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承诺要在中国推行“”。尽管“法律”在中国内地往往是个带有点灵活性的概念,但这里绝不缺乏各式各样的法令条规。事实上,中国政府近期就颁布了一大堆新规定,一条比一条有意思,似乎在以这种方式庆祝关于实行法治的新承诺。

有一条规定格外让中国人忍不住吐槽,那就是北京地铁颁布禁令,禁止穿着万圣节服装者搭乘地铁。鉴于这个节日在中国反正也没有多少人庆祝,并且庆祝这个节日的主要是外国人,颁布一条法令,禁止南瓜造型的服饰和女巫帽出现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这很难算《大宪章》(Magna Carta)颁布那样的大事。但当皇帝颁布可笑的法律时,如果奴才们只是哄然大笑,他不应该感到惊讶。

这样的法规简直数不胜数:为确保亚太经合组织(APEC)北京峰会顺利召开,北京对某些殡葬礼仪活动——比如焚烧逝去亲属的衣物——下了禁令(不过仍然允许在特定时间段焚烧花圈和挽联);邻近许多省份的工厂被下令关停,车辆被限行,学校关闭,北京的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放了一周长假。

政府还要求居民最好不要在户外烧烤。这一切都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示一个天蓝车少、居民生活习惯“文明”的北京。APEC峰会召开前夕,首都官员们抱怨民众没有听从指令:如果没人照你说的做,那么当一个威权体制内的官员还有什么乐趣呢?就连天公也不肯作美:首都的天气不巧不利于污染物扩散,使得会议期间大部分时间空气质量不佳。

当然,即便在过去一个月里,中国公民需要应付的法规也远不止上述这些。政府官员被告知,在本该学习共产主义思想的时候,少把时间浪费在打麻将上。父母在给新生的宝宝登记名字时被告知要“遵守社会公德”,不要增加“社会管理”难度 (不过对婴儿姓名有严格规定的国家远不止中国,许多国家都禁止姓名中含有外文字母,大概是因为这会让护照管理机构的“社会管理”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画家应创作什么样的画作、建筑师应设计什么样的建筑、以及公民应该看什么样的电视剧(最好看抗日题材电视剧)都做出了指示。

中国人对待许多行政指令的态度,无疑跟他们对待上海地铁安检制度的态度是一样的。上海要求乘客携带的行李包裹一律安检,但多数上海居民都毫不犹豫地直接从安检机旁边走过去。在中国,消极抵制有许多种形式,抵制者也并非都带着雨伞(如香港目前的“雨伞”革命中那样)。

并不只是对政治法规(比如香港备受争议的投票机制)的抵制最终可能对中国政府构成严峻挑战。今年,中国公民采取了一种最私密的消极抵制:拒绝生孩子。是否要孩子听上去或许是最私人的决定,但在中国不是这样:生育率的不断下降可能严重危及经济增长,从而危及让民众在中共领导下富裕起来的社会契约。

于是,这个以强制计划生育而闻名于世的国家如今开始试图催生一轮婴儿潮——但没有多少夫妇打算配合。如今中国已通过了单独二孩政策,允许有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妇生育第二个孩子(之前的政策是双方均为独生子女才能生第二胎)。

但不久前,中国公布,在因政策变化如今可以生育二孩的1100万对夫妇中,只有69万对提交了生育二孩申请(并且他们不一定都能怀上)。

不肯生孩子可能是后果最严重的一种抵制:要是大家都不生孩子,哪有下一代奴隶呢?

译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