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 李风:应制止外国及台独势力介入香港政改

   一、北京对香港2017普选行政长官作出”一锤定音”决定,维护国家安全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提交的有关报告,于8月31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作出决定,决定2017年开始行政长官可以由普选产生。具体要素包括: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实行普选,提名委员会提名产生二至三名候选人,每名候选须获提名委员会(1200人)半数以上委员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普选产生后由中央政府任命;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的现行规定不做修改。

   这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时刻,迈出香港政改的关键第二步,后续如能顺利走完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法律程序,将使500多万香港合资格选民第一次实现一人一票直接选举行政长官的权利,从而在回归祖国20年时实现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新跨越。

   决定有助于香港社会在新的起点上凝聚共识、息纷止争。依法循序落实行政长官普选目标,将使香港能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发展民主。如果有些政治势力、有些人还是不尊重中央对香港政制发展的决定权,还是想按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国际标准”来另搞一套普选办法,否则就威胁要”占领中环”、在否决普选法案,甚至冲击立法会、冲击特区政府,企图瘫痪国际金融中心和特区政府运作,那么,这种状况一旦出现,香港的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将受到严重影响,全体港人的生活与福祉将受到严重损害,香港将不得安宁。

   二、香港反对派策动”占中”,企图逼中央政府让步,目的是争夺政府管治权

   九月二十八日深夜,大陆庆祝建国六十五周年之前夕,香港的反对派数万人在香港中环政府总部前非法集会,进行”占中”活动,不仅政府添马公园聚集了大批闹事的人,周边的交通要道也有大批反对派动员的人聚集。警方进行驱离也未果,至次日大批人还在政府总部前闹事,并将占领范围扩大到闹市的铜锣湾、旺角。这些地方交通堵塞,公司不能正常运作,人员不能上班,金融业和市民生活受到岩重影响,反对派还动员罢工、罢市、罢课,香港出现了有史以来少有的政治骚乱。台湾民进党当天对香港占中进行了声援,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等人第二天还组织大批人员到香港驻台经贸办事处抗议,支持香港的占中行动。

   之后,占中行动演变香港版颜色革命,外媒称之为”雨伞革命”。反对派占领了金钟、中环、湾仔、旺角、尖沙咀马路,安营扎寨,交通瘫痪,市民生活、香港经济严重受创,他们还包围政府总部及特首办,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边缘。外媒已将这次占中称为”雨伞革命”。

   发起”占领中环”行动的有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学教授陈健民及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朱耀民,以及学联、学民思潮等大学生中学生激进组织,还有公民党、民主党、工党等政治组织,他们在香港都以反共反中而闻名。

   占中运动始于港大学者戴耀廷的设计,2013年1月16日,他在《信报》撰文,提出以违法的公民抗命方法来争取真正普选。戴耀廷认为,泛民过去举行大型游行(如2003年七一大游行)、变相公投(如上一回政改时的五区公投)、占领政府总部配合绝食(如反国教科时的公民广场),但面对政改,这些行动所产生的压力可能还不足够;因此,要争取香港落实真普选,可能要准备”杀伤力”更大的武器–占领中环。由示威者违法地长期占领中环要道,以瘫痪香港的政经中心,迫使北京中央政府改变立场。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8月31日决议,2017年起香港行政长官(特首)可由普选产生,但候选人需由提名委员会提名,特首也要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北京对特首普选作出了”一锤定音”的终极决定,不给民主派任何讨价还价的空间,不作任何妥协。对此,戴耀廷非常沮丧,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虽然主办单位仍计划落实”占中”,但他不预期这个运动将可改变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架构所作决定的”政治现实”。

   占中策划者与民主党、公民党等香港民主派,站在中央政府的对立面,经长时间准备,最后在九月底推动了这场较大规模的”占领中环”行动。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半年中,特区政府要依据全国人大的决定,就2017普选问题进行本地立法,反对派还将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抗争行动,进行公民抗命。其中会连续动员罢课、罢市、罢工活动,目的就要让香港乱,他们可在混乱中破坏一国两制的实施,让2017普选方案失败,并夺取香港政府管治权。

   三、回归后外国势力与台独势力介入香港政治愈演愈烈,带来香港社会乱源

   香港回归17年,为什么还有人鼓动”占领中环”,要舆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摆出政治对决的姿态。原因很简单,就是香港有些人,总是想邀请外部政治势力介入香港事务,企图争夺香港的管治权。97后,英国表面离开,美国高调介入。回顾回归之后香港整个政治演变的过程,可以发现,外国势力与台独势力公开干预香港政治事务情况愈来愈严重。大量事实证明,挑头的是美国,接着是英国,甚至也有台湾台独势力。美英是两股大的势力,台独分子则是和香港泛民主派连结在一起,互相支持。

   先从美国说起。美国在香港有很多部署。长远来说,美国在香港的事务不会根本上影响中美关系,但香港有很多地方也牵涉到了美国的利益,所以,美国特别重视香港。1993年,美国通过了《香港关系法》(又称《美国-香港政策(UnitedStates-HongKongPolicyAct)》),公开挑明了要干预香港事务。所以,在1997年之后,英国有媒体曾报导说,”英国人走了,美国人来了。”1997年之后,英国表面上离开了香港,之后 美国人就高调地进来了。美国通过香港来影响内地,通过香港民主化去推动所谓的”大陆民主化”。这就是美国的政治部署。

   所以,香港的事情不光是香港内部的事情,也牵涉到在中华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里香港承担的角色问题。如果香港成为一个颠覆中国的基地,香港的负面作用就很大了。如果香港能助推实现”中国梦”,这样才能体现香港价值。但现在香港的政治变局,若被外部势力介入,对中国来讲是负担、包袱,对于整个中华民族来讲不能算是正能量。

   回过头来想想美国是如何介入香港的。在2003年之前,美国的介入还不是很明显。2003年那次号称50万人的游行,大家还历历在目,这里面就有美国的影响。原先,香港的民主派更多是跟英国联系,2003年之前的一段时间,美国开始直接介入进来,香港民主派的统领人物直接同美国公开接触, 接受指导。

   中央政府回归后严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而美国则希望北京不要管,希望由其来控制香港。美国在香港 有大量的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利益,所以,他们走到前台来,也是其”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战略所需要的。实际上,就是美国策划下、西方这些势力,这几年在中东、非洲搞所谓颜色革命,希望在香港也能如法炮制。这一两年香港游行的时候,都有英国旗举出来了,这是某些人想要表达独立的主张。在刚回归的时候,敢举这样的旗吗? 现在则司空见惯、屡屡出现,还有很多人附和这种事情。这种公开挑衅国家主权和政治基础的政治组织和行动,在回归17年之后在香港发生,还有外国势力在背后公开资助、公开指导。大陆的老百姓看到这样的事情,心里也会有很坏的感受。2003年之后,香港出现了经济方面的问题,中央政府马上就开放自由行。香港提出什么要求,北京就马上答应,就是让香港不要闹事。反而对其越是好,香港某些政治势力就非要走上另外与中央对抗的道路。

   现在香港的状况,是很让人痛心的。香港原有的良性的、善良的基本元素,变得少了。希望好好通过辛勤劳动、守法获得成功的一批人得不到保障,而闹事、向政府要钱、公开挑衅国家的人在香港越来越多地浮现。这些人争取到越来越多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甚至特区政府某些人也在某种程度上进行迎合。

   香港的管治目前确实出了一些问题。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自然老谋深算。从1980年代的政改到现在一直没有罢手,回归时,英国自称是”光荣撤退”,香港从原来一个经济城市演变成现 在一个政治城市。当年,英国经营香港时靠的是人脉,在回归后也留下了十分严密的人脉。临走前,英国带走了大量的香港高官和民众的敏感资料,现在稍微有点小事情,英国就透露点消息出来,让香港鸡飞狗跳;政治人物压力很大,一不小心就是身败名裂。香港反对派效忠的国家不是北京。他们从小是在英国人的怀抱中长大,接受的是英国的教育,体现的是英国的价值观,思维和生活方式也是英国人教的。特区政府的高官办理公务的习惯更是英国人训练的。英国人经营了香港100多年,对香港公务员都只是命令和吩咐,不需要其动脑筋。到现在为止,香港的很多高级公务员还是没有学会管理香港和维护香港利益,执行”一国两制”。

   这带来很多问题。比如,特区政府提出限购奶粉。香港是自由港,怎么能通过行政手法去限制购买奶粉?多带一罐就罚款判刑,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 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时,香港人民想尽办法支持内地,英国都没有类似的限制法令。其实,特区政府只要把货源供应好了就行,就是因为一些泛民主派所谓的孕妇吵闹了一下,特区政府就立刻表示限购。

   买房子的事也提出”港人港地”,香港居民可以买房,内地居民就不行,但美国人可以,英国人也可以,其他国家的人也可以,为什么就内地人不行?这个思维理念多多少少有一些”以香港为主,香港优先”的意思在里面,这与马英九提出的”以台湾为主,台湾优先”有什么两样,这种做法始终排斥内地人,特区政府一些错误政策无意间挑拨了内地民众和香港民众的关系。

   还有一个是国民教育的问题,好好的一个事情,为什么不坚持下去?社会上有声音说不能搞,就给它否决了。回归17年,香港的中小学生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认识,历史也不学、地理也不学,怎么让他们去适应中华民族大家庭?

   这些,都是香港的深层次矛盾的体现,民主派就是一方面与外国势力及台独势力结合,另一方面,利用政府施政的某些失误,试图将香港拉上与大陆对的”战车”,谋取自已党派及个人的政治私利。因此,香港已进入政治风暴圈,整个政治局势比任何时候都值得担忧。对香港感情深厚的人,都认为香港不应该成为现在这个样子,香港人的精神应该重新被焕发起来。香港有很多优势和独特条件,可以经营得非常好。一方面就看中央政府如何重新思考对香港的政策,特区政府如何更好地施政。至于说香港的反对派,实际上就是外部势力颠覆中国政治制度的代理人。他们最终要推翻中国的政治制度,希望共产党垮台。

   四,中央政府应干预,国家主权观念要提升,不让民主派与外部势力合演”颜色革命”成功

   邓小平是香港”一国两制”的总设计师,在回归之前,他就预料到香港在过渡时期和回归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现在重温起来,就会发现他的话十分有意义。下面是他在会见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时的讲话,里面有一段特别重要:

“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说明,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这是不行的,这种想法不实际。中央确实是不干预特 别行政区的具体事务,也不需要干预。但是,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难道就不会出现吗?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难道香港就 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803.html
文章来源:中评社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0月10日, 7:2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