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不染:四评李世默

蟹农场:尖锐批评
(数字时代配图;漫画 “尖锐批评” by 蟹农场)

来源:作者微博 @颜不染

颜不染评论李世默系列:

    1. 屁颂专家李世默
    2. 当代屁颂(续一)
    3. 当代屁颂(续二)
    4. 四评李世默
    5. 五评李世默(完结篇)

李世默在论证红朝政权合法性时,引用一些民意调查:高达85%的中国民众,对国家未来方向表示满意;70%的民众认为在过去的五年生活得到改善;82%的民众对未来五年颇感乐观。英国《金融时报》刚刚公布的全球青年人民调结果显示:93%的中国90后年轻人对国家的未来感到乐观。

如果这不是合法性,那我就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合法性了。

首先,民意调查结果与政权合法性是正相关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北韩对金家王朝的支持率已经是100%了,这大概是当今世界绝无仅有的现象,难道我们可以说,金家王朝是全世界所有政权中最最具备执政合法性的政权吗?

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应该是人类的常识了。

同理,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不可能存在独立的民意。就以不久前“北美崔哥”的谎言文章为例,党国喉舌纷纷转载这篇谎言文章,揭露其谎言的文章则被彻底封杀,如果就此事做一个民意调查,是崔哥文章的影响力大还是批驳崔哥的文章影响力大?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还有人写过批驳崔哥的文章。这就正如我的一个朋友所说,“风永远朝一个方向吹,树自然会长歪”;我的一位大学好友则说了大意如下的一段话:生物学上有孤岛效应一说,生物群体脱离大陆进入小岛封闭环境以后,进化路数会跟原来不同。大型动物会变小,而鼠辈则疯长。网络封锁看样子是卓有成效,鼠辈如周小平北美崔哥李世默才能沐猴而冠。

另外,即使在一个有着充分言论自由的国家,即使一个国家有着多元的独立民意,其民意调查结果与政权合法性也是毫不相关的。李世默有一句话说得不错,那就是美国总统在任期间的民意支持率常常不到50%,可是,如果你因此认为美国政府失去了执政合法性,那么不是无知就是意淫。

总之,李世默在这里将民意调查结果与政权合法性混为一谈,纯粹是毫无逻辑,只能骗骗信息孤岛上的部分中国百姓。

关于李世默提到的中国年轻人普遍对未来感到乐观,这倒是可能的。但对这种现象显然应该做一点深入的分析,而不是简单下结论说,因为年轻人对未来乐观,所以政权具有合法性。

所谓未来,有远近期之分。如果是谈远期未来,那么红朝年轻人向来是乐观的。五零后年轻的时候,相信全世界还有四分之三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相信他们当时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会化成射向美帝苏修的一颗颗子弹,可他们年过25岁之后,能够回城扫马路也行。六零后年轻的时候,唱得是“八十年代新一辈”,什么“天也新,地也新”,结果真等到了四化该实现的日子,天灰了,水浑了,大地被重金属污染了。七零后年轻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他们现在发愁的是孩子上学找工作。八零后,现在正当年,也许他们对未来比五零后六零后年轻时要更实际一些其乐观也许更合理一些,但是,有一句话叫做让历史告诉未来,前辈们当年的乐观如今看来是如此的盲目可笑,焉知八零后不在步前辈后尘?至少,前辈们哺育子女时不必担心三聚氰胺,如今轮到八零后当爹当娘了,但凡稍有一点经济能力的人,谁不喜欢美帝奶粉啊?

如果是谈近期未来,那么问题就可以问得细致一点了:五年后雾霾会消失吗?官员会清廉吗?大学生就业会更容易吗?拼爹现象会消失吗?就医情况会好转吗?等等等等,读者诸君不妨自己想想,这些问题的答案会是什么?如果问题不是问得这么细,而是像央视那样,笼统来一句,你幸福吗?或者你对未来乐观吗?那么无论你的回答是肯定还是否定,都毫无意义。

其实,中国人对未来保持乐观,早就是中国文化传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概括起来说就是所谓的“喜鹊文化”或曰“喜感文化”,其特点就是只要谈起未来,总是一片憧憬。而西方文化正好相反,他们是所谓的“乌鸦文化”或曰“悲感文化”,只要谈起未来,便总是充满了危机感,其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出版于六十年代初的“寂静的春天”,那本书基本上是判了资本主义的死刑。然而,正是这样的危机感,反而促使西方列强走出了一片新天地。如今回头去看,“寂静的春天”所预言的末世景象,基本都落空了,但是,这本书仍然占有很高的学术地位,至今都是美国高中向学生推荐的重要参考读物。

而在红朝,中国人特有的“喜鹊文化”更是被推到了极致。与当代欧美民主国家相比,凡是专制国家,普遍极其反感各种危机言论,古今中外,从无例外。无论是谁,通过什么渠道来探讨未来可能的危机,专制者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危机”讨论是否会阻碍其对百姓的意识形态灌输,是否会引发对专制者的责任追究,是否会威胁专制的权力基础。所以,专制的本能就是要控制甚至扼杀一切预测未来危机的言论,反映在当代红朝,就是无处不在的“寻衅滋事罪”,所以专制国家永远不可能出版像“寂静的春天”这样伟大的著作。在专制国家,风永远朝着一个方向吹,所以树必然是歪的,年轻人则必然是图样图森破。但正因为如此,才给力李世默写屁颂的机会。

罗素有一句名言:提到过去,每个时代都承认它是事实。提到当前,每个时代都否认它是事实。

李世默的屁颂,就是这句话的一个绝妙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