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以前为彭博新闻社(BloombergNews)记者,现在为《》报道中国新闻,今天上午,他在短短的 Twitter 文中表达了很多东西:

“我爱我的新东家! http://t.co/74ISe2huJl 《纽约时报》不会因为中国的压力改变报道。回应习近平。

c14publiceditor-01-popup
c14publiceditor-02-popup
c14publiceditor-03-popup

他指的是本周四上午,《纽约时报》对于中国政府控制外国媒体的做法,发表的一篇态度强硬的社论 。本周早些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公开声明,似在警告外国新闻机构,如果还想继续在中国运作,就应该减少对负面新闻的报道。

这篇社评写道,“时报从不打算为了迎合任何政府的要求而变更自己的报道——不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任何国家。任何有信誉的新闻机构都会这样做。”

我向评论版编辑安德鲁·罗森塔尔(Andrew Rosenthal)打听,这篇社评是怎么出台的,尤其是考虑到它可能对时报产生的影响。该报已经在记者签证续签上遇到了麻烦,其利润前景上佳的中文网站也遭到了屏蔽。

他周四说,其实“很简单”,与时报出版人阿瑟·苏兹伯格(Arthur Sulzberger)的一席谈话导致了这篇文章的诞生。

“昨天阿瑟和我谈到此事,认为写篇社评似乎是正确的做法,”罗森塔尔说。“习近平的言辞是如此不屑一顾,有力地体现了像中国这样的政府是怎样处理事务的,我们应该有所回应。改变我们的报道,来迎合任何政府的要求,不是我们会考虑的做法。”

读者肯·达格森(Ken Dargenson)本周四致信给我,说他在这篇社论中,看到了一些迹象,似乎新闻和评论两个部门的利益不恰当地搅合在了一起。“时报是不是有些地方已经变了,比如现在的董事会真的会指示要报道哪些新闻,不报道哪些吗?”他写道。

罗森塔尔告诉我,这方面没有变化;董事会没有管控新闻采集的方针。这篇社论“不是指示,只是阐述我们所认为真实的观点,”他说。“在发布这篇关于中国的评论之前,我知会过迪恩·巴奎(Dean Baquet),因为它评论的是新闻报道。这样做并无不妥。他没有参与这篇社评的写作。”(此外,应该指出,时报的新闻、评论和商业工作全部直接向苏兹贝格汇报。)

另外,国际新闻主编周看(Joseph Kahn)本周四告诉《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埃里克·威尔伯(Erik Wemple),从某种意义上说,时报派驻中国的记者有“一点点像人质”,他们不想离开自己的岗位,因为担心接替自己的同事无法在中国境内工作。很多时报记者,包括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一直无法获得签证。此外,中国已经屏蔽了时报的中文网站,那本来可能是一个重大营收来源。

威尔伯说,时报在中国的报道很犀利,对“超级富豪”以及“该政权针对彭博社的有效审查”的报道就是如此。2012年,时报的大卫·巴博萨(David Barboza)对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家庭财富进行了详细报道,并为此赢得了普利策奖。时报还报道了彭博新闻社为了继续其商业运营,似乎努力让中国政府息怒的情况;彭博社2012年对中国进行揭底式报道之后,其网站也遭到了屏蔽。

在Twitter上,有人提出另一种反对意见——时报并不总是强硬地挑战其本国政府。纳森·富勒(Nathan Fuller)写道:

《纽约时报》的社评忘记了,它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对窃听事件的新闻迟迟不发表。我的回应: http://t.co/yqdcGbkENe

时报在这方面并非完美无瑕,的确如此;我已经写在 这里 了。但是,这篇社论再次展现出它报道五角大楼文件案时的勇气,以及近期发表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所泄露信息的勇气,值得欢迎。

时报社论撰稿人布伦特·斯台普斯(Brent Staples)本周三上午提到了这一点,他在 Twitter 上贴出了那篇社评的链接,并援引阿道夫·奥克斯(Adolph Ochs)鼓舞人心的字句,来说明他想要时报以怎样的方式报道新闻:

不畏惧,无偏私:我们《纽约时报》评论部对习近平的回应。 http://t.co/lC151Iggvq

时报和中国之间的关系非常坎坷,这篇评论也不会使其变得平缓。但传达这些信息仍然是正确的。
翻译:土土

纽约时报中文网

延伸阅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