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日晚间8点,新华社宣布令计划被调查的快讯发布后,所谓“新四人帮”的传闻似乎越发真切。晚间,在周永康、令计划以及谷俊山案均有独家报道的“财新网”跟进报道。该报道称”有迹象表明,令计划与周永康及2012年因王立军夜奔事件落马的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等存在某种同盟关系。”

不过,这一版本很快就被更为谨慎的表述所替代:2012年3月,令计划独生子令谷死于法拉利车祸,“为掩盖儿子死因,令计划与当时的政法系统负责人达成了某种政治约定”。这个约定随即败露,令计划的政治道路由此逆转。

根据这个说法,至少令计划曾与周永康携手,并对其有所承诺。

从2年前独生子令谷车祸身亡,掩盖消息失败,导致18大出局,再到最后几乎全家被抓,令计划家族从巅峰到崩溃仅经历了戏剧性的两年。

和作为太子党的薄熙来在人大记者会上的面对记者秀口才的高调不同,以隐忍闻名的令计划始终未发一言,甚至有消息称,到22日下午,他还一个人在统战部食堂用餐。

媒体人骆新评论说,“原来我不相信党员是特殊材料做成的。现在我终于相信了。儿子两年前死了,兄弟半年前被抓了,但他依然像机器人一样,按既定程序正常工作,没有愁容没有白发,既不引咎辞职、也不投案自首,更不选择自杀,而是平静地等到成为头号新闻人物。坚持把党的任务干到最后一刻。”

6月19日,令计划兄长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被抓。当时,新华网曾发评论《朝里有人也不灵》虽然这篇评论很快被删除但文章仍然流传甚广。

该文直指“有的人以血缘和姻缘为纽带结成”家族贪腐”,互相庇护、共生共荣;有的借籍贯、工作过的地域、领域抱团,平时小弟利用公款和公权向上给大哥输送利益。”

山西反腐很大程度上指向的正是令狐和薄熙来两大家族。

此前刚刚被判刑的丁书苗、刘志军案中,就有令计划“山头”的影子。

据资深记者罗昌平的说法,令计划曾在北京组织”西山会”,由山西籍在京高官组成,这个圈子不晚于2007年,由进入或候补进入极高层级的山西籍官员组成。令计划则是“党鞭”。

罗昌平披露,在京西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西山会”定了不止一间会所,以不低于三月一次的聚会频率保持联络。每迎聚会,会有豪车负责接送,手机、秘书、情人必须隔离。没有固定章程,没有组织程序,也无固定地点,甚至不会有特殊的秩序编排。

据说,类似的组织形态在全国并不罕见,通常以某个行业或地域为标签,比如行业中的石油帮、电老虎、铁老大,又比如地域上的湖南常德、江苏盐城、吉林延边。

当时令计划贵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加入了”西山会”,就等于拿到了一张通往锦绣前程的”门票”。据说,正是通过令计划,刘铁男的妻子郭静华为刘铁男获得加入“西山会”的入场券。刘铁男1954年10月出生于北京新疆,一直在北京读书、工作、生活,仅有籍贯是山西祁县,只因是位高权重的发改委高官,仕途看涨,又有令计划引荐,得以入会。

除了山西籍官员,只有个别获得身份认可的同籍商人,才能拥有”埋单”的资格。其中一个大”金主”正是”铁老大”刘志军的合伙人丁书苗。

晚间,据称与习近平办公室接近的微信公号“学习小组”发出一篇有趣的文章《:搞“山头主义”必出事》,对令计划案件给出了隐晦的的点评。

该文说,12月22日,是个重要的日子,特集纳习近平谈反腐的相关语句供学习。

习近平在多个场合提出,搞“山头主义”必出事,党内不能搞圈子文化,党内不能搞利益集团,不能搞人身依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上下级不是帮派关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