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苏里:徐晓被带走前后

来源:新浪微博 @醒客二张

相关阅读:

75496623jw1emreuhkqbmj20c818mn5c

@刘苏里

自徐晓脚踝骨折后,每两三天到她住处坐坐,闲聊,一如往常。25号下午四点五十六分,我和通过最后一个电话,确认27号见面事宜。26号下午一点二十五分左右,开车路过她住处,想停下来到她家坐坐,想,明天就见了,不差这一次。望了望小区入口,一脚油门,“明天见”。

但没有明天!说实话,不记得自己被什么后悔的事击倒过。但这一次,不知何时才会从无尽的后悔中缓过劲来:经事后核实,“一脚油门”的那一刻,几乎就是徐晓被带离小区的时间!如果我停下车。。。。如果她被带走最后一刻见到我。。。。如果。。。。如果。。。。

27号上午十点十四分,接到之虹电话,说,徐晓电话关机,门铃没人回应。我说,她从不关机,你再试试,我吃口东西随后就到。磨磨蹭蹭到小区时,已是十点五十七分。门铃。。。。电话。。。。又门铃又电话。。。。几乎本能反应,出事了,“不会病在家里没人知道吧?”

给她的助手电话,请她打徐晓家里电话,回说,没人接听。我问,你最后与她联系的时间?她查了邮件,说,昨天中午十一点零六分,徐晓老师回了我最后一封邮件,下午三点多返回一封邮件,就再也没回我,还觉得纳闷呢。我说,你问问其他同事,看谁跟她联系过,尽快回我。

预感升上来:她不是病了,而是被“带走”了。几乎本能反应,给薛野挂了电话,关机!跟之虹说,打电话给某某,看他最后跟薛野联系的时间。回说,昨天某时,还约了今天见面。“继续打”。又跟徐晓助手电话:找徐晓姐姐电话。。。。小时工电话。。。。所有能找到她的电话。。。。打打打。。。。

我还不死心,与之虹等待进出门禁的人。我要冲到单元顶层,用身份证开门——她助手说了,”徐晓老师平时出门只带上门而不反锁“。我要把她从病中救出来,送她去医院。。。。谁能病她不能病,她是我们周边冰冷世界最温暖的温暖。。。。嘴上却对之虹说:凶多吉少,她可能被”带走“了!

是在寒冷中听完叙述。此时只剩下冷静。与徐晓助手反复核对时间后,推断谎称来看”徐阿姨“脚伤的人,是26号中午十一点五十分敲开徐家门的,下午一点二十分到三十分之间将徐带离家的。我看了手机闹钟,十一点四十二分。天,整整二十四小时,竟无一个朋友知道徐晓被”带走“的信息!

跟之虹分手,驱车回书店——”夏霖案“一摊事还等着处理。。。。更多的事等着处理。待我从回龙观再次返回书店时,徐晓助手陪同徐晓二姐的儿子已到书店。一二三四五交代完意见后,早过晚饭时间。没时间从头想到尾,26号这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天被带走的,还有三个人!

刚过去的一天,不断接到世界各地打来的电话,就一个主题:徐晓在哪儿?徐晓怎么啦?联系不上徐晓!她不会出事吧?。。。。我真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些问话。必须说的朋友,我嘱”消息暂不扩散“;稍远的,谎称”还在核实中“。最难应答的,是徐晓儿子从国外打来的电话。跟他说,我们在,别担心。

,你知道么,下决心写下这些文字,不是为了记录,更不是为了告知。我想陪着你度过今冬第一个温度零下的寒夜——送不进御寒的衣物,希望这些文字能带给你些许温暖。你给朋友们的太多,此刻,我们还能带给你什么呢?!——即使今夜,脑际萦绕的,是你的名篇《五月的鲜花》。。。。

经与昌平区龙园派出所核实,2014年11月26日,徐晓被北京市公安局预审总队”带走“。据亲属,没有收到任何文书,被告知,涉及”国家安全“已被刑拘。消息是否确实,仍有待核实。

关于徐晓名篇,记忆有误,是《永远的五月》而非《五月的鲜花》,特此更正,并向各位致歉!

2014年11月30日, 10: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