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楼|Sinostand:Facebook進入中國的時機

原文: and the timing of entering China
作者: Eric Fish
日期: 2014年12月10日
***本譯文版權歸作者/刊登機構所有,轉載請保留此聲明。***

Facebook 創始人兼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和中國的互聯網沙皇魯煒有一次愉快的會晤,期間扎克伯格聲稱他替同事買了習近平的自傳,讓他們得以“理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那場許多人視為“叩頭”的會晤看來是Facebook在2009起被中國封鎖後嘗試進軍該國的另一個信號。會晤在扎克伯格10月的中國之行和Facebook在5月於北京成立銷售辦公室後舉行。中國的國營媒體甚至開始認真看待Facebook進入中國的可能,說假如它有意進來,也許便要找一個本地的夥伴。

在習近平的統治下,幾乎每一個社會部門都受到強烈打壓—媒體,教育,非政府組織等—互聯網承受的打壓力度最大。那麼,假如中國在認真考慮讓Facebook進入,為什麼是現在?

要弄明白的一個要點是,像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網站之所以被封鎖,目的不只是要限制它們的政治內容,也是作為扶植中國同類網站的手段。這做法顯然奏效了,社交媒體行業的工作得以留在中國,同時保證了最受歡迎的網絡是共產黨當局最容易控制的那些。

在過去5年,因為外國大型網站被封,中國的互聯網發展出現了一個黃金年代。中國兩大社交網絡微博和微信的用戶由零發展至數以億計,成為了顯然的社交媒體贏家。即使外來挑戰者現在得到進入許可,改以它為社交網絡首選的中國用戶,即使有也不會多。外來網站只會是中國用戶想和外國人聯絡時才會用的副選。因此,現階段讓Facebook這樣的外來者重新進入不會構成什麼商業威脅。

相反,中國政府有一些充份的理由容許Facebook重新進入。其一是財政原因。假如,像國營媒體所說,Facebook要進入中國便要和本地同類網站成為夥伴的話,那對人人網等一類正在掙扎求存的網站而言或許是一支強心針。由於Facebook不再有可能在中國達到互聯網霸主的地位,它進入的意義也就只是製造一些原本沒有的工作機會。這也可以是中國本地公司吸收外國技術技巧的機會。

但也許一個更充份的理由是形象。假如Facebook進入了中國,那對中共來說會是成功的公關。中國領袖可以用這一解封來在國內和國際上證明它的互聯網正在開放。當然,這是廢話。假如Facebook能夠進入中國,它當然得要遵照北京的條件,意味著它要和中國本地網站一樣大力自我審查和接受當局監控。它甚至需要交出用戶資料。但是,扎克伯格“叩頭”的對象正正就是主理這個機器的負責人,顯示Facebook正在考慮進入中國的條件。問題是:值得嗎?

從道德角度而言,這樣做會使Facebook因為在表達自由上妥協而受到全球譴責。那公司可以採取谷歌曾經有的樂觀立場,說在限制條件下在中國營運的正面影響還是比完全不在那裡要大一些。只是這說法不太可能使人權活動人士滿意。那公司也可能會需要到美國國會出席聽證會,為自己道德上妥協答辯,就像雅虎在2007年那樣。

從財政角度而言,那就比較模糊。假如Facebook以為它會像微博微信那樣成為中國的主要社交媒體之一,它將會極為失望。然而,在一個互聯網人口達到6.5億而且還在快速增長的國家,能夠佔有那怕一小部份的市場還是可能使那公司決定進入中國。但是,再問一次,對那個已經有300億身家的人來說,這值得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2月14日, 3:11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