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Astory4u

在我们看来,我们国家政府似乎每天都在做蠢事:电影不分级,瞎XX剪切;没有审美观,瞎XX审核;新闻联播没新闻,每天输出价值观,根本没人看;像个处男一样觉得全世界什么都是敏感词,瞎XX和谐;周小平们那么弱智,瞎XX捧。

仿佛整个国家是由一群弱智在管理,按理说每年那么多人去国考,国家政府里应该全是精英,国家领导人都是清华北大毕业的,不应该比那些学者差啊。

先说一个故事:

我上中学那会儿,每个月要开一次年级大会,老师总要输出一些价值观。

一次年级大会上语文老师讲到以前一位学姐的作文写得特别好,因为她从小是看着《人民日报》认字的。那位德高望重的语文老师把‌‌“人民日报‌‌”几个字咬得特别重,显示出对这位同学的钦佩。显然她希望向我们输出的价值观是基于‌‌“人民日报很牛逼‌‌”的基础上的。

没想到同学们根本不买账,私下里纷纷可怜那位学姐说:‌‌“这学姐意志力真是坚强。‌‌”

老一辈人没办法理解我们为什么对权威的东西那么不屑一顾,我们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老一辈可以对着人民日报那么无聊的东西一撸一下午,然后还非要让我们学习这种精神。

这是一种巨大的代沟。事实上,这种巨大的价值观差异在中国无处不在。

在知乎上发‌‌“年薪20万活不下了‌‌”的IT民工理解不了平均月收入只有400多的贵州农民是怎么生存下来的,他们是不是真的吃不起茶叶蛋。30岁还觉得自己结婚早了的人不理解那些20岁小孩就能打酱油的夫妻是为了什么。而天天撸动漫的人自然也不懂每天叫着踏平日本岛的愤青是什么心态。

中国已经就‌‌“城乡‌‌”,‌‌“年龄段‌‌”,‌‌“贫富‌‌”几个关键词被撕扯成了很多个群体,这些群体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到完全没有办法互相理解甚至没办法想象对方生活的地步了。

认识到这点,中国那么多让人费解的问题就能理解了。

我们这些整天上网,知道世界事,读过太多书,每天接受到无数信息的人想要的是言论自由,审查放开,真正放权。但当权的那一批人则不同。

他们大多出生在1940到1960年之间,他们成长成熟的这段时间正好是中国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在人生最得意的一段时间经历了文革的洗礼,洗去他们身上的文艺细胞,让他们显得强硬又固执——用黄薄码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个‌‌“直男癌晚期‌‌”。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逼格。

所以从小喊着万岁,男女私下接触就会被判流氓罪的他们不能接受和理解那些弹幕上露骨而直接的描写和批判,也不能接受把那些裸露情色的镜头放到大庭广众之下播放。(即使是成年人也不行。)

所以一点点看着中国经济强大起来,体会过中国人民如何从不能解决温饱问题到吃得饱穿得暖居然还买得起小汽车的他们不能理解过得这么舒坦的80,90后一辈为什么不感恩,反而还有那么多不满。而及时感恩的周小平之流自然被他们所推崇。

所以看到文革时候暴民政治是多么可怕的他们根本不相信宪政可以引导民意,实现民主。他们真的相信党可以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更简单的说,精英政治的他们觉得人民都是傻逼。

于是我们经济高速发展但有着这样那样弊端的社会形成了。

中国这几年经济文化发展得都很快。

和几十年都不会有什么大变化的旧社会相比,这种高速发展的社会中,过多的经验其实是有害的。新一辈的人从这种爆炸式的信息更新中学到了比老一辈人多得多的东西,

可怕的是,他们整整一代人都认同这种价值观,特别是中国9亿农村户口,7.5亿农民。在他们那里,新的那些理论是不可想象的。甚至每年春晚出现点‌‌“不和谐‌‌”的东西,全国各地好事老人的信件就像纸片一样向中央飞过去了。为了照顾这些大多数以及别的一些原因,可以说当今这种做法可能是最适合中国的。

这还不是年轻人的时代。

我几年前去边境支教,住老乡家,那地方甚至没有有线电视,快50岁的老两口的电视只能收到几个台,他们说他们就爱看新闻联播,喜欢看祖国是怎么一点点强大起来的。

‌‌“据说你们上海人人都有电脑用了?中国真强大啊!‌‌”那时候我正在喝老乡自己酿的老白酒。而他满脸红光,自豪地说,‌‌“跟着共产党就是好。‌‌”

那一刻我觉得‌‌“‌‌”绝对不是我们的。至少现在不是我们的。

以后会不会是我们的我不知道,但前段时间看的一句话我觉得很好:无论你承认不承认,祖国可能正在失去这一代年轻人,无论是大陆,,还是香港。

P,S 我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很知足。所以改掉了文中所有会引起‌‌“我比国家更聪明‌‌”错觉的地方

P.P.S 我文盲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