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 | 把人当牲口管理的中国大学

冉按:近来常看到大学里的怪象,学术腐败,学生自杀,学生举报老师讲课成风等,想起自己以前曾写过的旧文章。当今中国教育不堪之处甚夥,我曾在拙著《沉疴:中国教育的危机与批判》(1999,南方出版社)里痛加批判。除了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对中国教育的彻底绑架,党派意识主宰教育让教育不能中立外,与法西斯一样的国家主义教育目的观,把国家看得高于个人的权利倒置教育,也是中国教育的沉疴。2014年12月11日于成都 

众所周知,大学是衡量一个国家开放自由的标尺。一个国家,连素以创造力、青春活力著称的大学都是死水一潭,大学毫无自治与民主可言,把大学当作小学生甚至当作牲口一样来看管,不允许有不同意见,不允许发表有别官方主流的思想,那么这样的国家,还说什么正在崛起,实在是痴人说梦。中国正是这样痴人说梦的专制国家。

因为学运是中共夺取政权的拿手好戏,四九年得鼎后,官方对大学的管制从来没有放松过,从五二年开始大规模分割各综合大学,向苏联的教育模式投降,使得学科支离破碎,从而为愚民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因为不是通才教育而是死板的奴才教育,所以对官方的愚民宣传毫无分辨力的大学生,也像其它没有经受任何教育的普通民众一样,被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这种状况,在如今还在加强高校政治思想工作的情形下,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转变。从小到大,中国学生所受的愚民教育耗时之多,浪费青春,在世界上是有目共睹的。可以毫不隐讳地说,中国学生大规模的厌学情绪,除了教学方法等方面的原因外,政治课的假大空是难辞其咎的罪魁祸首。

从洗脑教育到日常管制,无不透出对大学学生管理的严苛。九十年代以前,用思想说教来管理,九十年代以降用给封口费的办法,让大学里老师不再发出批判的声音,在讲台上不再讲真话,加上扩招带来的师资不足,整体上看,大学生虽还有些活力,但学习的热情与创造力,却未必如九十年代以前。再者从五年前开始,教育部开始搞害人不浅的高校评估,其实就是把已经没有多少活力的高校再套上一层紧箍咒,藉此钳制思想自由和师生的创造力。高校评估的办法既未经教育专家的讨论,其评估之科学合理否,根本不得与闻。端赖没有制约之教育部行业利益的膨胀,以及打压师生思想和创造力的官方要求,来整肃高校的活力与自由思想,从而为打压别人自由与利益,而实现官方小集团的和谐稳定做贡献。

由于高校评估本身就是黑暗的权力对高校自由的打压,所以各高校为了高校评估合格,不惜全校师生一起上阵造假,这也是整个社会公开的秘密。这次北京大学为了配合教育部的高校评估,在加强网络管制的同时,清洗那些无学生证来听课的人员——大家想一想民国时有多少北大旁听者,可见彼时北大之自由,哪是今日所能梦见——同时拆除毁弃北大学生各种信息与思想的一块象征之地“三角地”,使得北大在四九年后屡遭阉割之后,连一点自由的象征物最终亦遭清洗干净。清洗干净后,三角地会安一块电子信息牌,由洗脑之校团委统一发布信息,使得北大学生仅有的一点自由发表欲望都遭扼杀于摇篮中,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吃饭睡觉住房子要严加管理,内心思想则更要死守严防,官方的虚弱,色厉内荏,由此暴露无遗。

像北大这样稍有自由精神的大学,都遭如此斩草除根式的清洗,那些本来深陷愚民深渊的大学则更无论矣。官方以为如此一来,便不惧违逆世界文明政治的潮流,就可以长期保持其血腥统治,在我看来,必是白日做梦。

2007年11月6日于成都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