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四川艾滋男童遭村民联名“驱逐”

被驱逐的艾滋男童

被驱逐的艾滋男童

8岁的坤坤脸色红润,有一头蓬松的黑发和灿烂的笑容,他只想和村里其他孩子一样。但是,由于艾滋病毒(HIV)检测呈阳性,邻居们便剥夺了他童年时代的大部分乐趣。

根据中国共产党官方报刊《人民日报》的网站周三的一篇报道,坤坤说,“没人(和我)耍,我自己耍!”

出于对艾滋病令人震惊的无知,中国西南部省份四川省的200多位村民——其中包括坤坤的监护人——竟然全体签署了一封驱赶坤坤的联名信。

“坤坤被诊断出携带艾滋病毒,引起了当地群众及儿童的恐惧。我们要求有关部门(对坤坤)进行隔离防治,保障全村群众及儿童的健康,”联名信称。村民在信上按下了指纹。2011年,在被诊断出携带艾滋病毒后,坤坤便被学校赶了出来,村民们也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尽管中国政府经常宣称,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但这件事却突显了法律条文与执行情况之间的差距。中国的国家艾滋病防治条例是明令禁止对艾滋病毒携带者进行歧视的。

不过,在比较偏远的中国农村地区,相关法律似乎意义不大。在那里,无知和恐惧似乎盖过了一切。

“他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村民何嘉陵说。这位村民的女儿是一个儿童寄宿学校的学生。“我们家的娃娃如果回家来,万一和他耍被接触到或者被他咬一口,你说咋办?这个娃娃太危险了。”

为了保护这个男孩,中国媒体给他起了一个化名。他早在母亲腹中时,就感染了艾滋病毒。他的母亲是一名打工者,于2006年离开村子,此后再未返回。坤坤的监护人说,坤坤的母亲和他的儿子——坤坤母亲的男朋友,但并非父亲——在知道坤坤的情况后都没有和家人联系过。坤坤的母亲和监护人的儿子也没有做任何事情来帮助坤坤。监护人说,“三年时间,一个电话都没有,更不用说打钱回家了。”

虽然地方政府会为他支付药费,但邻居毫不掩饰的敌意很可能会造成更大危害。

“我讨厌他,讨厌他的病,”另一位村民说。“他来我家的时候,我会给他东西吃。然后,我会把他用过的碗给扔掉。”

这个男孩的困境在网上引起了公愤,并增加了负责照料坤坤的地方官员所面临的压力。《人民日报》称,地方官员已经展开了“思想工作”,意图改变村民的观念。

“他是在村里长大的嘛,而且毕竟还小,”一名不愿具名的当地乡镇季姓官员在电话采访中说。“我觉得很多村民是有点担心,有点害怕,而且也觉得他生这个病应该到条件比较好的地方,能有人照顾。”

根据联合国应对艾滋病的机构艾滋病规划署(Unaids)2011年的最新估计,中国大约有78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或患有艾滋病。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权益倡导人士称,许多人都因为患有艾滋病而被工作单位开除,或者被从家中赶了出来。

中国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张北川说,“在中国,这种排挤——比如成年男子被迫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或者艾滋病患者被拒绝治疗——时有发生。”

中国国务院通过了一系列旨在保护艾滋病毒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不受歧视的法规。张北川说,“但实际上,当家人得知这些事情以后,消息就会传得沸沸扬扬,你什么办法也没有。”

相关阅读:被驱逐的艾滋男童

2014年12月22日, 1:27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