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扉客 | 帝国网路上的进击

1、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这两天在乌镇召开。规格之高,前所未有。出访海外的核心发来贺信,副总理马凯现场致辞。从鲁炜到方滨兴,所有监管巨头;从马云到马化腾,所有行业大佬;从阿三到阿四,几乎所有外围酱油党。统统到场。江南小镇的绝世风景之下,五洲震荡风雷激,四海翻腾云水怒。

2、大会的主题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这八个字重心在最后两个字“共治”;核心贺信的关键句是“尊重网络主权,维护网络安全,共同构建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马凯现场致辞里把这段关键句又重复了一遍,并强调此前APEC大会上许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将为此做好解囊准备。很明显,朝野上下对体制和钱袋都在呈现出越来越气壮如牛的自信。这次峰会的主旨就是帝国在网路上的进击。所以不要怪大赦国际研究院的William Nee会认为这是中国在试图将本国互联网监管规定推广为全球监管模式。熟悉历史的中国人也难免会想起1955年毛泽东对新华社的批示(《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182页):

3、此前我在《王岐山与剧变中的领导人文宣体制》中曾谈到,早在2011年某次上海市委全会上,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即有要求干部克服恐网拒网心理,要善于进网、育网、用网、管网的公开讲话。这个“四网”思路,基本成为十八大后网络管理顶层设计的方针雏形。目前看来,进网和育网早已不是问题,用网和管网的思路也已基本成型。著名的鲁炜晚宴上,这两年间宾客名单的流转变化,恰是一个生动的诠释。某种程度上,所谓乌镇峰会,不过是鲁主任晚宴的升级版。

4、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峰会发言的主题是《新媒体与价值观》。舒立仍然在大声疾呼如何防止新闻传统价值观崩塌,如何防止防火墙后移。众声喧哗当中,这种声音既让人敬重,又显得因不合时宜而孤独。

5、无论如何,如何在一个局域网内开一个号称世界互联网的峰会,这是一个令境外媒体和国际社会困惑的问题。前次南京青奥会和怀柔APEC会上,都传出会场GFW特许打开缺口的消息。早在2008的北京奥运会上,也有这个问题。此番乌镇峰会上,GFW是否依旧会打开一个专用通道?看看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助理谷大禹现场发来的一条微博:

党和政府专治各种不服,世界上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难住它们了。BBC马上就不再苦恼了。我这篇石五条也在十分钟内就被灭掉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