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 |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新议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新议

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用现代话来讲,就是关心国家大事。无疑这是难能可贵的。可是认真考察一下这些胸有抱负的知识分子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对社会产生影响,做出一番事业的?恐怕是少而又少。

  当今的中国社会,虽然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已经不太提倡,但是社会上的种种问题还是吸引着许多人的认真思考。我不断碰到各方面的人士,其中大部分是知识分子,和我探讨国家大事,表现出忧国忧民,心事重重的样子。更有一些人写了十几页的长信,对当前重大的政策问题发表意见,并且希望我能将他的信转交给中央领导。他们以为我有什么特殊渠道可以直通高层。最经常讨论的问题是道德水准的败退。像这样的大事,确实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所能施加影响的。所以议论一番的结果只好不了了之。至于托我转交的信,多半只好退回去。

  恐怕还有更多的聪明人,他们不是不关心国家大事,而是知道一个人着急也没用,何必操这份心,自寻烦恼呢?还不如自己找快乐。不论是前一种人还是后一种人,虽然态度非常不同,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事情还是老样子放在那里。

  这样看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话是有问题的,它大大地误导了无数的人。因为天下的大事是由帝皇将相等人物解决的,匹夫只能解决自己的事。硬叫匹夫去解决事关天下兴亡的大事,必然是徒劳无功。

  如果我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国家领导人何尝不想提高道德水准?可是他们所面对的现实,也叫他们步履维艰。提高道德水平,让谁去提高?领导人振臂一呼就能万众响应吗?不要说现在,就连最高指示不过夜,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文革时代,毛泽东想办的事绝大部分都办不到,至少是大走其样,弄得面目全非。我们往往把领导人的能力估计过高,事实上没有哪个人能够解决像提高道德水平这样的大事。

  那么是不是大家只好这么等待下去,听天由命了?当然不是。我们每个人不能对别人施加影响,但是自己的事却是百分之百地由自己决定的,没有任何第二个人能够摆布自己,除非人家施了催眠术。

  所以答案就在这里了。每个人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而且可以严格地说,不存在任何其他的答案。其原因极其简单,因为每个人的行为只有自己才能作出决定。即使受到他人的影响,也必须通过自己下决心才能变成行动。

  不但道德问题如此,许多其他的国家大事也如此。不少人担心我国的民主化进程,要求更广泛的言论自由,希望领导赋予百姓这方面的权利。但是有没有言论自由,全在乎自己。自己有勇气行使言论自由,这个自由就已经在那儿;反过来讲,宪法上已经写明白的言论自由自己没有胆子去实行,却反过来责怪领导没有给我们自由,这又去怨谁?

  如果这样来理解“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首先想一想自己怎样担负起一个公民应该承担的责任,并且努力去实行,这句话就有了更新,更积极的意义。可惜的是有少数人,眼睛只盯住别人,把自己置身于外,这样下去我们才真正地没有了希望。

本博客由茅于轼教授学术助理段绍译负责管理, 段绍译 手机和微信号:137 0738 8888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0月12日, 8:28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