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辽宁省党的机关报,也是辽宁第一大报纸。除了当年报道吹捧张铁生,此报没有过什么名气。改革开放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这张报纸对本省如此严重的腐败,环境污染,食品安全问题做过暗访,但是,这张报纸却对大学教师的授课状况特别关系。最近,据他们自己说,这家报社派出了大队人马,分赴北上广等大城市,分别对20多所高校进行了暗访,听了很多老师的课,做了130万字的笔记,估计还有录音和视频资料。发现高校人文和社科类的教师讲课很成问题,大部分人在抹黑中国。所举的例子,除了少数言语有点过头的牢骚之外,多数都是老师对各种社会现象的批评,包括对历史人物的批评。这家报社,就此发表了一封给全国高校人文和社会科学教师的一封信,信中建议老师应该这样,这样的讲课。

在人类历史上,有过记者教大学老师该怎样讲课的吗?没有,这是国际笑话。但是,《辽宁日报》,不是在制造笑话。在世界新闻史上,有过记者对大学教师上课进行暗访吗?偷偷的记录,录音甚至录像?这样的事情,即使在中国,好像也只能是特别的有关部门才会做。用这种手段,整教师的黑材料,用意很明显,就是收集罪证,为有关部门进一步动作,提供依据。在中国,只要有关部门乐意,不管这样的所谓罪证取得程序是否合法,都可以据此定罪的。

当然,由于他们的笔记里,需要整的人太多,如果都治罪的话,株连太广,多少有些麻烦。所以,对于多数高校教师而言,这封貌似温和,实际杀气腾腾的告高校教师书,在目前,还只是一种警告。告诉这20多所大学的教师(到底那20所,也不清楚),你们有把柄在我这儿了,以后小心点!否则,哼哼……

依笔者的观察,现在的大学教师,已经相当恭顺,相当犬儒了。真正敢在课堂上批评政府的人,凤毛麟角。很多人,其实不过随口一说,偶尔发几句牢骚而已,或者是顺口开句玩笑,调侃一下伟人。那情形,就跟很多人在酒桌上的表现一样。想必,《辽宁日报》的众多记者和编辑,包括主编,多半也曾经有过这样的言语。然而,一省的党报,却赫然派出大队人马,去把这些鸡零狗碎的言辞收集起来,分门别类,整理出来,估计已经上缴他们的上级,或者更上级。然后透点口风,告诉你们,老实点!

国民党统治时期,大学里也有过特务学生,文化界,据说也有过文化特务。但是,他们似乎只查学生和教授是否有反政府的活动,没听说过汇报言论的。《辽宁日报》把自己的记者变成特务,干着文化间谍的活计,开创了一个世界新闻史上的新纪元,以后人们写中国新闻史,这件事,肯定会青史留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