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台湾地区的“”,“中华民国”那个在大陆社会中几乎沉没的记忆符号,这些年因种种缘由又浮现出来。是的,它不全是记忆,它还在台湾保留了一块残片,并在统独问题上扮演着复杂角色。过去的一个世纪国家历尽沧桑,大陆社会见多了,前进了,也对围绕“中华民国”的各种元素多了些宽容。

然而在大陆互联网社区的一些角落,以及在少数知识分子中间,出现了一种对“中华民国”的病态缅怀,以至于一些小圈子里甚至形成“民国热”。这种思潮的积极分子对大陆的民国时期不断进行浪漫主义描述,称那是个“”、“自由”、而且“崇尚知识”的时代。

这种论调的基础是当时中国少数高级知识分子的境遇。他们相对于当时的工农大众挣得很多,大学教授的家庭都用得起多名仆人,铁定属于当时的上流社会。此外民国时期出了几名大师级的学者,他们受到当下学术界的普遍推崇。

有非常少量的人宣称他们不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十·一”国庆节,而“只过双十节”,在小圈子里博得掌声。

必须指出,赞美民国作为一些人表达对现实不满的一种方式,是有逻辑的。作为对旧时代的一种“纯怀念”,也可以理解。怀旧是人类的一种基本情绪,这就像民国的国学大师王国维和辜鸿铭怀念满清时梳辫子,中国现在还有一些人怀念“文革”时代一样,它们都有复杂的社会原因及心理原因,成熟社会对它们的态度应是能宽容时则宽容。

然而有些人把“民国热”当成一个意识形态甚至政治工具,来挑战大陆社会的主流历史观和对现实政治的认识,他们的鼓吹就不再是小资的东西,而是在搞恶意欺骗,他们的把戏应当毫不客气地予以揭穿。

民国真的好吗?如果它真好,当初就不会被中国人民那么坚决地抛弃。中共以成立之初才几十个人的“小众”,其力量甚至不如今天微信上一个稍大点的圈子,却用28年的时间动员了全中国的老百姓,摧枯拉朽般把国民党的庞大国家机器打得七零八落。如果不是当时的国民党政权烂透了,烂得我们今天难以想象,彻底失了民心,这一切怎么可能在这么大的国家里奇迹般发生!

当时大学教授的境遇大概的确不错,但全中国当时才有几所像样的大学?一共才有多少教授?一项研究表明,1936年中国所有大学的在校学生只有41922人,这还不到今天一所清华大学的在学学生人数。

少数大学教授当时的优越生活对工农大众来说,是很不公平的。知识分子与工农如此之大的社会差距在发达社会里不可想象。有人指责怀念民国大学的人,称他们是怀念当时大学教授百倍于工农薪酬所支撑的那份生活,不能不说这样的指责有一定道理。

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堪称“一团糟”,当时的国家治理甚至没有深入到基层社会,也未能突破地方力量的实际割据,是浮在半空中的,而且受制于西方列强。上世纪40年代末的中国内河里还游弋着英国军舰。这样的国家面对东洋小国日本的侵略,无法进行强有力的反抗动员,国民党政权应当对中国遭日寇的蹂躏承担责任。

今天的中国,无论在综合国力、国际地位、民生水平以及对国民各种权利的综合保障能力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当年。我们可以怀念民国时期的一首歌,一道风情,以及一些时间越久越让我们感到亲切的面孔,但歌颂那时的国家制度和它所带来的影响,这是对中国历史以及推动这个国家发生伟大变化的所有人的侮辱。

还是让“民国热”作为小资情调保持其特有的醉意吧,最好别把它带到正儿八经的舆论场来。因为它会瞬间变得十分丑陋。稍微一扒,它里面的无知和装腔作势就暴露无遗。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要做公民:希特勒也曾经把欧洲打的七零八落。什么年代了,不思量如何收拾民心,还在炫耀暴力、冷酷和欺诈手段,无耻之极!

沈玄昊:纳粹以成立之初才几十个人,其力量甚至不如今天微信上一个稍大点的圈子,却用20年的时间动员了全德国的老百姓,摧枯拉朽般把整个欧洲的庞大国家机器打得七零八落。

资本力:秦朝真的好吗?如果它真好,当初就不会被中国人民那么坚决地抛弃。陈胜吴广以成立之初才几十个人,其力量甚至不如今天微信上一个稍大点的圈子,却用2年的时间动员了全中国的老百姓,摧枯拉朽般把秦二世的庞大国家机器打得七零八落。—成王败寇历史观

Chris波澜不惊:神逻辑!苏共那么好,怎么也才70年?现在的党媒真是连废物都找不出几个,只剩蠢货了。

北京厨子: 举的什么鸡巴例子。那纳粹和塔利班用的时间更短。说明他们更优越?干文宣的都他妈的天天在吃屎,帮党拉仇恨?

海小呆:不是民国好,是你们他妈的干的太差了。

愚民逆转:对民国是失望但抱有希望,对当下是绝望并不再期望。

鸭梨山大爷:蒙古铁骑南下灭宋清兵入关亡明都是人民的选择。

青空NULL:蒙古也灭掉了被称为“最好朝代”的宋朝。

四输五尽19:民国时期再怎么战乱频繁,也没活活饿死几千万人吧?没有把大量知识分子折磨死吧?没有国在山河破吧?民国再怎么不好,也比共惨国好。

姚家欣:环球时报也不容易,一如既往的站在对立面恶心人也是挺难得。

深山不语:通篇逻辑混乱,偷换概念。如拿今天的生活水平比当年的,今天的大学人数比当年的,有本事你比现在啊!病。怀念那时的大师是因为工资高,错,只是因为那时大师们的风骨,环境,至少没有你现在学校里的党委吧!

老李飞刃:俩人打架,不管用了啥手段,打赢了的就有理?

八爪魚丶EM:说GD是抗日的中流砥柱难道不是对历史的侮辱?

熊瞎子与苞米:勿说当年,需看今朝,当年所抛弃,今却吸取教训,倒是比能忽悠的当年所拥先进了些,今朝这闭目塞听的劲儿,倒是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badeggjie:都被共产党骗了。

白木堂:传销组织能够推翻伦理,使人背弃家庭,背弃父母,是不是说明亲情就不好呢?立意就他妈有问题。还有就是“民国热”热的是什么他妈都没搞清楚,难道热的是当时的腐败与黑色统治吗?真搞笑!

我还有一个梦想:当年对全国人民的承诺都兑现了吗?如果大部分没有,就是窃国。

幽兰翠谷:就是因为民国有自由,才造就了某组织能成立党派能有自己的报纸能鼓动学生工人上街抗议,换成当下有吗,连最起码的言论自由都要被封杀,看看那些被删号被屏蔽。

唯有沧浪歌:中国人民是如何选择的?公投?组织一拨人用枪杆子打出来,接下来再用枪杆子维持着,就算是中国人民的选择?

禾XX皆:放他妈的狗臭屁!没有“共产国际”的支持,你推翻个试试?“革命”就是苏联操纵的懂不?苏联一直在干颠覆别国政府的事儿,那才是最大的“境外势力”,作者真无知。

薛涌微博:哎呀,比较一下大陆和台湾,不就全明白了?真能扯。

半蓝色的ciel:得了吧,倒数第一马上都要转学了,看你怎么办。

老兵-靳亮:缅怀谁是自己的自由,如果这也要指定,那还谈什么富强民主自由。

庐山升龙霸波动拳:春秋时孔夫子痛骂礼崩乐坏要恢复周礼。唐朝文人最爱来南京凭吊六朝。清朝要反清复明。民国要留辫子惦记复辟。所以,如今民国热有什么奇怪? 以古非今是中国文人千古不变之传统。

-啊小-:这下暴露了吧,28年来一直在打人家抗日的国民党,今天还好意思说自己当年抗日了?

西风冷月刃:当年是大家瞎。

曾盛敏:若胡编所指的“”是地雷战地道战这样的“”,这种““被侮辱原本就是自取其辱。

零售连锁咨询余杰奇:“中共以成立之初才几十个人,其力量甚至不如今天微信上一个稍大点的圈子…”[打哈气]党报咽喉就这高度深度不行啊,那时候大师辈出气节犹存针砭时政才热,谁跟你比力气,谁跟你比屌丝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