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麻生晴一郎:我被拒入境因我是民间人士

2012年11月5日,我由东京坐上去北京的航班,降落在北京机场后,突然有两个北京警察上机,把我带到机场警察办公室。后来被告知不准我入境,要坐原机返回东京。他们不告诉我被拒入境的理由。

当时正值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前夕,很多朋友告诉我可以像平时一样入境,我也以为是这样,因此就去了。但是后来被拒入境,我还以为就是与党代会有关。

但是,2013年4月4日,我再试一试去中国大陆,先去香港,然后从罗湖口岸入境。在边防检查站,检查人员用传感机检查我的护照,突然响了异音,几个执法人员就跑着过来,把我带到入境部门办公室内。同样后来被告知不准我入境,要走着回香港。我问他们被拒入境的理由,他们说“跟上次一样。”,“那上次的理由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以再入境?”,“不知道。”。

他们告诉我的只是那时候不准入境的事,没给我提供其他信息。但两次都被拒入境,使我明白了三个事。一是我被列入了被拒入境的黑名单;二是关于我被拒入境的信息是电子化,所以与入境的日期和地点无关,我就是不可以入境;三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入境。

我一直关注中国草根的公民社会,在中国的城市和农村,跟从事草根NGO的公民交流。我接触的人士里也有受到本地警察介入的,当时我只是担心我自己也会受到警察的监视,但我没想到会被拒入境。目前去不了大陆的日本人很少。学者和作家里,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位研究维吾尔的。我现在还想不出来我被拒入境的正当理由。我没犯过罪。我在日本有时候还被叫“亲中派”。后来有的人以我被拒入境的事实视我为“中国的敌人”,但那是天大的误会。

在上一次的稿件里,我写到在目前的中国,大家越来越难以做了什么坏事而适用什么罪的法治国家的思考方式,而只好以被适用了什么罪而分析做了什么坏事的人治国家的思考方式。因此,我只好以被拒入境的事实而分析我做了什么坏事。目前在日本,有不少与我同样或比我更大程度批判中国政府的日本人学者和作家,但是他们可以经常访问中国。分析我和他们的不同点,我能明白我做了什么坏事。我和他们有两个不同点。(1)我不属于媒体公司、研究机关等单位,只是一个个人。(2)我特别重视两国之间的民间交流。可以说就因为有这两个不同点,就我一个人被拒入境。因此也可以说,我犯的“罪”算是“个人罪,民间人罪”。

我去不了大陆,当然感到很遗憾。我一直关注中国的草根社会,我的工作也跟中国关系很密切。对我来说,去不了中国,就像文学研究家不能看文学作品一样。同时,中国官方对待我的做法让我觉得:他们一点也不考虑一个民间人的权利和尊严,这让我很失望。我常常被问什么时候我可以再入境,但我无法回答,可能以后很长时间我都去不了。轻视一个民间人的权利和尊严的中国警察,他们很容易剥夺一个民间人的权利,但关于回复被剥夺的权利的话,除了给他们带来利益外,他们肯定不敢做那些麻烦的事。

关键字: 入境 民间人士 栏目: 新颖视角 作者: 麻生晴一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2日, 11:1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