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 峰会照例光荣、胜利、圆满地闭幕了。中国使尽了种种手段来营造泱泱大国、万国来朝的氛围。在峰会新闻中心里拥挤扎堆的中国记者,无论是来采访写稿的,还是来蹭吃蹭喝打酱油的,都得以与洋大人一道,直接用手机和电脑登陆 、 Twitter 、 Google ,而无需再像平时那样借助代理软体来「翻墙」。这座 27 万平方米的建筑,在会议周的短短几天内,成了 960 万平方公里资讯围栏中,唯一真正的互联网孤岛。

APEC 会场可直接用手机和电脑登陆 Facebook 、 Twitter 等,成为国内唯一真正互联网孤岛。

不过,竟然还有中国媒体大言不惭地盛赞这是中国主办 APEC 的开放自信之举,真不知这是高级黑,还是恬不知耻。

APEC 会议周开始之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10 月 24 日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内里包括 Facebook (脸谱)创始人马克 – 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而扎克伯格还利用这段时间会见清华大学校长,在清华经济管理学院全程用中文演讲,着实大秀了一把,赚饱了眼球。虽然扎克伯格是一个受欢迎的人,但是他一手创办的 Facebook 在中国却仍然是违禁品。

作为在全世界拥有数十亿用户的社交网站,无法进入中国固然相当遗憾,但更该感到尴尬无疑是中国政府。因为只要 Facebook 仍然被拒之门外,中国再花多少外宣经费来自吹自擂如何开放如何自由,都只会贻笑大方,沦为笑柄。这些年,任何有关「 Facebook 进入中国」的蛛丝马迹都会被不停地渲染、放大、解读直至以讹传讹、最后不了了之。甚至扎克伯格的华裔女友也是线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中国外交部的记者会上,外国记者曾不止一次问到有关互联网封锁的问题。而秦刚、洪磊等几位红卫兵式的发言人也不止一次义正词严地表态:「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积极致力于推动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但中国政府也要依法管理网路,目的是要避免对社会公众有害的资讯在互联网上传播。」

很显然,按照这样的逻辑,中国封锁 Facebook 是属于「依法管理网路」,「避免对有害资讯在互联网上传播」。那么,中国这次「法外开恩」在 APEC 会场开放 Facebook ,这种内外有别、一国两制的做法,究竟是依法还是违法呢?如果是依法,那么既然 APEC 可以使用 Facebook ,就没有理由封锁普罗大众;反之,这就属于领导人眼皮子底下的公然「违法」,岂非对依法治国莫大的讽刺?

再者,政府当局视 Facebook 如洪水猛兽,领导人却又与 Facebooker 握手言欢、谈笑风生。这正如毛泽东时代,这边厢满街头都是打倒美帝国主义的红色海报,那边厢周恩来与基辛格在钓鱼岛国宾馆里畅饮茅台、大啖烤鸭。一方面不许百姓点灯、欺骗百姓灭灯、煽动政府仇灯,另一方面州官大放其火。这是愚民政策的故技重施,更是典型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实际上,早在 2008 年, Facebook 就曾试图借助奥运会的契机进入中国,甚至形成了框架方案,起好了中文名「飞书」,而不是现在通行的「脸书」或「脸谱」。但 2009 年中国政府借口 Google 中国的所谓「涉黄」事件而施加的打压,恶化了外国互联网巨头在中国的生存环境。而后发生的新疆「七五」暴恐事件,直接导致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全球社交网路媒体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 2010 年圣诞节前后,扎克伯格访华,与百度老板李彦宏共进午餐,并拜会了中国移动、阿里巴巴、新浪等公司,一度让中国线民振奋不已,但结果仍只是竹篮打水。

在这几年内,善于讨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陆续开发了微博、微信等社交产品,虽然一开始顶着山寨版的骂名被西化的精英们嗤之以鼻,但巨大的客户需求让这些产品风生水起,迅速饱和了市场。不过, Facebook 仍然被寄予厚望,因为它是否进入中国,并不单单是一个市场行为,更是一个衡量中国发展进步的尺规。「脸谱」迟迟不能在中国露脸,丢脸的只是中国政府。
如果能开放 Facebook 进中国,恐怕比办十次 APEC 峰会都更管用,更能体现中国开放的真正诚意。当然,中国政府对于开放、诚意都有一套自说自话、中国特色的评判标准,向来是不屑于认同西方标准、普世价值的。正如中国的所谓「互联网」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自说自话、中国特色的局域网罢了,从来没有真正与世界「互联」过。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