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阅读:

BBC | 美记者签证被拒 习近平称要自身找原因

纽约时报 | 回应习近平

》、彭博新闻社等西方新闻机构在为它们驻华记者的签证问题焦虑。这些机构自知它们做了一些中国无法接受的报道,它们把记者续签在华签证遇到的困难主动与那些报道联系起来。《》13日发表社评,宣称它“从不打算为了迎合任何政府的要求而变更自己的报道”。

《纽约时报》在全球新闻界的传统影响力不言而喻,它的社评传递出其确信自己是西方顶级舆论平台之一的那份骄傲。它有两个意思很明确:一是它连对美国政府都不客气,中国政府应接受它对中国的做法。二是《纽约时报》的对华报道和关注严肃而诚实,有益于中国,是中国理应得到的。

西方媒体与非西方国家的冲突时有发生,就在最近,CNN主动宣布将中止在俄罗斯播送新闻,原因是俄罗斯针对外国媒体的法律发生变化。在这类摩擦中,西方新闻机构通常宣扬自己“普世”价值观和职业精神的高尚,它们对本国国家利益的忠诚以及它们对各自机构利益的特殊追求被藏了起来。

美国的国家体制与中国不同,《纽约时报》可以不在乎美国政府的感受,但它不会不在乎美国大多数人的感受。即使对美国政府,《纽约时报》与它的合作也大于两者的冲突。维护美国国家利益是《纽约时报》必须恪守的边界。

但《纽约时报》不会有在重大问题上配合中国政府开展工作的愿望,它的报道时常与中国国家利益对立。它不该为它的有些报道和评论让大多数中国人都挺反感而觉得惊讶。

此外,《纽约时报》还会高度在意其报社的利益,这个利益与美国国家利益的贴近度,也一定会高于同中国国家利益的贴近度。对所有这一切,我们大体认为是“正常的”,我们在这里特别指出它们,是想提醒《纽约时报》,它不要真把自己看得那么普世、高尚,它应当知道自己的先天局限和弱点,只有这样它才会在与中国政府发生分歧时,有反思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的兴趣。

世界在变化,一个机构敢于在这个时代遇任何冲突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不需要做任何调整,这样的态度越来越不值得夸耀。《纽约时报》实际在把自己“决不改变”的口号当成要求中国为它而变的指令,这样的口号本身总是令人激动,但以这种方式在现代的世界上行事,不碰壁才是奇怪的。

中国在加快改革,如今一些西方媒体试图直接干预中国政治进程,为中国设置议题,影响中国注意力和做事的方向,至少它们一些举动在客观上是这样的。这超出了外国媒体在中国所应扮演的角色。

作为媒体同行,我们还是希望《纽约时报》记者能在中国继续工作的,在中国的外国记者多比少好,这是中国社会、大概也是中国政府的认识。当有哪些西方记者发现自己跑到了这个认识的圈子之外时,他们除了问中国政府,也需从自己的角度问个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