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大秦帝国》:指向明确的马屁

《大秦帝国》:指向明确的马屁

毛泽东时代的历史观很简单明了:否定1949年之前的一切帝王,歌颂1949年之前的一切农民造反。那时候的文艺作品,严格遵循这一指示。

毛时代之后,这一指示依然影响着社会意识。经过一二十年的过度,才慢慢出现歌颂古代帝王的作品。

一个高潮是《雍正王朝》,领衔于歌颂满清的几步曲。

清朝是中国最黑暗的朝代之一。最坏的三个皇帝就是康熙、雍正、乾隆,其中又以雍正最为暴虐。而在御用学者的历史记录里,那个时代竟然被称为“康乾盛世”。到了电视剧《雍正王朝》中,雍正干脆被塑造成了勤勉治国、一心为民的一代明君。

卑劣到什么程度的作家,能去歌颂满清、歌颂康熙雍正乾隆呢?

这还不算,还有更低劣的作品。出差在外,无意间打开久已不开的电视,发现在上映电视剧《大秦帝国》。看了一会,惊异地发现,居然在为暴秦唱赞歌。

《大秦帝国》,第一部分就完全颠倒黑白,说秦王和商鞅的所谓变法是要“强国富民”。实际上,万恶的秦朝一直是“强国弱民”。商鞅的“强国弱民”、“愚民”之术,为历代统治者所传承。至今不衰。

去看一看《商君书》,就知道商鞅之术多么卑劣,商鞅被车裂而死是活该,商鞅必然遗臭万年。

中国历史基本是暗淡无光。仅有两个时期有光明、有希望,一是春秋战国,一是民国。暴秦终结了灿烂的春秋战国,其统治时期只有短短15年,其统治模式则被后代帝王纷纷仿效,将中国带入了中央集权专制的漫漫2000年长夜。

作家、剧作家们,要无耻到何种程度,才能歌颂这样的朝代与帝王?

有人会说,那些是文学作品,不能当历史来看。此言大谬。

艺术作品可以虚构,甚至可以颠倒黑白。比如早期的《戏说乾隆》,把乾隆塑造为风度翩翩、有情有义的形象。观众看了很开心,这就够了,不要去追究与真实的乾隆有多少差异。前两年的《宫》,让一个当代女孩穿越回去,与皇帝、王爷搞三角恋,很有创意,值得鼓励。

人家完全是一副戏说、开心逗乐的姿态,别人又怎会拿历史真实去要求?

《雍正王朝》和《大秦帝国》这一类的作品,摆出的是一副“历史剧”的样子。这些作品,可以在细节上尽情发挥,但绝不能在整体上颠倒黑白。

对那些颠倒黑白的“历史剧”,广电总局这个掌控审查制度的部门,应该予以批判。而奇怪的是,对于《雍正王朝》、《大秦帝国》这些颠倒黑白的作品,广电总局一路绿灯;而对于《宫》这类娱乐性作品,广电总局却特地发文件说今后禁止“穿越”。莫名其妙。

中国百姓乐于偷窥帝王床帐,固然有奴性基因作祟,但那是百姓的权利。而那些文人,明知中国百姓常把电视剧当成历史来看的,却仍然热衷于推出那些颠倒黑白的“历史剧”,他们亵渎了知识,丧失了基本的人格。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心知肚明。尤其是《大秦帝国》,拍陕西皇上马屁的。指向明确的马屁,比《雍正王朝》更无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0月28日, 11:4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