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历史 | 作为精神领袖,昂山素季让缅甸人失望

批评者说,昂山素季不愿直面缅甸的很多重大议题。那些期望她坚定地倡导人权的人,对此感到失望。

批评者说,昂山素季不愿直面缅甸的很多重大议题。那些期望她坚定地倡导人权的人,对此感到失望。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的言行引发了质疑。批评者认为她未能发挥更大作用,应对国内暴力冲突和土地纠纷,而是选择了沉默,或是偏袒精英阶层。

选自《纽约时报》,作者:JANE PERLEZ

在竹林中开辟出来的这所职业学校,刷着柔和的色彩。这里与缅甸反对派的代表人物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习以为常的国际舞台相距遥远。

在由种植水稻的贫穷村庄组成的这个议会选区里,这位反对派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扮演着地方政治人物的角色:为一所酒店培训学校主持开幕典礼。她希望这所学校能让有才能的学生脱离农田,投身缅甸蓬勃发展的旅游业,充当服务员、厨师和管家。

“我们的社会希望培养出学者,”她对一小群人说,“但我们必须实际一些,需要让学生掌握终身受用的技能。”由于在英国上过大学,她的英语有牛津口音。

几乎没人怀疑昂山素季在为自己的选民服务上表现出色。她让过去没有电的地方通了电,还利用自己的声望,吸引来泰国和瑞士的酒店经营者投资这所学校。

但在奥巴马访问缅甸前夕,人权倡导人士乃至她自己领导的政党的成员,对她在整个政治舞台上的表现却提出了质疑。奥巴马预计会在周五与昂山素季举行会晤。

批评人士称,现年69岁的昂山素季作为世界知名的民主卫士,在结束软禁后的四年里,迟迟不愿直面该国的许多重要议题,让那些期待她成为坚定的人权倡导者的人大失所望。相反,她只是泛泛地强调,应当实行法治。批评人士称,对于这个摆脱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独裁统治的国家,法治至关重要,但却并未解决具体的问题。

自两年前进入议会以来,她一直不愿大胆谈论政府军在克钦邦的民族冲突中对平民实施的侵害,而是表示双方都对杀戮负有责任。她担任主席的一个委员会,负责调查贫困的农民与一家铜矿公司之间的土地纠纷。该公司被指以不公平的方式夺取农民的土地,但她站在了矿业公司那边。或许最出人意料的是,她拒绝就人口占少数的罗辛亚族(Rohingyas)穆斯林承受的严厉政策,而责备政府。上周,这些政策受到了奥巴马的谴责。

这些政策,连同激进的佛教徒对罗辛亚人实施暴力并致人死亡的事件,迫使数十万罗辛亚人离开家园,还有超过10万名罗辛亚人,沦落到了脏乱的集中营里。

在公开发表评论时,昂山素季认为罗辛亚人和该地区的佛教徒遭受着同等的困境,称重要的是“不要忘记双方都实施了暴力”。

人权倡导人士则称,大部分暴力活动都是人口占多数的佛教徒,对人口占少数的罗辛亚人发起的。在他们看来,关注显而易见的侵犯人权问题,是昂山素季的道德责任。他们表示,昂山素季背弃这一责任,让他们很吃惊。此外,她依然对美国官员的呼吁无动于衷。美国官员称,他们曾在多个场合建议她公开谈论罗辛亚人问题。

“人们要求她行使的,不是其职务的政治权力,”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亚洲倡导事务主管约翰·西夫顿(John Sifton)说,“而是她的道德权威,是她作为一名标志性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所具有的权威,但她未能行使这种权威。”

在缅甸议会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军方人士和前军方人士,而军方曾统治缅甸近半个世纪。鉴于此,她作为反对派领袖左右政府政策的能力很有限。但她在一些问题上做出了表态,特别是反对向军方赋予否决宪法修正案的权力。这一勇敢姿态为她赢得了赞誉,但这一行动目前尚未成功。

上个月,在仰光南部的一个村子的学校,妇女儿童们隔着一扇窗看着昂山素季。

上个月,在仰光南部的一个村子的学校,妇女儿童们隔着一扇窗看着昂山素季。

她自己的得意之作是议会的法治和稳定委员会(Rule of Law and Tranquillity Committee)。这个顾问委员会关注的议题是司法界和警界的腐败,这是缅甸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她的一名助手称,两个培训警察和法官的中心将从下个月开始运作。在她所属委员会的竭力主张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为这两个中心提供了赞助。

为其辩护的人称,她在极其困难的形势下,表现很不错。“她尝试改变这个国家,但她做不到,因为政府仍然由军方主导,”免费丧葬服务协会(Free Funeral Service Society)的创始人敏敏钦佩(Myint Myint Khin Pe)说。“她很有头脑,但势单力薄。”该协会是一个慈善团体,为穷人举行低成本的葬礼。

批评者称她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加快改革步伐。在回应这一指责时,她表示,执政党应该为行动缓慢负责。

但过去四年里逐步了解她的人说,他们很困惑昂山素季为何一直如此缄默,尽管她已重获自由。有些人认为,她的立场和她的沉默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她应该谈罗辛亚人的问题,防止缅甸人成为种族主义者,”环境和教育权益倡导人士科塔(Ko Tar)说,“她不讲这个问题,是出于政治上的盘算。”

他说,在许多方面,她往往站在精英阶层一边。

“对于铜矿事件,她做了一番策略上的考量,决定不去激怒公司,”他说。“她感受不到公众的苦难。”

他说,当环保主义者反对中国修建水坝时,她发表了一番平和的讲话,称伊洛瓦底江(Irrawaddy River)是条重要的航道,但却拒绝介入。而且她也拒绝参与另一项努力,在僵化的教育体系中进行分权。“她在教育领域保持缄默;议会没有对教育问题开展任何讨论,”他说。

最近提出的一项法案试图禁止宗教信仰不同的人通婚,一些妇女团体对此感到担忧,因而向她求助,与昂山素季同属一个政党的辛玛昂(Daw Zin Mar Aung)说。“因为反对这个法案,我们遭到了民族主义极端分子和僧侣的恐吓,”她说。“她让我们去报警,但警方管不了。”

一名西方外交官说,昂山素季的很多建言都来自一个小型智囊团,主导这个群体的两位女士与她是长期的密友。其中一人是欧玛貌敏(Daw Ohmar Moe Myint),她的丈夫是个势力很强的商人,2012年前一直被列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上。另一个是她的幕僚长丁玛昂(Tin Mary Aung),一名若开族医生;在缅甸西部与罗辛亚族发生冲突的正是若开族。一些外交官说,昂山素季决定在罗辛亚问题上保持低调,可能是由于丁玛昂的影响。

昂山素季最近几乎不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她的工作人员说,为这篇文章采访她是不可能的。但她在回应批评的时候,并没有对那些引起争议的立场做出让步。

“我做任何事,从来都不只是为了争取人气,”去年因为铜矿纠纷而遭到农民愤怒的诘问之后,她说。“有时政治人物必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事情。”

她所在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有望在明年的选举中获胜,鉴于她可能在选举后掌握相当大的权力,追问她的立场显得十分紧迫。

她仍然这个国家的英雄,就连失望的支持者也表示,希望她能成为总统。但该国2008年修订的宪法,禁止配偶或子女在外国出生的缅甸人竞选总统,这一条文的目的似乎就是阻拦她。她已故的丈夫迈克尔·阿里斯(Michael Aris)是英国人;两个已成年的儿子出生在英国。

外交官们说,她可能已经决定争取成为议长,那也是一个掌握实权的职务。

学校的开幕典礼结束后,记者们挤在周围,提出的问题涉及执政党对修宪的反对立场,以及几天前一名记者遭到暗杀的事。该记者名为科帕凯(Ko Par Gyi),上世纪80年代末曾当过她的保镖。

她说,“现在不是时候。”同时,她纤弱的身躯钻进一辆白色的四轮驱动汽车,挥着手向记者们道别。汽车朝着她在仰光的家驶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17日, 7:15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