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美国旧金山的89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112日前往香港支持港人“占中”。日前他在港人占领的旺角与记者通话,谈他连日来的所见所闻和感受。周锋锁认为:89民运的结局不会在香港出现,政府战胜不了觉醒的香港年轻人。

记者接通周锋锁的电话,香港那边已经午夜12点。 周锋锁说,再晚来电话,也没有睡觉,“占中”的人个个精神饱满。接着他谈到在香港“占中”几天来的见闻和感受。他说:“我在这里感觉非常好,我很兴奋,充 满了希望。我很想跟他们在一起多一些时间。占领区这个小小的地方,每天都有很多惊喜,无论是这里的人、这里的事情。香港人很自信,也很宽容,很有能力。一 切都井井有条,像旺角这个地方,中共把这个地方描述得很可怕,其实这里非常干净整齐。还有从大陆来的朋友,到这里他们就突然不害怕了,他们都来表达他们的 支持,而且公开姓名、籍贯。我告诉他们,我要在推特上发你的照片、姓名,你就会有危险,大陆已经抓了一百多人了,他们都说不怕。人的谨小慎微、精打细算的 情况,在这里没有了。”

“占中”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占中”是否已经出现疲 态呢?周锋锁回答:“没有。有些人有一种焦虑,其实没有必要。对于占领区的人,绝对是乐在其中。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的都是政治权利,可以讨论到深夜,你很难 想象香港人会是这样。我问过很多这里的人,他们说坚持一年、两年都可以。当然有一些人离开了,那是因为现在没有急事,一旦有急事,成千上万的人又出来了, 他们的力量非常强大。”

周锋锁是89民运北京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之一。那么以学生为主体的香港“占中”与89年天安门广场学运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呢?周锋锁回答:“其实在理想主义、自我牺牲,在和平理性这些方面,都是非常类似的。还有市民的支持:我坐在一个帐篷里,从早到晚都有人送东西来,跟89年非常像。但是另外一方面,这里的学生组织已经存在六十年了,不像‘北高联’总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里的新闻是相对自由的,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区别。讲到这些区别,我绝对相信,89年的那种结局不会再出现。很多人强调镇压的恐慌,其实起了帮助中共的作用,中共没有开枪就有了开枪的影响。假设这里清场了,学生组织还是存在的,政党还是存在的,不会出现89以后,中共洗脑,89一代犬儒化的情况,政府战胜不了这些觉醒的年轻人。”

周锋锁接着与记者谈到学联准备上北京要求与中央领导见面,他说:“我非常支持,这是走好了一步。对话,港府方面的回答这是人大常委的决定,不可更改,既然这样那就只能上北京了。”

周锋锁还谈到海外的民运理论家在“占中”一开始便要求港人“见好就收”,他说:“这个讲的是一种维稳的思维,起的是一种维稳的作用,没有任何价值。我是非常鼓励他们坚持下去的。”

(特约记者:CK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