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媒体 | 一位來內地大學老師的佔中故事

占中

作者:阿瑩 一個全職佔中的社會工作者

23/10早上,我在政總旁的物資站碰見一位內地大學的老師,化名叫陳老師吧。
他一大早繞路坐船來香港,以避開公安監控來到香港。

從來沒有去過內地以外的地方,也沒有坐過長途船的他,到了上環港澳碼頭,一下船,就快暈倒了。

人生路不熟,出了碼頭,身為北方人,他一個粵語的字都聽不懂,終於讓他找到一個香港熱心太太,還好他們有紙筆溝通,那太太把陳老師帶到過來金鐘,就趕工作去了。

他,正正是我想找的人…
一個經歷過文革、六四,但志氣還沒有被消磨的知識份子…
一個在資訊封閉,卻努力翻牆,尋找真相的人…
一個為尋找真相,五十多歲,願意拿著一個大包,睡在小小帳篷裡的人…

我第一時間幫他借帳篷、取地墊,把帳篷起在「瑩營」附近,讓他放好行李。
然後,我帶他遊金鐘景點,為他簡單介紹佔中歷史。

他看著看著,表現挺興奮的,要我幫他拍照,拍了一張再走到老遠要我拍,連包都差點忘了拿了。

然後,他迫不及待要把照片上傳到微信…

「你把照片放上網,不怕被抓嗎?」我擔心的問。
「香港學生這麼勇敢為民主付出,我這一點點算什麼?」

中午,他說剛剛暈船,想先休息一下,下午自己過去銅鑼灣看看。晚上,我再去找他,問他有沒有吃晚飯,他說他還有餅乾,不用了。在晚會中,我幫他充當翻譯。

「我堅定支持你們這次活動,我很盼望香港成為民主的先鋒,踏出了一小步,我們中國大陸才有希望。」

晚會過後,我去洗澡,回到帳篷,差不多晚上十一點,剛好有幾位熱心市民送來宵夜,有雞翼、腸仔,還有老火靚湯。我知道陳老師肯定還沒吃飽,幫他取了一些,加一杯熱湯,拿去送給他,他用感激的眼神,衷心的謝謝我。第二天早上,他告訴我送他的食物簡直是雪中送炭…其實我幾次告訴他物資站的食物他可以隨便拿來吃,他表示不好意思,晚上肚子餓餐館不好找…所以我送上的食物真的是時間剛剛好。

我們約好了第二天中午,我跟他在立法會附近的充電處等,我看到他在講電話,講完以後,他跟我介紹一個女生:「今天早上一個英國報紙的記者訪問我,女生幫我用英語翻譯,她的英語很不錯!」原來陳老師被記者訪問,問到他的個人資料,他還很機靈的說不可以用真的姓,也不能透露省份,只寫是北方人就好了。

我帶他坐地鐵去旺角。在閘口,他小心翼翼的模仿我拍八達通。在地鐵,他跟我說:「我老婆看到我上載照片到微信,打電話來警告我不要這樣做。」

「你要不還是把那些照片給刪掉吧。」我第二次勸他。

「不用擔心。你知道嗎?我有一次在網上留言講了一些比較激烈反政府的話,有公安來我家帶我回警察局,他問我這網上名字是不是我,我說是;那這留言是不是你發的,我死口不認,他拿我沒辦法;然後他們找到我老婆那裡了,我老婆當然不認,因為真的不是她說的;後來,公安把我的電腦取走了,我把IP地址改了,電腦重新安裝了,他們根本拿我沒辦法。你知道嗎?大陸根本沒有法治,只有人治,他們經常會屈打成招,但是我夠惡、個子夠大,他們都挺怕我的。」
「好吧。你這樣說,我放心點了。」

我先帶他去朗豪坊旁的熟食中心,吃感覺基層一點的飯菜,我叫他自己出去看看吃什麼,我自己就叫了個快餐,當我取好了餐,才發現自己的粗心…就是陳老師根本無可能跟一句普通話都不懂的食店店員溝通…衝出去幫他翻譯,他要了一個兩餸飯和一碗湯,順利取餐回去坐下,想到昨天晚上他這麼餓,我就夾一碗我的廈門炒米給他,還好他終於不客氣了。

吃完飯,我帶他逛旺角,跟他介紹「男人的浪漫,守住旺角站」,然後看到一個學生用咪向旺角市民致歉,並解釋為何要造成不便…然後我就鼓勵他:「在這裡,沒有大會,只有群眾,如果你有什麼想跟香港市民說的話,你可以隨便說說,我可以幫你翻譯。」

他的樣子好像有點想,但又猶豫:「還是不要在公眾場合發言,免得被公眾媒體拍到了。」

來回逛完佔領區,我問他想在這邊逗留,還是逛逛街;他說因為沒有來過香港,想逛逛其他的地方,逛完「真」行人專用區,我問他還有什麼想逛的嗎?他嘆了一聲,說:「你知道嗎?我什麼都想逛,什麼都想看,不過這次我來的目的是想看香港佔中的事,我達到目的了,心靈很滿足。要不走過去尖沙咀看回去金鐘吧。」

從旺角到尖沙咀,我們走了超過一個小時。

他跟我說他的觀察:「我之前去過上海,已經覺得那邊的人特別文明,建設特別先進;不過一到香港,看到這邊的建設、衛生情況、人的創意,給比下去了。」

從尖沙咀,我帶他坐船去灣仔,我告訴他,這次肯定不會暈船了。他笑說:「是的,香港填海填了那麼多,過對面海一定越來越快。」到了灣仔,我跟他介紹了我們社工集體到警察總部報案的過程,還有讓我吃完催淚彈和淋完大雨,讓我安歇的循道衛理灣仔堂。走回金鐘,我再向他介紹我928吃催淚彈的過程。

23/10,陳老師離開前最後一個晚上。

他說:「香港人文明水平真高呀!我今天早上上洗手間,看到一個男士帶上手套洗廁所,旁邊還有一位男生,我問他: “你是清潔工嗎?”他說,“不是,我是老師,旁邊的是我學生。” “是嘛?是什麼學校的老師?” “中文大學的。” “哦,中文大學,我聽說過,是一家好學校呢!”

還有!我剛剛在這裡吃了小吃,那包裝放到旁邊一時忘了拿走,一個女生一看見,二說不說撿起來扔了…我真的非常不好意思,臉都紅了…」

「是嗎?你是看到香港最美的一面了…那你今天買了什麼嗎?」

他說:「我今天走過去灣仔那邊,我的包破了,買了一個新的,跟我本身的差不多大,你看多便宜」他繼續把買給摯愛的東西給我看,他買了一件T-SHIRT給兒子,「我不懂買衣服給太太,怕買大了或小了;鞋子我知道尺寸,但這麼大我帶不了;最後我買了一條項巾給她,我告訴她我買了東西給她,她就很開心,不擔心我了。」

「倒是我今天整天在忐忑…」陳老師從天真爛漫的笑容一下子就變臉了…
「為什麼?」我問。

「今天早上我看到有一個人一直把手機的鏡頭對著我,我看他的眼神並不友善…我聽他跟人講話,應該是大陸人…」

「你前天不是說你不怕的嗎?」
「我是不怕,不過我是擔心連累了我老婆跟兒子…」

我一下子想到我昨天還笑KENNY G冇骨氣…
我更想到我自己在龍和道出事前我就逃往夏愨道…

誰不怕死?

是什麼力量讓佔領者克服怕死的天性去保住一絲能與政府對話的空間?

還記得陳老師問我覺得他人怎麼樣,是不是很偏激?我說:「說實話,在香港不難找到像你這樣實話實說,身體力行去求真,冒險去告訴別人真相的人;但是在大陸,確實絕無僅有。」

陳老師,正正是我想找的人…

他後來在WE CHAT裡跟我講:

我遇到麻烦了,被叫入小屋详细核实我的资料十多分钟,才放我离开,我问为什么这样,他们不解释。我猜可能是立法会楼周围很多摄像头已被大陆警方利用。你設法告訴更多的人我可能出事。我如果不给你发微信我可能就被抓了。你转告澳门的记者吧

我现在赶往机场,明早的飞机,明天晚上到家,如果我明天到达XX不被抓,我后天会告诉你。你后天接不到我的消息,我可能被抓

陳老師,願您平平安安回到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0月27日, 1:08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