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 | 丁丁月报 2014年10月 —插图是完整的不过显示似乎仅有三分之二可能与宽屏…

1)从杭州返回,大忙一阵:进城探望老人、添置新款冬装(北京比杭州冷多啦)、买电(晚间突然无电很狼狈)、补课(补充阅读杭州无法阅读的上月发表的脑科学文献)、学术应酬(上月答应写的文章和上月答应的聚会)、以及当代商城鼎泰丰的大闸蟹(正值最佳时节)。多少出乎意料的是,第二讲的教室里,仍是满满的,呈溢出状,我看到不少旁听生坐在阶梯教室后门前的台阶上。心智地图38MB,无法上传,只能贴在这里压缩到3MB 的一幅:

丁丁月报 2014年10月 ---插图是完整的不过显示似乎仅有三分之二可能与宽屏…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

2)多年不病,忙乱之中,感冒一次。病程很短,大约三天,与忙碌有关啦。病程之所以很短,因为我拒绝医院和西药,只饮白开水,并淡盐水漱口。没有耽误第三讲,……想想满满地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们。
3)经济学思想史第二讲的教室里,也是满满的,研究生和旁听生。心智地图尺寸远比行为经济学的大,压缩到大约3MB,贴在这里:
丁丁月报 2014年10月 ---插图是完整的不过显示似乎仅有三分之二可能与宽屏… - 汪丁丁 - 汪丁丁的博客4)与元培学院2014级新生在线讨论(新生研讨课),每次都像刷屏那样努力打字,因为在线发言的如果超过五人,感觉上就接近刷屏,很可能漏掉滚动中的问题。这一届新生,大多出生于1996年,这是我十分期待的一代人。跨学科教育在东北财经大学和在北京大学,确实要有不同的研发思路。经过与元培学生们多次讨论,我已基本相信,在北大,拼盘式的跨学科教育是合适的。当然,元培学院应着力培养自己的“跨学科导师”。虽然课程拼盘目前是合适的,但各科名师未必都有跨学科思维倾向。未来几十年,这一情形很可能不变。那么,元培教育的优势或特征,如何保持呢?
5)继续为东财通识课物色合适的教授。明年春季,许茨专家霍桂桓:“社会哲学导论”(2学分)。
6)回北京就赶上四中全会,于是洗耳恭听,但很失望,因为没有任何值得表扬的举措。另一方面,难道这两位台面人物当真要看着自己留名青史的业绩付诸东流?那么,理性的选择是:将某种类似孙文“五院制”的设想移植到宪法层面,唯有如此,反腐败的“运动”才有宪法层面的“制度定格”。关键是,目前领导反腐败运动的一号人物才可能终身领导反腐败(但基于我反复强调过的“因人设事”基本原则必须考虑监察院长的超长任期制度并因此才可使监察院获得超越政党之监察权力)。此事,只剩下三年不到的时间来落实。至于宣传领域里发生的一连串让海外人士破口大骂的奇怪事件,我倾向于耐心等待三年。目前,将反腐败从运动转换为制度,是当务之急,最迫切且最根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11日, 4:2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