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佔中日記五:特首辦外的學生

1412270688_0
大曹@MEMEHK 攝

10月2日,重陽節。中環、金鐘、銅鑼灣、尖沙咀各區佔領行動持續,除了反對佔領行動人士的零星抗議和謾罵之外,其他一切均如舊,和平理性守秩序。比較突出的是,學聯發起包圍特首辦外圍,在添華道上集結,旨在於10月3日癱瘓若干政府部門正常運作,促使梁振英早上無法到辦公室上班。部分示威人士更加一度短暫佔據龍和道,後來後撤,以免堵塞中環和灣仔之間目前除了半山小路之外唯一一條行車通道。此外,警方在下午加強佈防,以哄騙手段偷偷摸摸運送橡膠子彈和催淚彈等武器進入佈防範圍,局勢轉趨緊張。晚上11時過後,中大校長沈祖堯和港大校長馬斐森到達政府總部外的龍和道,探望集會學生。中大校長沈祖堯深知學生連日和平示威,呼籲學生保持和平冷靜,不要導致前功盡廢。港大校長馬斐森在集會現場,同樣呼籲學生保持冷靜,確保自身安全。學生報以熱烈掌聲。

同時,學聯發表公開信,要求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對話,但不再以「梁振英下台」為先決條件,討論的唯一議題就是政改,對話過程必須公開和有傳媒在場。及至晚上11點半,梁振英和林鄭月娥會見記者,回應學聯的公開信。他們一方面表示林鄭月娥將會與學聯商討確定適當會面方式,儘快與學聯代表會面;另一方面明確表示梁振英絕對不會辭職,而且強調任何關於政改的討論都必須和平非暴力,而且絕對不能偏離《基本法》和人大決定(當然包括「落三閘」的人大決定)。換言之,在「談判」之前,特首梁振英已經明確拒絕了市民和學生的全部公民抗命訴求。我真不知道這場「談判」,除了讓雙方擺出將會盡力磋商的姿態之外,還有甚麼意義可言?黨員畢竟是個黨員,這已經不是真正的「談判」,只不過是一場「表演」。「表演」完了,公民抗命行動必須升級和持續,堅守非暴力原則,否則未免辜負了參與抗命市民和學生的信念和堅持。

與此同時,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罕有地播出特首梁振英10月1日於中共建政酒會上的廣東話發言片段落,而且《人民日報》也在頭版刊登評論員文章,除了批評佔中公然違法外,又指中央對梁振英完全信任,強調特首由中央任命,中央充分信任梁振英,對他的工作十分滿意,會繼續堅定不移支持他領導的政府依法施政,支持警隊依法處置非法活動。

由此可見,中共已經變相表明梁振英絕對不會辭職,力挺梁振英,而且有各方跡象顯示,中共正在往「顏色革命」的方向思考,準備以「顏色革命」來標籤這場被外國媒體稱為「雨傘革命」的香港公民抗命運動。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同日與香港各黨派議員會面時,也傳遞出中央已經把這次佔領行動視為「顏色革命」,意圖推翻政府,因此絕對不會容許梁振英下台。畢竟,這類黨國文宣酷似1989年激發北京學生大規模上街的426社論,只是這次沒有說清楚這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而已。事實上,佔中當然不能算是「顏色革命」,更加絕非「動亂」。目前許多示威人士也只不過是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框架內,要求「人大撤回決定、重啟政改諮詢、特首立即下台」而已,至今尚無訴求香港獨立、完全自治,或者推翻特區或中央政府。然而,中共一如既往,寸步不讓。港人當然不會接受,人心背離。我們必須堅持下去,抗爭到底。

立法會主席兼資深地下黨員曾鈺成已經申明佔領市民要求梁振英下台是「無可能」,「就算梁振英先生他自己主動辭職,中央都不會允許他辭職」,因為中央除了考慮梁下台是否足以平息事件之外,也要考慮此舉會否令抗爭力量「步步進逼、得寸進尺」,「覺得你可以通過一個大規模的所謂群眾壓力,迫使到政府要倒台,特首要下台」。他的解釋正好說明了中共對於目前大陸和香港可能出現失控「骨牌效應」的恐懼,以及上述文宣的根源。

總括而言,中共中央已經決定秉持「不妥協、不流血」六個大字處理香港佔中運動,務求以所謂「煽動群眾鬥群眾」、「發動輿論抹黑」與「最低限度武力」來拖延、分化、瓦解佔領行動。針對中共攻勢,佔領人士也同樣應該秉持「不妥協、不流血」外加「不施暴、不挑釁」作為繼續佔領行動的基本原則。舉個例子,深宵時分,梁振英表示只要示威者不衝擊警方防線,便不會動用橡膠子彈等武器對付示威者。實際上,只要我們不要墮入「凡敵人反對,我們就贊成」的詭計圈套,進而冷靜思考,即可得到以下結論:示威者既不宜衝擊警察,也不宜佔據龍和道。莫忘初衷:公民抗命就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以公然違法行動,感召道義力量支持,實現符合公義的目標。主動衝擊,背棄原則,只會落人口實,眾叛親離,親痛仇快。可幸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已經在深夜上台呼籲現場示威者不應流血,不要主動衝擊警方防線,不要佔領龍和道,避免引起民意反彈,導致眾人多日以來的努力付諸東流。後來,示威人士基本上積極配合,衝擊危機已經解除,值得肯定。

至於圍堵政府部門、能出不能進以癱瘓政府運作的做法,儘管其動機及理由基本上值得肯定,但還是應該秉持「不妥協、不流血、不施暴、不挑釁」根本原則。如有普通公務人員強行要求通行,俾便自己能夠上班,不妨放行之,避免口角衝突,避免猛力拉扯。我們的首要目標是政府高層問責與決策官員,以及中共治港專政集團。我們應該縮小打擊面,團結多數港人支持,嚴明組織,訴求清晰,把「癱瘓特區政府」的動力,轉化為「圍堵特區高官」與「圍堵中共官員」的實力,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而且不要對所謂「公開對話」存有任何不切實際的西方式幻想。堅守信念,隨機應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