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_circle

剛剛在浙江烏鎮結束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由於其鮮明的政治目的,想用資本的優勢,把中國的局域網控制模式,向世界推廣,為中國的網絡管制尋找借口,因此也被網民戲稱為中國「護臉網」大會。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參會的中國人要麼順著中國政府的意思說,要麼繞著彎地說;參會的外國人要麼說點別的,要麼保持沉默。Facebook的副總裁沃恩•史密斯,在問到Facebook何時進入中國的問題時,微笑眨眼,就是不回答。最終台下也是一片笑聲,不言自明,其樂融融。中國政府作為永久主辦方,從習近平的賀信到主管副總理馬凱的講話,正式推出一個概念:「網絡主權」,以此強調控制互聯網的正當性。主權,一個多麼熟悉的概念,中國政府經常以此作為外交鬥爭的神器,只要對己不利,就是干涉主權。可是主權不像領土那麼明確,它是一個隨政治變化的概念,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解釋。中共的主權說就有變化。在1971年中國大陸取代中國台灣進入聯合國之前,中共對主權採取的是「存在」說,即不管國際社會是否承認中共政權,我的政權存在,就有主權。恢復聯合國的席位以後,主權又變為「承認」說,即國際社會普遍承認我,我就有主權;台灣儘管也存在,但缺乏普遍承認,就沒有主權。國際社會的主權觀也在不斷變化。隨著獨立國家越來越多,主權不容干涉成為普遍規則。但是隨著人們認識的變化,全球相互依賴關係的形成,不干涉主權的傳統規則受到質疑。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期間,國際上出現「新干涉主義」理論,即一個國家發生種族滅絕或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時,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有權干涉。因此有了北約對塞爾維亞的軍事干涉,以及後來科索沃的獨立。不僅對南斯拉夫如此,西方內部也是如此。1999年奧地利大選後,好戰排外的極右翼自由黨上台,成為聯合政府的成員。吸取歷史上不干涉的教訓,歐盟對奧地利新的右翼政府採取政治制裁措施,迫使其改變政策,提前舉行大選。而中國政府過去堅持所謂的「不干涉主權」原則,對從朝鮮逃到中國的「脫北者」一律強制遣返,現在也在改變,會選擇送往韓國,避免他們回到朝鮮後的悲慘命運。

可見現實世界的主權雖然神聖,但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主權限於國境範圍,但也會有跨境的干涉。互聯網作為一個虛擬的世界,其最大的特點就是信息無國界,所謂的互聯互通,就是它的開放性和信息共享性,沒有類似限定主權的國境線的分割。上網不需要護照、簽證、檢查。

但總有國家要把全球互聯互通的網絡變成有本國特色的局域網,築牆阻隔,檢查干涉。Facebook作為全球最流行的社交媒體,當年在招股說明書中指出,該網在全球的SICK(字面意思為病態)國家不能使用,即敘利亞(Syria)、(Iran)、China(中國)和朝鮮(NorthKorea)。如果說互聯網有主權,那麼為什麼其他國家不行使主權,限制訪問Facebook等網站?或者為什麼這些SICK國家容許別國侵犯主權,訪問本國的網站?

所謂「網絡主權」,其實就是用一個貌似神聖的概念,為控制阻塞網絡尋找借口。對中共來說,就是築起網絡長城,阻擋讓其恐懼的全球民主、自由、人權信息。這就像類似「人民民主專政」、「民主集中制」、「黨領導下的法治」等眾多有中國特色的概念一樣,混淆視聽,忽悠網民。

(作者为北京傳媒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