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东德军官解释他为什么打开了柏林墙

BL1

BL2
Harald Jaeger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悉尼先驱晨报》11月8日报道,25年前,东德的中校Harald Jaeger下了决定命运的命令——打开柏林墙。他说,当看到一群群兴高采烈的东德人经过他身旁,涌入西柏林去第一次品尝自由的滋味后,他默默地哭了一会儿。

Harald Jaeger说,在他做出这一改变历史的决定之前,他花了几个小时试图得到上级的指示该如何做——在他负责的边境段,有两万名抗议者在叫喊着要出去。

他已经受够了被嘲笑和讥讽,指挥官们告诉他自己想办法。于是,Jaeger下令手下的46名武装警卫打开关卡。然后,他后退了几步,哭了。这是释怀的泪水,这场对峙在没有暴力的情况下结束了。这是受挫的泪水,他的上司们让他独自去面对困境。这是一位男人绝望的泪水,他曾相信了共产主义理想这么长的时间。

他是在1961年加入的边防警卫队。28年来,他看到那道护栏从最初盘绕的铁丝网,变成了一堵砖墙,后来发展成环绕西柏林、160公里长、高耸的白色混凝土屏,它切割了街道,分隔了家庭,穿过墓地。

“那时,我的世界在崩溃,我感觉自己被我的政党和军事指挥官们抛弃了”,现在71岁的Jaeger记得那一个夜晚。“一方面,我感到巨大的失望,但也松了口气,事情和平地结束了。不然可能会有一个不同的结果。”

历史学家们指出了Jaeger在决定性时刻的勇气——1989年11月9日晚上11点30分——柏林墙寿终,冷战结束。在几个小时内,东德人在柏林墙的勃兰登堡门跳舞,其他的边境口岸也很快开放了。这些场景对于绝大多数人是不可想象的。

此前不久,美国总统里根在边境发表了一个演讲,敦促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他的话引来了一些微笑。当然,那堵墙依然还在那里。

“当我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也很为所有的东德人高兴,因为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Jaeger说。他自己可能因此面临叛国罪的指控,他受到了国家检察官的短暂调查。

当晚7点的时候,他吃着晚饭,看到Guenter Schabowski召开的电视新闻发布会。这名高层共产党官员摸索着他面前的一个文件,慌乱、迷茫地宣布:东德将允许自由地前往西德,立即生效。这是在柏林墙建立以来好几代人被剥夺的权利。

“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他说这个时,我想‘这都是废话’”,Jaeger说。“他应该知道当东德人听到这个时,他们会立即奔向那些出口。但他们根本就没有通知我们。我们都被蒙在鼓里。如果不是我偶然看到了,我会看上去更加一无所知。”

Jaeger说,他后来才意识到一个简单的理由,当他给上司们打了七八次电话要求指示后,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告诉他该怎么做。“因为正在发生的事是本来不该发生的。”

造出柏林墙的人原本是想该墙能够持续到西式资本主义最终崩溃的那一天,德国能够在共产主义的统治下统一。柏林墙在那里屹立了28年,至少有136人在试图越过它时丧生。很多人在试图逃出柏林墙时失败了,并被关进了监狱。

为什么Jaeger选择打开柏林墙,而不是使用武力来驱散越来越多的人群呢?“我希望这一切会以某种方式和平地结束”,他说。“当我看到那么多的东德民众在那里时,我知道他们是对的。但我只是一个中校,我没有足够的权力。但上面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下命令,我几乎是被迫采取的行动。”

Jaeger现在居住在柏林以北的一个小镇上,靠养老金生活。他说,当人群膨胀时,在他指挥下的那46名边防警卫也变得越来越紧张。确实有过担心事情会演变成暴力,他们的手枪和机枪可能落入人群中一些可能制造麻烦的人手里。

“有人担心他们可能会拿到我们的武器”,Jaeger 说。“我的边警们在催促我做些什么,但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要我做出决定。”

夜间11点30分,他下令手下的警卫们开通柏林墙。他们的反应是不相信他所说的,以致他不得不重复了一遍。

“他们没有反抗,但他们犹豫了,因为他们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是不允许发生的,他们知道在这里所发生的事将不可逆转”,他说。“但后来,在这一切愉快地结束后,他们告诉我说:干得好,Harald。”

Jaeger在柏林墙的倒塌中所扮演的角色在许多年之后才曝光。他对自己的知名度感到不安。然而,许多人想知道,如果是另一个人负责那一晚的指挥,那场对决是否会以流血结束。

“我想了很多”,他承认。“我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是其他人会不会有不同的反应。但这种猜想是毫无意义的。发生了的事已经发生了。”

bl4

bl3

bl5

原文:East German officer Harald Jaeger explains why he opened the Berlin Wal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9日, 1:02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