学政治学家伊恩·夏皮罗教授说,”政治学领域如果有诺贝尔奖,第一届就该颁给他。”有上面他的那些著作,加之这些美誉,自己有充分理由认定罗伯特·达尔是研究人类民主的权威。

   既如此,我们就来看看罗伯特·达尔如何认定一个国家可以称之为民主国家,一个民主国家又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当然我没有忘记最后还要说一说,美国到底是不是民主国家,是不是”美国现在在国际上一讲民主,全世界人都会笑”。

  

  

   坦白说,本人只读过罗伯特·达尔晚年出版的一本《论民主》,不过,既然是一个人的晚年,作为一生研究民主的人来讲,应该说这个时候的思想观点也就更趋成熟了,而况他自己在书后《致谢》中这样说道:”这部著作,主要不是写给其他学者和学术圈的人士看的,甚至也不是专门写给美国人看的。无论是谁,身在何处,只要他对这个内容广泛的话题有一种严肃的兴趣,想有更多的了解,我都希望我的书能对他有所帮助”。所以说,本人认为只要读过他这一本著作,对什么样的国家是民主国家,什么样的国家算不上民主国家以及美国是否能称为民主国家,也就不会有多少疑问了。

   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罗伯特·达尔在这本书中对民主国家是如何定义的。

这本《论民主》一共写了四个部分15章,还有几个”附录”。我们从他在”附录3″中说的一个人如果要想知道他的国家”在从’民主’到’专制’的序列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6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0月8日, 8:2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