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YongKang620香 港凤凰卫视旗下的《凤凰周刊》最新一期刊发一篇《谷俊山的贪腐内幕》,再度对沉寂有时的谷俊山案”透料”,报道引述接近北京高层消息指,该案涉案共300亿元、贪腐受贿6亿元,文中提及谷俊山曾以“豪华奔驰车,内放上百公斤金条”送礼。就谷俊山案的这一新”透料”及北京刚刚在上周五宣布周永康案的最新宣布进展,居住的美国的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向本台谈了他的分析。

张伟国: 这里面有好几个问题,一是这个案子是一个比较大的、拖得比较久的一个案子,在胡温时代实际上谷俊山已经被拉下马了,但是在清算上一直是遇到很大的困难,这个过程中,太子党的军内主要人物刘源起得作用好像一直在网上在传播。这不单纯是一个腐败的案子,谷俊山之所以升迁、之所以能够贪污到那么大的一个程度、而且被拉下马以后仍然案子要拖那么久,从这些方面来讲,都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不是中共的某一方面的领导人要把他解决掉就能够马上把他拿掉的。这里面反映出腐败已经盘根错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处理他(),要有一种好像“壮士断腕”的心理准备,你不把这个“毒手”斩掉的话,案件就无法处理下去。所以我想这个两年多(的时间)很说明问题。

另一方面,因为这个案子是军内的、是在解放军将领中的一个腐败案子,中国军队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一个重要基石,或者讲“护命符”。离开军队、离开他们所说的所谓“钢铁长城”,要坚持下去很难。所以军队的问题他们好像都是内部处理,另外的法律、另外一种程序,享有一种特别的权利,这种特权是旁人不大了解的。所以他的这个腐败,等到被揭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是否惊人。像谷俊山这个案子,应该是比较好地证明军队腐败也已经到了一个病入膏肓的地步,前面提到这可能是军内最大的、或者是全国最大的贪腐案,我想这可能还言之过早,在中国现在这样一种体制情况下面,没有最大的,只有更大的。像谷俊山这样情况,如果能够把周永康、徐才厚、还有更大的(人物)曝出来的话,基本上对共产党来讲,就像当年林彪事件一样,会是一个爆炸性的丑闻,对于中国老百姓心理、老百姓心目当中解放军的形象有一种摧毁性的打击。

而共产党在掌握新闻引导的技巧也是做足了文章的,这种调查被陆续陆续释放出来,而且通过“凤凰”这种中共在海外的媒体来出口转内销,实际上是做了一些铺垫,过滤,避免像当年林彪一样事情一下子出来引起的那种“天旋地转”、老百姓适应不了的感觉。现在这件事情陆续陆续释放,从(谷俊山)被赶下台,到现在把这个案子的一些内幕披露给媒体,有点像挤牙膏,就是要把这种震荡、社会的政治震荡减低到一种最低的地步。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现在的这样一种处理,实际上还都在法律程序之外的,还没有到法庭、还没有到法庭判决。对于中共现在自己所宣传的依法治国立了一个“坐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能进行到什么程度。

通过这个具体的案子,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这种腐败,是一种制度性的腐败,换了另外一个人,不是谷俊山,而是“李俊山”、“王俊山”可能也是一样的,因为没有办法检验、制约。而一旦发现了,又没有办法处理,像这样拖了那么久的案子,看得出来,不是要真正解决腐败问题,也不是要真正完善依法治国的体制、建立一个防卫、制约腐败发生的机制,而更多地是以反腐败的名义技术性地加大权利斗争。

从这些角度看,谷俊山案不是最后一个,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他们很希望将一些腐败的细节,描述得绘声绘色,有点象小说和电影一样,让老百姓把注意力集中在这样一些表面的、贪腐的具体细节上,而忽略了这些案件后面真正的政治较量和后果。

对谷俊山案内幕的披露与官媒周五通告周永康被捕有联系吗?

周永康案也是一样的,基本上是要尽可能地限制政治影响,把它变成一种腐败案件、腐化案件。在技术上这次把泄密加进去,那就是等于说不可能像薄熙来案一样公开的开庭了。周永康案也拖了一年多,实际上习近平要在北戴河会议就要解决的,北戴河会议解决不了,又说四中全会解决,四中全会也没解决,现在宣布的时间又放在星期五半夜12点,一个最不引入注目的时间点。因为再拖会陷入一个政治被动,但是要想按照习近平原来的计划收拾周的整个系统,按图索骥,对他后面的靠山敲打一下,以此来形成权威的努力,显然是做到了一种制约。与谷俊山的案子在性质、处理方式上有异曲同工,基本上都是尽可能地避免政治上的动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Chrom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