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网信办发出最新指示,要“扶持和推出自己的大V”。“水至清则无鱼”,这是在打击微博大V运动获得前所未有的“网络清朗”之后的必然动作。这标志着微博体制化已经接近完成。人们自然要问,“正能量”能成为微博的新大V吗?微博体制化的结局会是什么?

我在《什么是“去中心化”?》一文中已经讨论过微博的“”特征。越早进入微博并且活跃的人,能够获得越多的粉丝;粉丝越多的人,能够获得越多的新粉丝:这就是微博大V的形成机制。这实际上是一种马太效应,即“多者愈多”。

我在前文中也讨论过,微博打击大V运动是一种蓄意攻击或协同攻击。这种攻击的实施方掌握了微博里谁是大V的关键信息,并对他们实施声誉攻击(可能是基于事实的)或直接清除。无论是对大V的声誉攻击还是直接清除,都对微博用户之间的连接构成了不可逆的破坏,因为微博用户之间的连接是自愿性而非强制性的,是基于 声誉的而非基于权力的。当一个大V的声誉受到攻击时,其他用户就不会再愿意转发其推文。以薛蛮子为例,在2013年7月其最新12条推文的转发次数为1031、1194、293、374、548、1262、566、229、1546、2197、2、 295,而在2014年7月其最新12条推文的转发次数为977、57、37、23、477、227、33、50、27、97、14、384。当一个大V 被直接清除时,其他用户则无法转发其任何推文。对方舟子的微博进行直接清除则是最新的攻击行动。

今年7月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数据显示, 2014 年 6 月相比2013年12月,中国网民数增长2.3%达 6.32 亿,手机网民数增长5.4%达 5.27 亿,微博web用户数增长-1.9%达2.75亿,微博手机用户数增长-4.0%达 1.89亿。这说明,在整个互联网用户增长的背景下,微博用户却出现了显著的负增长。那么,在微博用户负增长的背景下,由于没有新用户的加入,微博大V的形成机制即“多者愈多”的马太效应就不再成立。也就是说,不会再有新大V产生。

既然微博不会再有新大V产生,所谓“正能量”自然也就无法成长为新大V。可能的结局是,不再活跃的微博从一个公共话语平台沦为一个纯粹的商业营销平台,并成为垃圾和广告信息的集散地。

这里要指出的是,微博的式微是微博本身有问题,而不是整个互联网被专制驯服。中国极权体制有60多年的运行史,而互联网在世界的普及不超过30年。互联网对抗专制的过程是一个“迭代”的过程,微博的式微正好为其他工具提供发展空间。可以预见,推特会取代新浪微博成为中国人新的微博平台。

什么是“去中心化”?

当谈到香港雨伞革命的时候,“去中心化”是一个经常被用来描述其特征的概念。那么,究竟什么是“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有何优势和劣势?

维基的“去中心化”词条这样说,去中心化是指权力或其他事物失去一个绝对权威或中心的再分布或消散过程。通常政府权力组织有一个位于中心地位的绝对权威存在,而在其他一些组织中(尤其是一些非政府组织)没有类似的权威存在。比如,台湾高僧证严法师在其创建的慈济会推行的“社区志工”制度,被认为是“去中心化”的典范。在微博用户网络中,没有任何一个用户能位于中心地位,让其他所有用户都来关注自己。

“去中心化”组织里没有传统意义的权威存在。最近发生的台湾太阳花运动和香港雨伞运动,也被认为是“去中心化”的新例证。那么,是否可以说,香港雨伞运动的每一个参与者在重要性上完全平等呢?

当然不是。

如果把传统政府权力组织和“去中心化”组织用数学的图来表示,那么可以看出,传统政府权力组织里每一个节点能连接的节点数都差不多,并且每一个层级都有一个地位最高的支配节点(即领导核心)存在。而雨伞运动参与者(或微博用户)每一个节点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但是有若干个与能连接大量其他节点的重要节点存在。所以,“去中心化”组织里的确没有一个绝对权威存在,实际上却是有多个自发形成的权威(比如微博里的大V)存在。“去中心化”组织的权威并不是外力赋予的,而是随着组织的演变而形成。从这个意义上说,“去中心化”组织的成本比传统组织要低很多。

这种低成本的、自发的、不受外力控制的组织机制,使得雨伞运动早期的一些活跃参与者(不一定是学民、学联、占中等组织的领导)能认识更多的后来参与者,或被更多的后来参与者认识。和其他参与者比起来,他们有更多的网络好友和粉丝,虽然他们的名字不一定为外界所知。他们在运动中起着特殊的信息传递作用和行为示范作用,虽然他们不一定能发号施令。

实际上,由雨伞运动参与者(或微博用户)构成的人际网络是一种无标度网络(scale-free networks)。无标度网络是带有一类特性的复杂网络,其典型特征是在网络中的大部分节点只和很少节点连接,而有极少的节点与非常多的节点连接。这种重要节点的存在使得无标度网络抗意外故障或随机攻击能力强,但是抗蓄意攻击或协同攻击能力弱。当攻击者不知道雨伞运动参与者有哪些重要参与者(或微博里有哪些大V时),其发动的就是随机攻击。随机攻击,即在网络中随机地去除一些节点,很难瘫痪一个无标度网络。否则就是蓄意攻击或协同攻击,攻击者只需要去除那些连接大量其他节点的重要节点就可以瘫痪网络。

微博打击大V运动的结果是什么?用官方的话语说,就是“网络清朗”,即打击大V后微博活跃度降低。

对于一个“去中心化”组织而言,如何对抗蓄意攻击是一个重要课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