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破的桥 | 你们维权了 小业主的生意怎么办?

最近不想写时评,有人问就简单答一下。对本文理解不了就算了,不要追问。

为了讨论方便,我们把背景设定在一个半真实半玄幻的世界中。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国家叫美国,这个国家的白人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其中有10%的黑人国民,没有被选举权,选举权相当于白人的3/5。于是黑人们搞民权运动,动辄十万百万的人上街, 因为黑人们素质不高,每次上街总会顺便有蒙面匪徒砸商店、砸车等等,就算没有,队伍过后也是垃圾遍地。确确实实地对街道两侧商店的生意造成了极大影响。(这个设定比占街七天生意不景气,所以我要破产了破产了,不那么玄幻一点。)有人跳出来问,你们搞民权了,那商店的权利怎么办?我们要保护商店经营的权利。(当然,这些人我们假定他们是真心的,而不是那种整天鼓励大家上街砸别人日本车的网站突然关心起“做生意的小业主”的权利了)

答案很简单:二选一。要么你支持损害这些商店业主的权利,要么你支持损害这些黑人的选举权。看你认为哪个权利重要。没有其它选项。

也就是说,你想保护商店业主的权利,就相当于你支持美国政府损害这些黑人的选举权,至少在当今社会,搞民权运动,并不存在两个都支持的选项。

很不合情理对吧?但你从历史上看,就知道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在历史上,老牌发达国家国民初期争取权利的运动,都是战争、暴力冲突打底,死亡人数动辄以万计。应该感谢伟大的甘地,发明了非暴力抗争模式。使得争取民权这件事,变成了死人很少,冲突烈度大大降低的社会活动。

有人说甘地不搞,英国也会给印度民主自治;也有人说甘地很蠢,居然建议犹太人通过集体自杀去打动希特勒的善心。其实,甘地的意义不在这里,它的遗产是,印度这样一个种姓、民族、宗教矛盾极其复杂尖锐的国家,在独立建国以后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屠杀和集体死亡事件,而是能够通过容忍与谈判来解决。所以,尽管印度有非常多的问题,但甘地一直是印度的圣雄。

这些非暴力民权运动方式被后来的很多国家所继承。它不再强调流血杀人,社会代价大大减小,但还是有代价的。几十万、哪怕几万人,往哪儿一站,都不可能不影响社会的运转。占领华尔街就几千号人,整个公园里、街道上已经都是帐篷、书籍、屎尿、人潮,好像也没听说国内有什么网站关心那里的商家生意好不好,纽约市民能不能玩公园啊,而是一股脑儿支持嘛。你想不影响社会?那你就别搞。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为什么严重影响社会的运动,发达国家的国民会对其同情、容忍、甚至支持呢?争取民权中有个很重要的效应,叫做“搭车效应”。这些活跃者可能错、可能激进、可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他们是社会的先行者和权利的保护者。他们耗费巨大成本要来的权利,保护的权利,这个成果是全体国民共享的。大部分人是不出力,坐享其成。反之,我称之为“反搭车效应”。在争取权利的过程中,这些人肯定也会让某些市民意外地强迫地支付成本,占路,堵塞了交通,商店生意受到影响等。这是搭车的代价。要么你就彻底放弃权利,要么就接受。

有些人喜欢看到的是秩序,贵族。但这些台面上的交易,不是民众能够搞的。当他们喊民粹的时候(比如对着市民可以喊他们是底层没受良好教育,对着学生可以喊他们虽然受了教育但是没工作没社会经验……),心里想的是支配社会的那些有权力的人,他们那种优雅的、不带烟火的利益交换方式。可惜,这些东西不是屁民们能搞的。如果你的权利恰好和贵族们一致,那恭喜你。如果不一致,请记住一句话,那些权利都是前人流血流汗争来的,你能用钱就买到米和菜、能自己找工作、能开淘宝店、能在大学里面拉手谈恋爱……这些权利不是天下掉下来的,每一个争取的过程都能写成史书。

相关:破破的桥 | 打一打北美崔哥的脸

2014年10月7日, 7:54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