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军队国家化”合乎法理还是违背?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近日为四中全会辅导读本撰文称,要“善于从法理高度旗帜鲜明地批驳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观点。许其亮的说法是否有理有据?

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依法治国”,一直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国共产党立刻就着手“从法理高度批驳军队国家化”,这个当今世界上大多数民主国家都一直奉行的原则。难道中国共产党坚持中国军队党化、政治化和非国家化还有法理可言?

对此,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星期四表示:“根据目前中共整个意识形态的变化,它所说的法理着重于主权,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主权完整性和神圣不可侵犯性主要体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上面。有鉴于此,中共官方理论界就提出,中共的领导是中国主权的核心部分,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依据这种法理推演,作为中国国家主权最直接最强的的维护者军队当然要服从中共的领导。这是中国共产党要讲的法理。”

中国知名学者曹思源近期在网上撰文表示,研究完世界上一百一十个国家的宪法,他发现“有八十四个国家规定军队归属政府,即使没有在宪法中作此规定的国家,实际上军队也是归属政府”,当今世界各国军队国家化是大势所趋。其实,中共已故领袖毛泽东早在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中共七大政治报告中就明确地说:“‘军队是国家的’,非常之正确,世界上没有一个军队不是属于国家的。”

曹思源教授指出,毛泽东的这番军队属于国家而非一个政党的言论收录在中国1966年7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一卷本974页《论联合政府》一文中。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知名作家凌沧洲星期四表示,中国军队要从党军转变成国家的军队还需要一段时间,还需要走相当长的一段路。

“因为中共的认识层面就是那样。在调查周永康的过程中,中共也提到军队是维护党的利益的。这个观念的更新就需要一代人。在向普世价值方面靠拢,中共还需要很多工作要做,十八届四中全会说要依法治国,但政治改革的迹象并没有显现。”

香港《苹果日报》近日刊登一篇文章,评论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

文章说,“尽管《决定》对中国的司法体制改革有所创新,但《决定》开宗明义规定建设法治国家的五大原则之首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即党的领导仍凌驾于法治之上,党仍凌驾于人民之上,所谓法治无异于换一换骑在人民头上的姿势而已”。照此说法,在军队是否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国家化方面,中共不仅没有变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姿势,而且企图从法理、从中国宪法中牵强附会地找到依据进一步反对军队国家化。

对此,凌沧洲表示:“首先这个话题在中国大陆是个禁忌性的话题,很难被允许开放性地探讨。连开放性地探讨都很难,军队在中国要国家化是很难的一件事。”

有为“党指挥枪”背书的学者近日在媒体上撰文说,中国军队非党化的论断很难找到法律依据,因为“中共对军队的领导权早已法律化,写入上世纪90年代通过的中国《国防法》”;“在中国现有的体系下,军队的隶属关系是三位一体的—属于党、属于人民、属于国家”。如此情况果真如此,当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不合拍,甚至与国家的利益都有冲突时,军队该如何是好?难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将军队国家化都是错的?如果不是,中共毫不动摇地坚持“党指挥枪”能否长久?

夏明教授认为,中共当然认为自己能够在此问题上长治久安。

“因为中共热暴力对其十分有效,尤其是八九天安门事件之后,暴力让中共尝到镇压带来25年的红利甜头。由此,我认为,中共领导人,特别是红二代可能会认为,他们的父辈用暴力打天下,用暴力稳天下,他们用暴力也能保天下。然而,历史经验表明,暴力无法达到长治久安。可惜的是,今天的中共领导人第一没有从人类广阔的政治和法理角度认识问题,不知道如何治理天下的科学性,第二是对历史进行有选择性地遗忘,进行认知。由此,中共要么不知道历史的教训,要么认为历史的教训在中共身上不会重现。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现在总是提中国的例外主义,即中国的独特性。”

世界上94%以上的国家宪法都规定三权不得集中于同一机构,三权必须分立。中共口中所说的“中国特色”让中国成为6%国家的一员。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虽然提出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但是强调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说到军队国家化问题,许其亮强调, 无论怎么做,中国不能“照搬西方建军治军模式”。

(记者:闻剑 责编: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Chrom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4年10月30日, 1:56 下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