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思享会|王缉思:国际问题上,悲哀的是中国专家插不上嘴

互联网地下世界

编者按:“国际影响当然越来越大,我作为一个学者到世界其他一些地方跑一跑,自己感觉到某些悲哀,悲哀的是插不上嘴。所以不仅是说我们干涉不干涉内政的问题,而是说你就是想干涉你也没有手段。我非常强烈地呼吁必须要学习,然后要能够插上得嘴,最后才能插得上手,才能保护我们的权益。”以下为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缉思在首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的发言实录:

:谢谢主持人,我原来报了一个题目是《中国的国际地位》,于洪君刚刚已经讲了。我从国际格局开始讲起。

  我在想国际格局总得要说一说吧,三十多年前我们都说世界走向多级化,走了三十多年还是多极化,我估计三十多年以后还有人讲“世界在走向多级化”。总得有一个“化”到什么时候为止,或者现在的格局是什么,不能永远说处在过渡时期的格局。简单地说,我完全是粗略的想法,我把它叫做“一、二、三、多”。

  一就是美国,我认为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仍然可以保持一段时间。多长时间不知道。

  二是中国和欧洲(或者叫欧盟)。中国在经济上第二,在政治影响方面也越来越大。欧盟我认为如果作为一个整体的话,力量从经济上来说,目前比美国的经济总量还大一点,但是可能不久会被美国超过,即使它欧盟再扩大一点,但是可能十年之内美国的经济总量可能超过欧盟。

  讲到中国我补充一个数字,说美国现在力量在下降,我想是的,如果跟中国相比。克林顿时期,最高的时候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总量30%,现在降到22%左右。中国是从那儿的4%左右上升到现在的12%左右,也就是说中国上升了8%,美国丢掉了8%,美国丢掉的就是中国拿到的。如果说美国衰落的话任何一个国家跟中国相比都在衰落。所以我说“美国衰落”这个命题需要好好想一想。

  三是印度、日本和俄罗斯(不按顺序排),在影响方面这三个国家还是非常有地位的。日本经济老三的地位恐怕还会保持相当一段时间,而且它的科学、技术还有社会的管理等等很多方面都走在世界的前列,特别是在医疗卫生还有环境保护等等,甚至于能源的问题它也不是不能解决,有可能它不但能源自给自足还能够出口。这是一种预测。印度的经济发展速度慢,而且现在也在改革,潜力是很大的,人口又很多。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地缘政治上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在下面是“多”,比如土耳其在中东,印度尼西亚在东南亚,非洲有南非、有尼日利亚,拉丁美洲,特别重要的是巴西、墨西哥、阿根廷,还可以举出很多,韩国、伊朗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你说哪个就比哪一个更重要这个很难说。这样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基本的格局,而且也许在一段时间内还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我不敢说这里面有多大的道理。

  如果是这么一种格局的话中国外交上应该怎么做,我觉得可以做一种思考。刚才于洪君老师谈到的我想补充一点,中国地缘政治方面的地位,如果是刚才我说这几个“一、二、三、多”某种程度上存在的话,亚欧大陆(欧洲人叫“欧亚大陆”)仍然是世界地缘经济、地缘政治重心所在。非洲大陆跟美洲大陆,特别是美国虽然很重要,但是不是世界政治的重心,也不是世界经济的重心。在这个地方的发展有很大的潜力而且非常重要,而中国政府在亚欧大陆的东端,而且有些地方已经到了亚欧大陆的中间,比如新疆、,所以我们从一路一带发展潜力非常大,如果跟欧洲穿起来的话,你想两端老二穿起来的影响非常大,加起来俄罗斯、,往那边伸展再加起来日本。我认为这个是要看的。

  从经济上来说,需要看到一条,不管怎么看世界政治,世界经济只有一个,世界政治你可以说有好多个,或者有不同政治发展和政治的特色,或者说从政治上来看,世界有几个?我说不清楚,或者是东方,有西方,有中国、有美国,但是世界经济恐怕即使是朝鲜很快也要融入这个世界经济当中去。所以这是分不开的,你看俄罗斯现在受到制裁或者它要制裁别人,但是这个能长久吗?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中国需要考虑的。你必然是这个世界经济的一部分,你没办法离开,即使我们有一些经济上的新设想,但是还是世界经济理论。

  最后我想讲国际影响,国际影响当然越来越大,我作为一个学者到世界其他一些地方跑一跑,自己感觉到某些悲哀。悲哀的是插不上嘴,“插不上嘴”的意思就是这位沙特阿拉伯问题的专家,我们对沙特阿拉伯有多少了解?我刚刚到中东开了一个会回来。中国人到了那儿以后你说不上那儿当地的问题,你插不上嘴,你说不上话,你只说中国很重视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也很重视中国,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仅此而已。而且跟沙特阿拉伯这些国家的关系我们基本上维持在官方的关系上,它的国王、它的王储、它的大使、它的外交部等等,但是对于它社会的深处,它的家族政治,它的部族政治太不了解了,了解一点点皮毛也插不上嘴。

  某嘉宾:美国也有同样的问题。

  王缉思:美国还是比我们强一点,不但有专家还有一些沙特阿拉伯血统的美国人。俄罗斯在这方面对当地的了解都比中国要强,甚至我去澳大利亚发现,澳大利亚还有不少中东问题专家。比如他们讲黎巴嫩,我们很难插上嘴,插不上嘴就很难插上手。所以不仅是说我们干涉不干涉内政的问题,而是说你就是想干涉你也没有手段。所以我非常强烈地呼吁必须要学习,然后要能够插上得嘴,最后才能插得上手,才能保护我们的权益。这个不仅是在那么远的地方,中东、、拉丁美洲,就是我们的近邻有多少人深刻了解,或者说专家是阿富汗问题的专家,巴基斯坦问题专家,孟加拉国问题专家,哈萨克斯坦问题专家,可能到最后的结果是“没有”。

  我对专家的命题或者是定义很清楚,第一你要懂当地的语言,第二你要在当地长期生活过,有一些当地的联系和朋友,影响越高的朋友越好。最后你还发表过一些论著,你写过一些论文或者专著,要不然怎么叫专家,你只是一个记者或者只是一个商人那不能算专家。这样的专家少之又少。所以我从我个人专业的角度出发,非常希望大力地发展中国对外国问题和国际关系方面的研究。谢谢!

本文经《大梅沙论坛》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2014年12月19日, 1:17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