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ina|从香港占领运动谈谈“公民不服从”

111周刊176期 编者的话

自9月28日开始,香港的占领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一个月。在运动开始之前,无论是“占中三子”,还是万千参与占领的普通人,都没有想到:原本旨在通过 占领行动使香港的金融核心区域瘫痪,对政府施加压力,以争取真普选的“占领中环运动”,会发展到如今遍地开花的程度。西方媒体最先将此次运动称为“雨伞革 命”,后改称“雨伞运动”。事实上,无论是运动的诉求、抗争的手段,还是运动的参与人员及运动的发展轨迹、未来走向,这个月发生在香港的事情都属典型的 “公民不服从”运动范畴,而非一场“革命”。本期周刊将注意力投向源自西方民主国家的“公民不服从”,结合香港占中的实例梳理其概念、核心精神以及正当 性,最后反思其限制、后果,期望能从运动的本质讨论出发,拨开笼罩在雨伞之上的迷雾。

“公民不服从”源起自美国作家梭罗。因为抗议美墨战争和奴隶制度而拒绝交付人头税,他被逮捕入狱。在之后的短文《论公民不服从》中,他写道:“在非 正义地监禁无论哪个人的政府的统治之下,正义人士的真正去处也就是监狱。”他认为,当法律或者制度本身即不合理之时,人们有权通过和平、公开、违背现有法 律(或制度)的反抗,促进恶法或者坏制度的改变,这其实也就是公民不服从的核心精神。正如彭明辉所说:“当既有法律、制度或社会秩序跟少数人基于个人良知 而有的共识相悖时,这一部份人便挺身而出,以‘公民不服从’对抗违背其良知共识的局部法律、制度或社会秩序。”

从运动的抗争对象和诉求来看,公民不服从只是对既有法律、制度的“局部性”反抗,目的在于对更好的制度的追求,而并不是要全盘推翻、彻底颠覆既有的 法律或制度,因此,它与通常目的在于实现政权更迭的“革命”完全不同。对于此次关于香港的占领运动被误称为“革命”,许宝强就指出:“以‘逼政府就范’或 夺权式的‘革命’,去解释或定性这场数以十万民众参与的社会运动,大概仍没有跳出尼采所指的‘你邪恶,因此我善良’这‘奴隶公式’,显然没法明白成千上万 民众风餐露宿、冒被捕被打风险、直面催泪弹胡椒喷雾的精神状态。”

在梭罗之后,公民不服从在民主国家成为了一种普遍的公民抗议方式:基于他自身“抗争者必须心中有爱与真理,尽可能排除仇恨与报复心态”的信念,甘地 在印度发起抵抗食盐法的运动;1960年代马丁·路德·金在美国发起黑人民权运动,方式包括静坐、抵制公车等。陈宜中通过对历史上典型公民不服从运动的梳 理,结合台湾的倒扁红潮,分析公民不服从的特征、形态和发生条件,提出:“倘若实存的(假)自由民主体制严重偏离了自由民主的核心价值,人们理应选择抗 衡、落实核心价值、而非维持不正义体制的稳定。这,正是‘自由民主’的真谛。”

既然公民不服从的核心就在于公然违抗法律,以引起关注,对政府施以压力,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它必然违法的“原罪”,如何构建它的正当性和广义上的 “合法性”?汉娜·阿伦特、德沃金、罗尔斯等学者都对此有所论述。德沃金认为,不服从者的动机和处境是决定特定的不服从行为是否正当的关键。因此,他区分 了三种不服从,并依据它们各自的动机和处境进行了正当性的论证。罗尔斯则结合自己的正义理论,提出了公民不服从需要满足的条件。如谢世民所言,无论是德沃 金还是罗尔斯,在他们的讨论背后,实际上有这样一个前提:公民不服从的正当性问题并不是法律内部的问题,而是超出法律之外的政治道德问题。但台大法律学院 的陈荣坚结合“抵抗权”的概念,提出从法律角度解释的可能:“一旦民主原则实质上失灵,意味着国家体制内机制实质上失灵,则人民回归其原始作为国家主人的 身分,抵抗权的行使具有正当性。”

作为一场公民不服从运动,发生在香港的“占领中环”表现出了超出过往运动的秩序、毅力和关怀。但是,就像“公民不服从”与生俱有的违法性“原罪”一 样,它并不是一个如乌托邦般的完美事物。对于行动者而言,他们需要面对种种“诱惑”:妥协、与世无争、平静生活,选择对抗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正常人 的快乐”。另一方面,虽然公民不服从以非暴力行动为核心,但纯粹的非暴力要求极其严格的纪律和极大的勇气,长时间的非暴力行动定会引起暴力,也会引起与非 行动者的冲突。不难发现,对运动的思考很容易会陷入理想主义/现实主义的极端二元对立。沈旭辉从国际关系中的建构主义出发试图打破这种二元对立,他主张秩 序并非完全由制度和结构组成,而是通过人为建构的规范、话语、观念等内化为社会制约,再逐步改变。

本期周刊的起点是对香港占领运动本质的澄清和梳理,终点则是对当今世界公民不服从运动的重新思考。我们相信,无论这场运动将走向何处,它都会是公民不服从运动史册中值得记取的一笔。

目录

【梳】
许宝强: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破破的桥:你们维权了,小业主的生意怎么办?
彭明辉:“公民不服从”的核心精神
陈宜中:公民不服从与自由民主

【证】
谢世民:公民不服从
杨梓烨:罗尔斯对公民抗命正当性的证明
陈荣坚:国家统治技术演进下的抵抗权概念 (兼论其刑法评价上的作用)

【思】
羊狮虎:抗命与诱惑
何怀宏:公民不服从的违法性和可能引发暴力的问题
沈旭辉:不中听的话(续集)之听不懂的话:如何以国际关系建构主义阅读“占领中环”之后

 

2014年11月3日, 8:18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