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访谈:解读中国特色的“新型主流媒体” (下)

在上次节目中,我们为您播出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邀请资深媒体人、旅居洛杉矶的著名作家凌沧洲先生,以及台湾“中国时报”华府特派员刘屏先生,就中国当局想要打造 “新型主流媒体”进行点评的上半部分,接下来,请您继续收听这次访谈的下半部分。

以下是访谈摘要。

欢迎大家回到访谈现场,我是唐琪薇。我看到中国国家网信办负责人日前还强调,网站要抢占舆论制高点,把握好话语引导主动权,不能被少数大V牵着鼻子走,这好像是对之前刘屏先生提出观点的最具有讽刺意味的例子。凌沧洲先生,这些话是不是和新型媒体的特质背道而驰呢?在没有新闻自由环境的中国,有关当局要新型主流媒体,具体怎么来执行呢?

凌沧洲:我觉得要谈自由就要谈到法制,没有法律就没有自由。中国要依法治国,不如先依法治病,治治谎言病、甚至疯人院的病。我举个例子,重庆有个叫方竹笋的网民,他曾在网上批评薄熙来、王立军是一坨屎,结果他被劳教了。之后薄倒台,王被判罪,但是,他们践踏人权的事,却没有在司法审判中得到体现。如果罪责不能追究,网民的权利怎么保证?生活在恐惧之中的网民就不能自由创造,我的理解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就没有自由的网络。

唐琪薇:在第14届网络媒体论坛上,有关领导还强调,国内外很多主流传媒机构都在向移动互联网布局、探索,但总体来说,大家起步的时间、相互的差距并不大。如果中国在移动互联网上多下功夫,尽快打造出有竞争力的新型媒体,就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我在想中国确实有弯道超车的条件,但是我想请教一下刘屏先生,中国可能把握这个机会吗?

刘屏:现在确实是一个弯道超车的好机会。中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没有抓住 机会错过了,但是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即所谓的咨询化时代,中国如果能在移动互联网上多下工夫,确实可以尽快打造有竞争力的新型媒体。但是,这个多下工夫是要在如何让群众更了解、相信你,从来更支持你上下功夫。今天(中国之外的)那些媒体不是因为在手段上有多先进,话语上出奇,而是因为他们用最重要的事实来呈现真相,如果你能够做到这点,那就是你所谓的多下工夫,能够打造出竞争力,否则也只能画饼充饥。

唐琪薇:中国一直希望从“网络大国”到“网络强国”,有关当局希望通过新型媒体的不断改革创新,助力中国从网络大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网络强国。怎样才算网络强国?中国短期内可能成为网络强国吗?

凌沧洲:无论在互联网技术和言论自由内容方面能够有创新,能够让世界产生共鸣,才能叫网络强国。现在FACEBOOK TWITTER YOUTUBE,中国都有他们的山寨版,原创者却都被封锁在外,那你怎么叫自己网络强国?你首先要有人权强国、新闻、言论自由强国,这才是人民的福祉。否则,个人权利得不到伸展,谈强国没有任何意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1月5日, 3:37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