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 史啸虎:沉痛悼念陆子修先生:三农依旧在 改革意难休

  

   陆子修先生走了。他的赋予农民土地财产权的理想已正在逐步实现,虽然还有不少依然停留在理论与文件层面。这是既让人感到欣慰,也让人感到遗憾的。

   由于居住得比较近,上月和本月初我在侨居合肥期间曾多次与陆子修先生见面并作深入交谈。在这几次交谈中,他的话题总是与农民和土地有关,也总是谈到他对时下农村普遍存在的空心村和“三留守”(青壮年农民出去打工后他们留守在农村的妻子、子女和父母)问题的忧虑和思考。他还对三中全会决定所说的赋予农民集体土地财产权规定迟迟未能得以贯彻和实施之现状感到忧心忡忡,甚至有两次说我们能否再次撰写一个报告递交中央力促此事?

   在这些交谈中,老先生几次说到他对解决承包土地流转后的农村留守人员生产生活的设想。他说,政府可以设立一项发展农民家庭经济的基金,资助留守的女人和老人发展家庭经济。比如每家或建造一个大棚种植蔬菜或瓜果,或散养上百只家禽家畜(鸡鸭鹅、羊猪牛等),或发展庭院经济和循环经济,并在此基础上以提供信贷资金和公共服务等经济杠杆和行政措施鼓励农民组建合作社,实行和强化各个劳动环节上的互助合作,以解决老弱妇孺劳力不足的问题。他在说他这些设想时,还顺带着说了一些他算的经济账目,听起来都是那么令人鼓舞。他还一再说,政府不能当旁观者,政府有责任有义务向数亿农村“三留守”人员提供合格到位的公共服务,以解决他们的困难,让他们切身感受到社会主义新农村是活生生的现实存在。看得出,陆老先生对这些问题是经过仔细而认真思考的。要知道此时的陆子修先生是一位刚刚因心衰和肺炎几次住院又几次出院的年过八十且身体虚弱的老人啊!

   陆老先生还数次提及他当会长的安徽省劳动力资源研究会今年年会拟重点研究“农民问题”,并咨询我开会的方式。我知道“农民问题”这个议题涉及面太大,讨论起来不好聚焦,希望能集中在某一两个最关键的问题上,如土地权利等,而且,那时我已得知他今年几次住院、身体欠佳,于是就提出建议说今年贵会的年会能否不再按惯例召开,而是开个理论务虚会,或叫神仙会?大家围绕会议确定的议题进行讨论或辩论,畅所欲言,这样可以激发与会者思考,开阔学术视野,会后也可以不出会议论文集,出个会议纪要即可,等等。对我的这些建议他一直认真倾听,不断点头表示认可和同意。可尽管如此,就这也不能实现了。陆老先生他走了。惜乎哉!

   去年,陆老先生邀请我参加他所牵头的一个关于土地制度改革的课题组。这个课题组由安徽省内外很多老干部和老知识分子为主形成,还吸收了不少学界人士尤其是一些大学的研究生们参加。仅我就跟着跑了安徽省至少五、六个县市作现场调查,分发填写设计细致全面且符合实际的调查表,还分头召开座谈会,听取当地农民和干部对现行土地制度问题的意见。这些调查最后形成了那份著名的《关于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政策建议》及其所附的两份副报告:1,《安徽省凤阳县大庙镇东陵村农民的心愿》;2,《农村集体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路径建议》。详见网址:

   http://rdi.cass.cn/show_News.asp?id=34766

   这份报告后被递交中央,得到了中央主要领导的极大重视和极高评价。其中很多观点和建议均在后来颁发的中央三中全会《决定》中有所反映和体现。许多媒体和网刊均做了刊发或转载。对此,陆子修先生很是感到高兴和欣慰。他多次说,自大包干以来,能为地权还农、为农民谋到切切实实的土地财产权利是他此生最大的心愿。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赋予农民土地财产权的《决定》必将载入史册。

   我是这个月8日离肥返回深圳的。离肥前后我曾给陆老打过数次电话,想告知我的行止,可不知为何没有一次打通过。而前天去电却一打即通。但从陆老夫人赵大姐处听到的却是自己最不愿相信的噩耗!闻此消息,震惊之余,我不由得掩面痛哭。痛也哉!老先生是15日夜接近16日凌晨时去世的,可我到16日傍晚才核实消息,夜里又是接近17日凌晨才收到通知说,第二天,即17日早上11点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何乃太急如斯!我是怎么也赶不及回去送陆老先生最后一程了啊!我只能写下这篇短文,在远方,在心里,在微博和微信中,以自己的方式祭奠令人尊敬的陆老先生了。

   曹孟德说人生苦短,我说人生还有无常。每思月初与陆老的那次长谈竟是最后一唔,总是痛心不已也!虽然以前陆老先生和我都阅读过各自的文章,神交已久,但总是缘铿一面。三年前因偶然机会路遇和认识陆老先生后,相见甚欢,后竟无话不谈,遂成忘年之交,而如今却阴阳两处、天人相隔,怎不叫人五内俱焚!

   年初在下曾画过一幅水彩画《冬至》,画面上是几株饱经风霜的老橡树挺立在寒风之中,傲视苍穹。自觉不错,后便给此画写了一首五言绝句,也题名《冬至》:

   五绝

   《冬至》

   暮秋渐入冬,黄叶色愈浓。

   老树呈风骨,傲然对苍穹。

  

  

  

   陆老先生看了也很喜欢,于是在春天那次回肥时我就将此诗题在画上送给了他。此画一直挂在他的书房里。

   去年他八十寿辰,出了一本书,书名就叫《我认识的陆子修》。我也写了一篇推介其论述现行土地制度弊端以及推行土地制度改革文章的书评,还附上了一阕临江仙词以贺寿:

   临江仙

   《贺陆子修先生八十寿辰》

   自古皖人多奇士,

   如今陆氏子修。

   践行阡陌八十秋,

   为官空两袖,

   愿景在田畴。

   读写南山从不辍,

   地权敢为民谋。

   何时方解国人忧?

   “三农”依旧在,

   改革意难休。

   注:这是去年所填一阕临江仙词。我觉得这阙词真实反映了陆老先生不辞劳苦为农民谋利益的一生。然天不寿之,不亦悲乎!

  

   陆老先生走了,可改革还在继续。这篇文章快要完稿时接陆老家属来信说:昨天习总书记还打电话表示哀悼和慰问,李克强、温家宝等领导人送了花圈。这显然是习李中央新班子对陆子修先生一心为农一生的一种特殊的褒奖,也表示陆老生前的地权还农理想之彻底实现是有希望的。所以,这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情。

   不过,“三农”依旧在,改革意难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20日, 7:19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