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黄之锋:抱着你们不懂的青春,放下对政权的恐惧

来源: 黄之锋Facebook

sxcv
大批市民撑黄伞到机场为学联三子送行,在离境大厅齐唱《狮子山下》。

林郑表示无意跟学联进行第二轮对话,官员权贵立即列队附和,把香港政府关上对话大门,说成是理所当然的事。学生盼望走出困局,但港府无意解决问题,在声言“香港问题难在香港解决”的前提下,唯有选择直接上京,抱着一丝希望争取跟中央官员见面。

迷途后送羊入虎口?

作为港区人大代表的范徐丽泰,理应尽力和香港学生协调,致力寻求对话空间以解决官民矛盾,而作为建制中人高调反对学联上京,本是意料之内,但谁也料不到她向学联送上的是八只大字:“迷途知返,浪费青春”。

把学生看待为迷途小羔羊,在牧羊人牧羊时不小心走失,然后在担惊受怕下迷途知返,回到牧羊人的怀抱内,根本不能比拟为现实的官民互动。

问问范徐丽泰,若她自比牧羊人,那恐怕不够称职,在8月31日的一天,连声欢呼、和应、拍掌,恐怕就是“送羊入虎口”的最佳例证,跟着范姓妇人的牧羊杖“迷途知返”,任由羊儿列队走向狼犬的怀抱,怪不得代表着羊儿的牧羊人不得民心,参政至今还是挂着“港英旧电池”这类称号。

你不懂的青春

话说回来,范妇人若要定调学生上京“浪费青春”,那倒不如请先弄清什么是“青春”,想起去年被公开试和合组学界方案弄得喘不过气(好像恍如隔世的事情),在补习课看到一段话,当刻抄下了,我想今天实在很适合节录出来:“人定胜天——仿如刺青般画在我们身上,成了青春的座右铭。我们就是不应向命运低头,被冷酷无情的命运浇熄了青春的热情。因为我们坚信,青春就该这样用。”

青春一词,说到尾就是能够选择与命运对抗,不愿相信所有事情都要听天由命,不甘因循守旧地盲从成人世界的潜规则,满有城府的权贵总不会明白学生的想法,因我们缺少了你们无尽的计算,亦无意衡量资本得失。

学界握着“青春”二字战至今天,纵使疲累,或许总有心灰一刻,但是青春的本意就让我们自主未来,仍能逆境求存,致力战胜那种不言而喻的恐惧。没经历过青春的人,只会恐惧地藏在权贵的荫蔽下,反过来批评别人“浪费青春”,实在引人发笑。

别被恐惧战胜自已

至于上京与否?实是关乎恐惧和心态的问题,今天有支持雨伞运动的朋友,站到社会贤达的一方,对上京抱有极大保留,认为学联的做法“姿态多于实际”,更认为“无用”——因不见这行动能取得实质成果。

其实对于运动方向有多元意见也见怪不怪,更当问深一层却令我心寒,部份占领人士挂在口边的却是:“共产党咁强硬,上京都唔会影响到啲咩架啦(注:共产党这么强硬,上京都不会影响到什么的啦”、“中央使横手会对上京学生乱咁泥(注:中央使用肮脏手段会对上京学生乱来”、“你上得京只会触动中央神经,更无机会争取普选”……

先不论为何大家会把学生上不到京当成常态,恍惚入不到境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上述把批评中的“上京”转成“占领”其实全都合用(例如不上京但继续占领其实也在触动中央神经),但偏偏这些反对上京的人却还在占领,但部份人反对上京背后隐含的意识,根本就是害怕跟中央交锋,存在那种“共产党打唔过架啦(注:打不过共产党的啦)”的恐惧。

港人面对的魔鬼队

行政部门、警察执法机关、理应监察政府的立法会、当着舆论机器的传媒机构,还有各行各业也被中央统战和渗透,实在令人想起谢贤在《少球足球》担任“魔鬼队”教练曾说的一句话:“裁判员、助理裁判员、足协、足总、足委,全部都系我嘅人(注:全部都是我的人),点同我打呀(注:怎么跟我打呀)?”

在港人跟中央的角力场上,中央从来都不把我们放在对等关系,没有公平的竞争,也缺乏规则依循,说穿了的事实,就是港人在这场足赛当中,根本就如《少林足球》的周星驰一样,即使有着独门绝技和决心(记得大胜山西豆腐队四十比零一幕吗?),但只要对方使用禁技,从头至尾控制着各项规程,面对着那队无视章法的魔鬼队,其实感到心灰、沮丧也是人之常情,但问题在于对着这队“魔鬼队”,除了恐惧和无力感以外,我们还余下什么予之抗衡?

其实民主运动从来没有必胜的秘诀,也没有百份百能够“成功争取”的方程式,刻下谁人也难以勾划那个致胜的蓝图,构想出一条完美无瑕的运动战线,根本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只因社运从不是投资回报的炒卖游戏,而是实实在在地呈现着政权跟人民交锋之间的互动,但即使是见步行步或是步步为营,如果雨伞运动的走向取决于我们的态度,那对行动策略有保留事小,运动中坚以保着恐惧争取民主事大,我们首要学懂的是放下对于中共政权的恐惧,否则往后雨伞运动只会无以为继。

消除恐惧所依靠的,就是不论年纪差异地学懂抱着那颗青春的心,不要被片刻感觉和情绪冲昏头脑,在别人被动地接受形势,我们首先主动创造形势,旁观者安于命运安排,行动者选择逆转命运,还看今天“人大决定”的大山在四十多天的占领还是难以撼动,如同“魔鬼队”般的中央政府,确实掌握资源收卖人心,操控着整套游戏规则,但不要忘记《少林足球》的结局还是魔鬼队败阵,未打先输或中途退阵,绝不应是雨伞运动的选项。

正所谓“打唔一定赢,唔打一定输(注:打不一定赢,不打一定输)”,在中央和港人这场球赛上,坐以待毙只会让中央大获全胜,即使不能系统化的计算找出成功机率,但我们依旧没有让赛或逃避的理由,此文撰于学联上京前的十二小时,到底中央官员会如何对待学联三子,是原机遣返、机场扣留还是酒店软禁,根本无人得知,我只盼港人在上京前夕给予他们多一点鼓励,少一点批评,抱着青春的心,跟学生一起在逆境求胜,致力扭转命运。

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早上5:00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