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jin

王晶突然成了一出诙谐剧的现实主角,不再是戏谑台词与香艳镜头的导演,而是隔空绝交的发起人。10月16日,「爱国者」王晶在新浪微博上宣布,与「黄秋生先生、杜汶泽先生、何韵诗小姐」绝交,并删除他们的联络方式。恰逢其时,王晶的「爱国拳」像是打在了一团混沌之中。另一端当事人的不屑一顾,内地媒体的「力挺」,陆港两地旁观者的猜测,让站在这出剧目舞台中央的他,不知是该坦然还是忐忑。

《人物》微信账号:renwumag1980
采访|顾玥 冯尚钺 编辑|刘鹏 摄影|章超

人物 PORTRAIT = P
= W

P:10月中旬,「绝交事件」的时候,什么原因促使了你的爆发?
W:我觉得他们几个人都已经跑到煽动的那种性质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有时候得小心一点自己的影响力,因为这样会煽动很多年轻人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P:你是从哪些途径了解他们的言论的,就是网上公开的那些是吗?
W:网上公开啊:微信啊、Facebook、Instagram。

P:但是我们在内地,听不到他们在Facebook或者Twitter上发出的声音,于是只能听到你这样的一种声音,听不到杜汶泽那样的一种声音。
W:我觉得Facebook就是美国人的一个爪牙,我就很不愿意用Facebook。现在苹果、Facebook,这些都是文化侵略,不让它进来对。

P:把它们都「墙」掉是对的?
W:是,不然它们这都是糖衣毒药,Facebook是什么?是一个泡妞网,为了泡妞而发明的,这是什么东西啊?

P:被你「绝交」的3人在Facebook的回复看到了吗?
W:我不考虑看。因为肯定是他们维护自己,说我不对或者是小气或者是怎么样,或者是攻击我,不会有好事的,因为每个人都得站在一个道德高地嘛。

P:杜汶泽在Facebook对你的回应是,揣测你可能是因为片子要在内地上映,所以才发表这样的观点。
W:如果我的片子不能上,我这样干也一样不能上,可是我一点都没有认为我的片有什么理由不能上。

P:那你现在的这种立场会不会影响你在香港的票房?
W:如果因为我政治立场影响我,有一些观众不来看,那些观众我也不稀罕。

P: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这20年来香港跟内地的发展的?
W:、内地。(手势从左高右低变为左低右高)

P:现在内地已经远远超过香港了是吗?
W:我觉得平均值真的是,在香港我想找一帮年轻人来培养,我都找不到,我宁愿用内地人。

P:很多人觉得香港现在的发展受到了比如上海、深圳的压迫和威胁?
W:现在香港并不是国家的唯一选择了。新加坡已经赢了香港那么久,台湾那么多年经济不起来,就是因为不断的政治斗争,泰国也是一样,新加坡就是没有斗争,所以能够一直经济越来越好。如果国家觉得烦了,那就放弃香港吧,然后主力就放在深圳跟上海身上,我觉得对国家也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对香港的影响就很大,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P:香港跟内地现在这种经济发展,对你电影事业的影响呢?
W:香港作为一个市场来说,已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了,比起内地,甚至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加起来已经不比香港小。

P:你了解「占中」的渠道是什么,有自己到现场去看?还是其他?
W:也看过,实际你在现场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真相。

P:为什么呢?
W:基本上整个事情已经是一个连背后策划的一些你都想象不到的情况。目前来说,一些社会的失败者都联结起来,最近我们可以发现到有一些留在现场的人是未婚妈妈,就带着孩子,然后她把孩子丢给爸爸,就不管了,就到现场睡了一个月。然后她觉得在那边她找到她的认同,她觉得她有位置,而之前在那个社会上她是没有位置的,她觉得她做义工,她觉得她很正义,她做了很多事情,她觉得她能够找到存在感,这就是有那么多人不愿意走的缘故;有的中学生被妈妈赶出来了,他就待在那儿,他觉得他有存在感在那个地方。

P:你对这件事情的判断,就是说有人阴谋策划了这样一个事件,煽动学生来参与是吗?
W:他们想做到的,根本跟现在最后做出来的结果不一样,他们就是想给中央政府一点压力而已。就是这个阴谋的幕后黑手,都想不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P:那你对这个幕后有黑手这个判断是基于什么呢?
W:基本上半数香港人都知道是哪些人在搞,基本就是美国人在背后搞,谁都知道。当然你说有没有证据,那我抓不到一个美国人出来给你,人家都是情报工作那些人在做,谁都知道,基本上很多在香港。

P:你觉得这个「占中」现在对香港产生了什么影响?
W:最大的影响就是挑战了法制,我觉得这是最令我无法接受的。

P:这其中经济是不是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W:我觉得经济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钱没了可以赚回来,法制毁了,大家再不相信法律了,那是改不回来的。

P:那其中「公民抗命」的成分呢?
W:这是一个特别错误的问题,是令所有人都觉得他随时可以不守法,是没有后果的,这太恐怖了。那往后谁都不守法,谁都会用各种方法去不守法,这是把香港毁到太彻底了。

P:你微博上曾经转过说,就是对这次「占中」的目的是支持的,但是手段你不支持?
W:争取理想,可是你不能用这样的手段。可是现在这种走法,基本上就是绑架,绑架全香港人,来达到他们希望的想法,而他们的想法很危险,基本上不是他们自己想的,而是有一些有目的的人想出来催眠了他们,让他们觉得这是对的。

现在什么公民提名,世界上只有8个地方有,6个是在非洲,他们都是村落,根本不可能有政党,然后韩国有。所以根本就是硬弄一个东西出来,希望让反制度、反国家的一些人能够入围。

P:你微博上说自己是一个爱国者啊?
W:我觉得我真的以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为荣。每次唱国歌、国旗升起,我都真的是想过的。以前作为一个香港人,没有回归之前,没有这种归属感的。看到奥运每一次国旗升起,我都感动的,就是觉得有一种归属感,自己的国家终于出人头地了,不会再被人家看小,那种感觉。

P:那你觉得一个「爱国者」的价值观应该是怎样的呢?
W:我觉得这是有一个大家的共识,就是作为一个爱国人,就是不做伤害国家的事,如果国家有任何危难跟需要,你就去支持国家。

P:这个事情只要不结束,你就会一直表达自己这样的立场是吗?
W:是,是的。

P:你一直很任性吗?
W:我一直不太任性,可是我这次很任性的。

P:这个事情要持续一两年,你也会一直任性下去吗?
W:一直任性啊,我没有什么好失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