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编辑,您好:

贵报于11月13日刊出的社评《中美为气候谈判注入希望》(Xi and Obama revive hopes on global warming)指出,美中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出人意料地”为一份按计划将于2015年12月在巴黎敲定的新国际气候协议的磋商“带来转机”,这说得当然没错。

但对于习近平为何与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联合发表声明,贵报采取的猜疑态度是没道理的;将中国做出的“让温室气体年排放量在2030年达到峰值”的历史性承诺称为“安慰奖”,这也是不对的。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北京发表的这份联合声明,是两位领导人和两国政府就气候变化进行了一年多详细讨论后作出的。中国和美国在2013年4月宣布成立中美气候变化工作组;2013年6月,两国元首在美国加州举行首次会晤时,就发表了关于逐步淘汰氢氟碳化物(一种破坏力极强的温室气体)的重要声明,证明了他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

中国很清楚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性,不仅是因为中国已认识到本国民众在气候变化的影响面前不堪一击,更是因为像现在这样不加收敛地使用化石燃料,使得中国许多城市出现了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

中国也认识到,自己在各种低碳技术的新市场中占据优势,知道其他国家会跟随自己的脚步。

2014年9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纽约的联合国峰会上表示,中国将“努力争取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尽早达到峰值”。

数年来,我和其他分析师及学者一直在讨论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包括中国的碳排放何时达到峰值才是理想的以及可能的。以我之见,美中气候变化联合声明的诞生,有赖于双方下了重大决心、并经过了长期的认真分析,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中美两国政府这次展现出了真正的领导力,值得庆贺。

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Grantham Research Institute on Climate Change and the Environment)所长布伦特福德爵士斯特恩(Lord Stern of Brentford)教授

译者/何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