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审判金正恩提议荒唐

联合国提议“审判金正恩”是荒唐的

联合国第三委员会18日通过有关朝鲜人权问题的决议案,谴责朝鲜境内“长期持续存在有系统普遍和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要求将此问题提交给国际刑事法庭(ICC)处理,“审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

这一决议案由欧盟和日本等共同提交,共有60个国家共同参与提案,这一提案规模是联合国史上最大的。预计该提案将通过联合国大会的投票,但最终只有安理会才有权向ICC提交。中国、俄罗斯等19个国家对这一提案投了反对票。由于中俄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意味着该决议无法最终获得法律效力,它的意义在于从形成到在联合国一路投票过程所产生的影响。

朝鲜当然存在一些人权问题,但以将其人权状况提交ICC并审判其领导人是很极端的做法。如果这样做的唯一目的是向平壤施压,那么它或许是有效的。但这一压力肯定不会转化成改善朝鲜人权的动力,而只会变成平壤与国际社会对立的新的现实理由,强化朝鲜领导集团对外部世界欲置其于死地的认识。

朝鲜与外界的隔绝是产生半岛很多问题的重要原因,鼓励朝鲜对外开放恐怕是解开、包括核问题在内半岛诸多难点的钥匙。而要做到这一点,美日韩等必须改变恐吓朝鲜的姿态,而应致力于告诉平壤政权它是安全的。过去二十几年的周折已经证明,光靠施压对改变朝鲜是无效的,外界不能抱着这个政策一条道走到黑。

假定并断言一个政权是邪恶的,这种思维有问题。每个国家的政权都有其形成的历史过程,朝鲜今天的封闭,平壤自有责任,但它肯定不是唯一的责任方。至今残留在半岛的冷战机制在这当中也起了重要作用。美日韩对朝鲜的过度压制严重打击了后者对外开放的勇气,确保安全成为了平壤在各个时期都十分紧迫、甚至压倒一切的任务。

联合国第三委员会通过包含ICC内容的决议案,明摆着就是没打算解决问题,而是陶醉于形成和通过决议的过程本身。制造这种压力会让最积极推动它的力量开心,跟着投赞同票的国家许多大概搞不清朝鲜问题的复杂性。这种情况下,随大流支持该议案对它们来说比投弃权或反对票会更少烦恼。

在这个世界上搞出一两个靶子,大家都啐它一口,押着它游游街,这种极简单并因此很容易偏激的做法仍不时流行,这说明今天的国际社会还像过去一样感性,很容易被经过舆论包装的漂亮口号牵着走。金正恩执政尚不满三年,要求他对由朝鲜内外多重历史和现实原因促成的局面承担“罪责”,这看上去“充满道义”,但实际上并不公允。

美欧及日韩如果真心想改善朝鲜的人权,那么就应展现出耐心,认真寻找解决问题的现实抓手,追求实际效果。如果就是想搞出一个舆论运动,通过“整朝鲜”巩固一下全球意识形态领域的秩序,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们注意到,平壤针对联合国的压力宣称要“不加限制地强化战争遏制力”,外界普遍解读为这是它在做将进行第四次核试验的威胁。必须说,平壤如果真的那样干,将很愚蠢。无论原因是什么,朝鲜同国际社会对着干,它永远都是最大的受损方。朝鲜的核武器之路走了这么多年,它越来越孤立、越来越不安全就是其最真实的收益。美日韩等需要对朝新思维,平壤同样需要对外新思维,这是朝鲜的真实利益所在。

2014年11月20日, 7:2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