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6号早上看新闻,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对此,有评论质疑道,政治局开会的事,5号晚上的新闻联播已经播出了,但是却没有关于周永康这一条。为何选在深更半夜公布消息呢?看来有些诡异。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对此,有网友点评说:以前总是抱怨央行周五晚上6点宣布调息,原来还有更狠的,居然半夜12点才发布如此重要的消息,这可真是“夜报人间伏死虎,唾沫顿作倾盆雨”啊(网友点评摘自司马当博客文章)。

作者老徐时评的文章说,看一下新闻中官方给周永康定的罪名,其中包括: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为何要半夜鸡叫打老虎!原来里边涉及到党和国家的机密啊。究其原因,因为多数人已经睡了,多数纸媒也来不及反应,第二天见不了报,显然是想低调处理,让媒体没法深挖、也没法深入报道。如此看来,周一拍苍蝇,周五打老虎——这样的反腐节奏似乎己经成了惯例。

如今,不少人甚至都落下病了:每次打开电视,只要出来一个高官,就会联想到,反腐啥时候能反到他头上?出来个将军,就会想他家里会藏有几吨人民币?出来个七品芝麻官,也会联想他家里是不是藏着几亿现金?难怪现在的新闻联播没人爱看。当你看到那么多的“公仆”聚到一起开会的画面时,总是禁不住想象里面有一些看起来和僵尸一样目光呆滞、不苟言笑、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私底下是如何攫取国民财富疯狂捞钱的。

作者江工的文章说,草民们如今一旦看见有苍蝇或老虎被揪出来,就会分外高兴。如今將周老虎正式移交给公检法审理,网民们更是乐得纷纷拍手称快。我真的实在看不懂,他们到底快乐在哪里?那么多被揪出来的苍蝇老虎,收缴上来的巨款,用到哪里去了都不知下落?分给我们一分钱没有?所谓的“反贪”改变过我们卑贱的政治地位了没有?反贪出来的果实如果不能反映到老百姓身上,就是一件与老百姓无关的事,那又喜在哪里?乐在哪里呢?

这不是十足的阿Q又是什么呢?也有网民说周老虎多年把持政法部门,不依法办案,如今自己沦为阶下囚,此时的他最迫切需要司法部门依法公正地审判他。对此,我想说的是,贪官也是人,只不过是寄生在母体內的生命,如今剪掉脐带后被遗弃,但其仍是母体身上的一块肉,是绝不会忍心扔给虎狼吞食的,只能是恨铁不成钢而已。而此时的贪官,能够指望的也还是母体,他们肯定会乖乖配合,决不会违抗母旨,乱咬乱抓。

只有如此才会免于死刑,既便是蹲大牢也要比普通犯人境遇优待百倍。看看薄熙来出庭时不必剃光头、穿囚衣的潇洒派头就明白了。须知,如果今天不忍痛剪掉脐带,就连母体都会很危险,贪官只是不良体制下的替罪品,和母体没有深仇大恨,并不值得网民们如此的兴高彩烈。此外,谈到中国特色的“贪官新闻”,有评论写道,中国很多高官一落马,媒体关于其落马的原因和腐败细节,第二天很快就能“挖”出来,网上立刻便会铺天盖地。

作者曹林的文章说,与贪官落马后媒体立刻爆出大新闻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这些官员在落马前竟然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究其原因,中央反腐败,不仅打苍蝇,更打老虎、大老虎、,可这种“打老虎”是一种特权,只能由各级纪委监察部门去打,媒体是不能打活老虎的,相关部门打了之后,成了死老虎,媒体才能去鞭尸。在中国,媒体有一定的舆论监督权,但这种权力是很微弱很小的,受到很多限制,至多只能打打小苍蝇,曝光一些小苍蝇而已。

权力没有被关进制度的笼子,而媒体作为第四种权力,却被关在体制的笼子里,发挥不了舆论监督的功能,媒体如果能够自由监督自由报道的话,官员包养一个情妇就能被敏感的媒体发现,可媒体被噤声,贪官养100个情妇,都可以边逍遥自在边升官。常识被颠倒,制度被扭曲,必然就逃脱不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条政治规律了。

综上所述,网友司马当引述北京学者崔卫平的点评说:应当追究周永康的政治责任,而不只是停留在个人腐化上面。他对这个国家法治的破坏,对于公民权利的践踏,他所制造的司法不公以及冤假错案,和他对于公民社会的压制,所有这些恶行对于民族未来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否则,只会延续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路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