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开放网

八月二十七日上午近九时,我和妻子乘坐了一夜的火车,从新疆的伊宁到达乌鲁木齐。乘坐这辆火车的大多数是汉人,我们和大家一样,拿着行李,过地下通道,向出站口走去。

来新疆近一个月了,在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公车站和宾馆、饭店甚至商店、博物馆等公共场所,经历了无数次安全检查之后,已经熟知了严进宽出的惯例,那就是,出站或出门一般是不用安检的,即使有,绝大多数也是做做样子。可是,在火车站出站口,几个实枪荷弹的武警,正在检查两个人的行李。

两个人的行李不多也不大,一个一尺多长的行李袋、一个普通的书包,放在地上被打开,里边的东西,一两件衣物、杯子、洗漱用品等被拿了出来,摆在水泥地板上。

被检查的两个维族青年

最后,眼光停留在这两个人身上,是两个学生模样的维族青年,年龄最多十七、八岁。靠前的一个稍微瘦一些,金黄色的胡须,最多不到一公分长,浅浅而顽强地在脸颊边缘、上唇和下颚间萌芽,宣告着主人刚刚告别了少年时代,而进入了人生的青年。

让我心里悸动和惊讶的,是两位维族青年的眼神,特别是留着金黄色胡须的那位。

那双不太大的眼睛里射出的只有纯净,瞳仁里的浅蓝宛如天山天池和喀纳斯河水,没有一点杂质。真的,在十三亿中国人里面,除过孩子,我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眼睛,里面没有一点愤憨、仇恨、不平、恐惧和焦虑。面对着几个钢盔冲锋枪,目光平视着,像是在看几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人。如果硬要找出眼光里的一点混合物,那可能是含量只有百分之几的忧郁了。

以汉人为主的人流匆匆地从他们面前走过,这一幕,不少人甚至看都不看一眼。他们早已经司空见惯了这种有选择的检查。

然后⋯⋯

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百遍“冷静”后,我走到两个维族青年和武警之间,将自己的小帆布箱放在青年的行李袋和书包旁。我打开箱子,将里面的衣服、杯子、新疆的土特产拿出来,摆在水泥地面上。几名武警一脸愕然,结结巴巴地说“不用检查、不用检查”。我说“为什么光检查他们?”钢盔下的脸色严肃了,其中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从皮带上拿出了对讲机⋯⋯

然而,真正的事实是,我什么也没有说,也什么也没有做,和所有的汉族旅客一样,拖着自己的行李,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有停留,走出了出站口。我和大多数汉人的唯一区别,可能仅仅是在两个维族青年身上,我的目光多停留了一两秒钟。

妻子去问路,我站在出站口外的人行道上守着行李。眼前是川流不息的客流,耳边是招徕住店、存行李、乘车、吃饭的高分贝噪音。望着被中度雾霾笼罩着的灰蒙蒙的天空,鼻子一酸,泪水猛地流了出来。往下咽了几下,没用,泪水还是不断地向外涌。

真想让泪水冲破一切阻拦,放怀地大哭一场,在中国最西北的这座人声鼎沸的火车站外。这泪水,一半是流给这两个年轻人;一半是流给自己,我痛恨自己事不关己的冷漠麻木和怕惹事的怯懦。

比起内地维吾尔人是双重的异类

从小,是看着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仇恨和战争长大的。当了大半辈子的巴勒斯坦派,直到中年,在经历了无数思考之后,自以为成为了以色列派。可是,乌鲁木齐火车站的这双眼睛,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又几乎将我变回了巴勒斯坦派。

十年来,新疆已经来过四次了。和前三次大不同的是,今天的新疆是历史上最紧张的时期。

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铁栅栏、隔离墩、铁丝网、麻包工事、警车、装甲车、冲锋枪、钢盔、警棍、绿色盾牌、迷彩服、安检门、开包检查通告、反恐红袖章⋯⋯

八月八日伊犁日报载文,报导喀什地区莎车县的某某村如何和谐安详,标题是《一村无一人参加暴恐活动》。使人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看到的一篇省报文章,赞扬某个地方国有企业如何“发奋图强”、“改变面貌”,成为当地唯一一个“扭亏为盈”的国有企业。

所有的清真寺,哪怕是村一级的清真寺,门口都张贴着政府的公告: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得进入。(我想替维族人问一句:你们内地的中小学为什么不取消政治课呢?)所有的书店,不许卖维吾尔文的古兰经。维族人开的书店,三天两头被检查。

城镇的维族青年,即使大学毕业也要去上语言学校,专学汉语,不然,很难找到工作。而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央规定,来新疆的干部都要学习维吾尔语。

伊宁街头张贴着政府的布告:禁止五种穿戴、扮相者上街,包括蒙头巾不露头发的、不露脚的、留某种样式胡须的,等等,并附有五种照片。

伊宁的计程车司机,每人的胳膊上都戴着“”的红袖章,司机们说,袖章是上边强令他们买的,戴上它,就有权打开乘客的行李检查。问:没见你打开谁的行李呀?答:只检查维族的。

旅途中,遇到的维吾尔、哈萨克、乌兹别克、回族人对我们都很友好。稍微熟悉之后,几位维吾尔中老年人告诉我们,在整个新疆,被关进监狱的维族人有三十多万,有人估计甚至达到一百万。在南疆的不少地方,几乎每一家都有被“杀、关、管”的。不时有人失踪(被抓),维族人生活在恐惧之中。不少地方的人下班晚一点或者有事不能回家,都要给家里打电话,以避免家人担心失踪。

比起内地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法轮功等,在当局眼里,维吾尔人是双重的异类。“反恐”已经成了一个万能的筐,什么都往里装。最早,这个筐的名字叫“阶级斗争”,前些年改成了“爱国主义”。现在,在不少地方,这个筐又贴上了“反恐”的标签,把对腐败的怨恨、对公民掠夺的抵制、对人权的追求、对宗教的虔诚,统统装进了筐里。

当年,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去北京见毛主席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早已经撕去,剩下的只有冰冷的坦克车和冲锋枪的有恃无恐和蛮横。

在当局看来,乌鲁木齐火车站这两位维族青年的平静,是最好的也是他们最欢迎的结果。我要提醒的是,这很可能也是最可怕的一种结果。因为,在两千多年前,一位汉族老人就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位老人的名字叫老子。

回到内地已经二十多天了,乌鲁木齐火车站的那双眼睛仍无数次地出现在面前。每一次,鼻子还是发酸,泪水还是不断地往外涌。

心里发誓,下一次,如果遇到这个年轻人,我会抱住他,说:孩子,我和你在一起。

2014-9-19

苏格兰公投揭晓之日。

下午三时,苏格兰公投揭晓。反对独立派获胜。评论说,不管哪一方获胜,都是英国民主的胜利。卡梅伦承诺,将进一步推进英国民主,给各地方(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更大的自治权利。反观天朝,至今不敢对台湾承诺放弃武力,对香港、、新疆唯有军事镇压以恐吓,在内地,刘晓波、许志永等人的牢狱之灾更是遥遥无期。面对这完完全全、不折不扣的一个野蛮中世纪,只有长哭当歌,无泪而求和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