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座谈会
(漫画“” by 巴丢草)

辽宁日报最近干了一件出风头的事,他们卧底中国几十个高校的课堂,收集了教师讲课时批评中国的言论,写了一篇《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其主旨是让大学教师不要在课堂上讲关于中国的负面评价。

辽宁日报有这样的观点和立场并不奇怪,辽宁日报是党报——实际上中国所有的报纸都是党报,当然要为党说话,对阶级异己分子鸣鼓而攻之是他们的本分。中国的大学也全部都是党校,无论是从建国之初的院系调整,还是后来的反右、文革,大学一直是中国思想整顿最严厉的地方。89之后,党国吸取大学教师待遇低导致不满的教训,拨巨款改善高校教师的待遇,但监控丝毫没有放松。中国的大学里本来就有多种制度监督教师课堂言论,比如学生资讯员制度,由学生收集教师课堂上的言论上报给学校,教师要监督学生,学生也要监督教师。这是“端谁的碗就要服谁的管”的一贯做法,毫不值得惊讶,但媒体公然揭开这个话题却比较新奇。

辽宁日报在自己的文章中表明他们行为的依据来自《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显然这家报纸很有政治敏感,嗅到了党中央要整顿高校思想的意图,就连其文章的文体都不像往日党报社论,明显在模仿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和《我待祖国如暖男》,这也算是党宣文风的一次转化,10月文艺座谈会展示的党的新宣传风格看来已经起了效果

这一两年来共产党在思想战线的政策可以明显看出内重于外的特点,即极力加强党内、体制内的思想统一。很明显,之前国内微博展现的大量体制内对现状的不满,希望党能够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实现转型的声音的已经被领导层听到了,但听到的结果不是如他们期望的改革,而是对他们进行整顿。微博的兴起为体制内自由化力量获取了民间的知名度,也积累道义光环,同样也吸引了炮弹。需要说明的是,高校正是体制内,也是体制内自由派最多、最集中的地方。之前的七不讲就是针对高校,今天辽宁日报的文章和做法也是针对高校,为此不惜将对高校教师的监控公之于众,这一行为不可能是辽宁日报自己的心血来潮,其中显然有更深的背景。

体制内自由派比起民间反对派资源更多,微博又放大了他们的影响,他们提出的法治改革、私有化改革、福利改革、市场化改革等等路线也契合了很多民众的诉求。然而他们不触动极权制度的改革是在妄想,这也是中间路线和反对派的根本分歧所在。今天党的整顿已经明示了谁对谁错。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