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爆出重大丑闻。有网友微博爆料人民网利用所谓的舆情检测系统和舆情监测报告敲诈企业,该微博配有两张关于人民网舆情服务报价方案的图片。

从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报价方案中可以看出,其一年服务总费用共有250万元,包括舆情监测系统、舆情分析报告以及舆情危机管理。而服务的对象为:湖北省交通投资有限公司。网友称,人民网利用湖北省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办公室超标装修一事,打着舆情监测服务的名义索要250万人民币,但未得逞。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成立于2008年,隶属于人民网,是中国成立最早的官方舆情监测机构。至2010年时,它已经基本上垄断了国内舆情监测市场,其分析师团队和技术支撑力量已经扩展到80人左右,而且不断向外输送力量,很多已经是其它网站和纸媒的舆情监测负责人。

如今,这个隶属于人民网的官方机构,竟然干起了敲诈企业谋取暴利的勾当。人们不禁要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除了利用手中的资源非法谋取经济利益,是否还利用手中的资源非法谋取政治利益?

谈到这里,就不得不谈及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此人在微博上有个账号,名号为“摘星手010”。我们从一件小事来看看这个人的政治立场。

2013年初,南方系借助美国反共势力,自导自演了向党示威的南周新年献词事件。祝华新在第一时间跳出来替南方系擂鼓呐喊,替南方系壮大声势。他在《从网络舆论场看“后十八大”》的舆情报告中写道:

【新年伊始,尽管发生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这段对官、“媒”、民都不愉快的插曲,改革仍是主旋律。……在南方周末事件中,演艺界人士又一次整体地站出来,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上一次是温州动车事故。姚晨、陈坤、李冰冰、高晓松、孟非等演艺界明星纷纷发言,在南方周末事件中表达自己的鲜明态度。还有 任志强、李开复、王冉等大企业家也显得活跃。从姚晨到伊能静,对公关事务勇于发声,演艺明星的“公知”化现象引发关注。姚晨曾对媒体表示:“打开手机电脑,全是各种不公不义的事儿,我以为我关注的人有问题,从九百多人里取消了三分之一的关注对象,可发现依然如此,可能是中国老百姓说话的地方太少了。”这是社会各阶层的共同感受,对现状缺乏安全感,对明天缺乏稳定预期,让本来不大关心政治、没有完整政治诉求的演艺界,也不能安心于风花雪月,转而不平则鸣。】

祝华新对南方系没有丝毫的批评,反而大面积传播南方系支持者的观点,可见他的屁股是赤裸裸地坐在南方系的身上了。

除了力挺南方系,祝华新与《》关系也不一般。

2014年2月18日,《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举行,祝华新应邀参与。

在联谊会上,《炎黄春秋》骨干李锐喊出:“何时宪政施行了,让我灵魂有笑容”。而《炎黄春秋》副总编吴思也汇报了一年来该杂志如何高举“八二宪法”的旗帜进行战斗的情况。在“宪政”这个字眼成为忌讳之后,《炎黄春秋》采取迂回手段,大谈特谈“八二宪法”,其实质是为了在对“八二宪法”的解读中塞进自己的私货,推动中国的资本主义宪政改革。《炎黄春秋》2013年第12期发表了一篇题为《八二宪法与宪政》的文章,明确提出“八二宪法”的创制就是“宪政改革”,并认为“八二宪法”的重要内容是:取消公民拥护社会主义、取消拥护共产党领导、司法独立、取消党领导军队等。

《炎黄春秋》是我国国内搞历史虚无主义、反毛反共、鼓吹宪政改革、鼓吹自由化改革的重要平台。今年5月份,《炎黄春秋》精心组织了三个反共学者,发表了三篇论“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将马克思主义定义成历史虚无主义,企图篡夺历史虚无主义的解释权、扭转打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方向;今年9月份,《炎黄春秋》联合凤凰网自我爆料,由其副总编辑回忆该杂志二十多年来《炎黄春秋》为胡耀邦、赵紫阳的平反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并号召媒体界一起为胡赵的翻案助力。这两大举动,反映了聚集在《炎黄春秋》周围的这帮人的政治目的:打倒马克思主义,确立胡赵式资本主义。

祝华新与《炎黄春秋》关系十分密切,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炎黄春秋》的新春联谊会。据网上资料,2012年祝华新就参加过一次《炎黄春秋》举办的新春联谊会。除此之外,祝华新更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对《炎黄春秋》赞赏有加。今年2月18日,祝华新在微博上称:“阅读「炎黄春秋」,感受老共产党人诚挚高贵的灵魂;包容「炎黄春秋」,为这个体制增加弹性和张力。”去年年初,《炎黄春秋》开通之际,祝华新发微博力挺,微博称:“走进炎黄春秋,走进早起共产党人圣洁的灵魂。”

yh1

yh2
祝华新谈《炎黄春秋》
  
祝华新不单经常参加《炎黄春秋》举办的活动,而且在政治观点上,祝华新与《炎黄春秋》也保持高度一致。祝华新在其微博上鼓吹宪政,鼓吹胡赵。为了鼓吹宪政,他甚至采用恐吓的方式称,“中国人本是命运共同体,不能真正落实宪政,谁都不能自保,无论你是万贯家财的富豪,还是高居庙堂的官员。”、“民主宪政不仅是民心所向,也是还党员以清白的必备措施。”而为了鼓吹胡耀邦,他将胡耀邦无限拔高,他称:“当今中国不缺能人,缺赤子,迫切需要如耀邦这样的健康力量重新凝聚改革共识”。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祝华新所希望的“改革共识”,是胡耀邦式的改革,是反邓小平式的改革,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改革。

yh3

yh4
祝华新谈胡耀邦

胡耀邦是怎样的“健康力量”?搞的是什么样的“改革共识”?我们来看看邓小平的看法,参考的是赵紫阳与邓力群的回忆录。

赵紫阳回忆录中称,“胡耀邦下台以前最后一次争论反自由化问题,是1986年9月十二届六中全会闭幕时,要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设精神文明决议时爆发的。决议稿是耀邦主持写的,稿子上原来没有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内容。”

随后,邓小平极其严肃地讲了一席话:“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我讲得最多,而且我最坚持。为什么?第一,现在在群众中,在年轻人中,有一种思潮,这种思潮就是自由化。第二,还有在那里敲边鼓的,如一些香港的议论,台湾的议论,都是反对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主张我们把资本主义一套制度都拿过来,似乎这样才算真正搞现代化了。这种自由化实际上是一种什么东西?实际上就是要把我们中国现行的政策引导到走资本主义道路。”

据赵zy回忆,上面这段话,是针对胡耀邦的:“显然,会议是耀邦主持的,他是总书记,他在这个会上表态模棱两可。最后邓出来讲话,这自然是对耀邦不满。”

邓力群的《十二个春秋》对这段历史也有记载,书中写道:“听说1985、1986两年的6、7月,小平同志曾先后两次指名批评耀邦同志对待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态度消极。我没看到他有什么改变。1986年六中全会邓小平同志关于决议中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提法删留问题讲话之前之后,耀邦同志有两次讲话,我认为,他对这个争论的态度是模棱两可,很不明确的。闭幕以后,也没有主动通知传达邓小平同志这次的非常重要的讲话。”(P435-436)

《十二个春秋》还记载,对于1986年12月学生闹事,“邓说:这些人之所以这么猖狂,传说是因为党中央里面有个保护层。这实际上就是不点名地讲到胡耀邦。因此,邓小平提出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否则就是放任了资产阶级自由化。”

可见,胡耀邦是党内否定四项基本原则、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人物,受到邓小平的严肃处理。而祝华新竟然妄称胡耀邦为“健康力量”,希望胡耀邦来凝聚“改革共识”,显然是希望将改革凝聚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共识上去。

问题出来了,秉持胡赵资本主义政治理念的人,怎么会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是谁任命了祝华新?是谁倚重祝华新?由这样的人来主导我国舆论,并从事向上层递交舆情民意分析报告、吸纳所谓的“意见领袖”进入体制、与中南海对话的工作,是极不正常的,也势必具有极大的误导性。其工作势必服务于西化分化势力颠覆我国的整体战略,势必服务于西化分化势力将我国误导到资本主义邪路上去的目标。这样的人如今还在体制内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反映了其背后不可小觑的胡赵西化派余孽的力量,同时,这拨人不断利用手中权力非法谋取经济暴利和政治暴利的现象也警示我国,必须尽早将这股势力铲除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