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香港抗议运动不大可能的少年领袖

Hong Kong Democracy Protest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美联社11月28日报道,14岁时,他开始步入聚光灯下,并帮助最终打败了香港当局计划推出的“国民教育”课程。该课程被称是对全市青少年洗脑的一种阴谋,来支持中国共产党。

现在,18岁的黄之锋在帮助引领大多是由学生领导的抗议活动,争取在香港能有更大的民主改革。

他清瘦、严肃,通常戴着黑边眼镜,常被见到在低头摆弄他的智能手机——这是年轻抗议者们通过社会化媒体和群组聊天来发送信息的重要工具。

然而,在手拿麦克风对人群讲话时,他有着十几岁青少年鲜有的成熟,他话语简洁,并有着坚定的信念。他因为在这样一个年龄敢于站出来说话,尤其是因为他所做的,而受到支持者们的钦佩。

“他在领导民众运动中很出色”,30多岁的保险经纪人Terry Ng说,他参加过一些抗议。

18岁的高中生Angel Chow说,黄之锋具有启发和让人们批判性地思考政府政策的能力。她说,“他非常年轻。他能够带领一大批人去政府抗议,我想,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黄之锋有着很多的反对者。他一直遭到香港亲北京媒体的攻击,包括《文汇报》刊登一篇文章,指责他是为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做事。

本周,自抗议运动两个月前爆发以来他第二次被捕获释后,他和他的律师被两名男子扔鸡蛋。

周三,黄之锋及另一名深受欢迎的学生领袖岑敖晖和另外大约150人在警方清除旺角一个抗议营地时被拘捕。香港一家法院周四下令禁止他前往旺角。在支付了500港元(65美元)的保释金后,他获得释放,他的案件延期至1月14日。

在离开法院时,黄之锋向记者们展示了他颈部的一些小伤口和瘀伤,他说是警方打他造成的。他还说,他们六次或七次伤害他的私处。

拘捕黄之锋和岑敖晖似乎反应出随着北京日益失去耐心,香港当局试图让该运动的领袖们“出场”,来结束9月底开始的抗议。学生们和其他市民走上街头反对中央政府的决定——在2017年香港第一次直选特首时,所有候选人必须经过一个亲北京的委员会同意。

黄之锋在开启这场示威中扮演了一个关键性角色。当时他们在港府总部外举行集会,他自发地呼吁众人重夺“公民广场”。100多人爬过高高的围栏或是冲过大门。、岑敖晖和其他学生领袖被捕。

他们在没有被指控的情况下被拘押了接近48小时的法律上限,这引发了公众愤怒,驱使更多人走上街头,香港警方以发射催泪弹回应。这一次引爆了所谓的“”,指的是示威者们用雨伞来抵挡警方的胡椒喷雾。

数周来随着时间的拖延,露宿街头的抗议者人数已减少,但在另两个营地的路障和帐篷仍在。政府举行过一次与学生领袖们的电视对话——尽管黄之锋没有参与,但是没有做出任何让步,也没有对示威者们的诉求试图去做任何回应。

黄之锋是在一个基督教的中产家庭中长大,据报道,他从六、七岁起就随着他的父亲去探访香港一些穷人,这让他受到熏陶,关心社会问题。

他毕业于一家基督教私立中学,今年秋天开始入读香港公开大学。由于大学入学考试成绩平平而未能进入香港更久负盛名的大学。

2011年,他与一些学生朋友成立了一个叫“学民思潮”的团体,以反对港府计划向香港的学校引入北京式的“道德和国民教育”科目。很多香港居民视港府此举是试图向青少年灌输,教导他们去支持中共政府。经过几周的抗议后,香港当局取消了该计划。

黄之锋坚信带头推动香港变革的责任落到了学生们的身上;在香港,因为日益扩大的不平等及大陆对香港的影响力日增,香港年轻一代人越来越担忧这座城市的未来。

他7月份对美联社表示,“在不同的国家,不同世代的人都一样:学生总是站在民主运动的前线”,“对未来、工作或家庭方面,学生的压力较小…..比起其他人,他们更可能站在前面。”

黄之锋的第二次被捕将对示威者们产生何种影响还有待观察。他在警方清除旺角抗议营地前曾(预料自己会被捕而)录制了一段录音,他呼吁坚持。他在录音中说,“这场运动,我们争取的是成果,而非争取退场。我在羁留室的时间里,大家要坚持下去,我们没有失败的本钱。”

原文:Hong Kong protest movement’s unlikely teen leader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