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BBC “占领中环”运动第四天遇上中共建政治化周年国庆节假期。香港特区政府在示威声中举行了国庆升旗仪式,但原定的烟花汇演取消。参与占领集会的香港市民在此背景下有什么感受?BBC中文网记者叶靖斯在铜锣湾“占领区”与他们对话。

卢先生卡车司机

我那天(9月28日)在夏悫道感受了第一个催泪弹。那天我是要来支持一下学生。他为我们付出了许多。

我身为香港人,也是中国人,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但我们现在不是要反对做中国人,而是这个政权在做的事让人民没有了未来、前景。

国家肯定是中国的,但是政权做得不好,我们是应该走出来发声。香港人还有这个机会,不像在大陆的人民没有说话的机会。

现在回归了,香港人过国庆也真应该高高兴兴的过,但是没办法,现在都搞到这么对立,当政者应当自我检讨。

人民不是故意走出来整你,是被迫的。

黄伟诺香港教育学院中文系一年级生

我带着自己中学母校的师弟妹来,今早带着他们从筲箕湾(香港岛北岸东部)沿路绑上黄丝带,一直来到这里。我觉得政改这事情,无论是中学生还是大学生都有权、有义务尽一分力。

当然,那些老一辈的或者是亲北京的会觉得我们这样做不对,但是庆祝每年都能有,而现在我们是没有普选,而选特首这回事每几年才有一次。再等下去的话,五年又五年,一直拖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亲中”的意思是指向于亲近中共政权,但要真是讲“一国两制”,那我们跟中共政权是应该分开一些。

这场“雨伞革命”确实会给内地人带来思想上的冲击。内地的知识分子都想推动普选,但是一直做不了。香港只有700万人,但却有十几万人走上街,也许这能让内地人看得见一丝曙光。希望长远能给他们一点启示。

郭家乐商业刊物记者

我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正式来这里坐。

在公众假期走出来参加示威,总比平日“有心有力”吧?至于在国庆示威还真是有点搞笑。

大概中国大陆希望大家都乖乖的,一起等着晚上看国庆烟花汇演,很开心的庆祝国庆65年什么的。但是香港突然变成这样,对于大陆大概是尴尬、丢脸的。

我会承认自己只是个香港人,所以这个节日跟我好像没啥关系。我会觉得我在做的这事情是要争取我自己觉得是对的事情,你要怎么想也不会影响到我。

我想要争取在中国实现民主,首先就要争取在香港实现民主。我们的理念很简单,就是走出来做我们认为对的事。

陈女士文员

之前很忙,今天才第一天来。我就是看见警察用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看不过去了,才出来。

大家的思想都不一样,但我认为我们香港人有我们的自由,我们不会因为是国庆就不走出来支持占领。

现在的政府上任之后,我看见好些东西不但没有改善,还变得更差,所以我觉得有普选是好的。

我们来这里是要表达民间的怨气,但是你也看得见,我们这很和平,跟电视上报道的不一样。

潘女士家庭主妇物资站志愿者

我上星期五(学联罢課集会)就开始参加。今天来这里帮忙。

十一国庆我们一向不庆祝。我是希望他日有真正民主之后的国庆——属于人民的国庆——才值得庆祝。

我要告诉中共领导人,我们这么多香港人走出来是要争取真正的民主,不像他们在有空调的房间里穿着西服祝酒。这是真正的民意。

我绝对不认同我们是在搞事。每一个年代都有人在争取民主,不要互相批评。我是希望大家团结起来。

关键字: 占中 国庆日 示威 栏目: 时事见解 首页重点发表: 精品导读 热门话题追踪: 占领中环 争普选 作者: 路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