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哪一年,在明哥的影响下,我养成了写个人年终总结的习惯,雷锋把自己做的好事总结进日记里,我把别人做得坏事记录在年终总结里。明哥的年终总结总是用电影<甲方乙方>里的那句话作为开始:“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是对一段温暖美好即将逝去时光的回忆,我的2014年终总结与之相反,就用单田芳老师那句寒光四射的名言作为开始吧:你个王八驴球球!

这句山西方言是送给山西太原龙城派出所全体干警的,讨薪的河南女农民工周秀云就是死在他们那里。周秀云的儿子王奎林回忆说“那个警察把我妈的头狠命往下按,脸都贴到肚子上了”,后来周秀云便仰面躺地长达1个小时,一名身材偏胖的警察用鞋踩着她的头发,并指责她“装死”。

640

周秀云的老公也在派出所的卫生间内遭到了殴打,“他们抓着我的头发,用脚往死里踢我”,此后,在办公室又有民警用鞋对他头部左右开弓,打得他头晕目眩、满脸是血,每每谈到此他便失声痛哭。在我看来,哭不是因为疼痛不是因为恐惧,而是那种强烈的屈辱感,更何况这种屈辱来自于警察,一个自称伸张正义的执法者。“在公众场合民警绝不可能有上述行为。”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值班民警刘金润言之凿凿,在这个基层派出所民警身上我仿佛看到了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影子,“你的无耻,很有我当年的神韵”,鞋踩头发、鞋底打脸,鞋警有成为下一个警种的趋势。

在这国我很少谈生死,不是因为太多而麻木,不是因为沉重而趋避,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太无耻,跟流氓要法治,跟土匪谈正义,多说一句都是自取其辱。权力脚踩民众的头发,这是看得见的人格践踏,还有更多无形的羞辱,你无法躲避:“首都各界群众喜迎地铁票价上涨”、“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调”,虽然这些只是网友的自嘲,但<>等官媒上那些不由分说、不容质疑、给民众喜当爹式的“代言”,比这个差不到哪去,哪天街头或媒体上要是出现“肉猪喜迎猪肉价格上涨”都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就是一个荒诞的时代。

荒诞的时代到处是荒诞的声音,12月26日<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基督徒孙海英成为美帝扳倒中国的第三种武器。<环球时报>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媒体,如果把国内所有的媒体比作一台春晚,那么<环球时报>无疑是负责说相声的,一开始说的是单口,后面就跟<解放军报>说对口相声了,解放军报微博质问孙海英“基督教徒能演好优秀共产党员?”,这种凶大无脑式地问题,我只能这么回答:马克思他妈是一位基督徒,基督徒都能生出共产党的鼻祖来,更别说演什么优秀共产党员了。做媒体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洗脑也是一件对智商要求很高的工作,更何况现在人民群众的智商日益改善,<环球时报>总发这些无脑搞笑文章,妄图以无脑来洗脑,你们也太侮辱人民的脑部发育成果了。胡锡进总编,你知道不严肃的下场是什么吗?讲个故事给你洗洗脑吧:日本有个女孩子,身材好,相貌好,可拍AV每次都笑床,很不严肃,于是她只拍了三部就失业了!她叫大石彩香。引以为戒吧

2014年的荒诞从年初蔓延到年末,我已记不清太遥远的事情,也不想去翻动那个发酵已久的粪池,只记得“前几天”:

前几天,有个南周的编辑约我写个2014年的关键词,我婉拒了,因为我知道"镜头"会让人言不由衷,自由是多么可贵,好吧,不装逼了,其实就是以前老挤兑南周,怕拿了人家的稿费以后不好意思开口,其实现在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南方周末>跟<环球时报>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区别就是一个卖五块一个卖一块二。

前几天,武汉召开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动员部署大会,要求全城市民熟记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位大爷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要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武汉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这是谁家的大爷,不知道武汉的空气脏得一逼,人们都戴着口罩隔离吗?

前几天,两个微信网友推荐了几个自己的女粉丝给我,这让我大吃一惊,原来这人间还是有真情的,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希望大家好好体会学习。

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很想说点温暖的话,但说不出来就不假装抒情了,急着吃生日晚宴去,希望各位平安,就别给我发生日快乐了。2014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就像怀念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