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ian

1月16日,一個從沒有小道消息流傳的國安部副部長,突然被中紀委宣布「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這個副部長就是馬建。他同時也是國安部黨委委員。

馬建的落馬,還真與令計劃有關,根據媒體報道,他是令計劃關鍵人物郭文貴和李友的保護傘。郭文貴和李友,即前不久鬧得沸沸揚揚的政泉控股的實際控制人與北大方正集團執行長(CEO)。據說,馬建曾收受李友高達3000萬美元的賄賂,而李友涉嫌為令計劃的妻兒在日本京都購入兩幢豪宅,並協助令妻谷麗萍逃亡。李友還是令計劃設立的「西山會」主要資助者。

也有消息稱,馬建被拘捕與周永康有關,其同黨在雲南省經營有數十億的生意。

不論馬建被抓的具體原因是什麼,所有這些傳言與消息,都表明了一個事實,即國家安全部這類不設對外官方網站、媒體極少報道、組成人員極為神秘的情報機構,裏面的腐敗同樣徹底、透頂,絕不會比中共其他任何部門與機構好。恰恰相反,為公眾所不知的這類「隱蔽戰線」上的機構,可能更為腐敗、腐敗官員可能更多,而腐敗所帶來的後果可能更為嚴重。

在中共組成系統內,有幾個部門是權力最大、最不透明、最不為公眾所知、最為所欲為、也最不受外界監督的機構。比如軍隊,它在政治上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無論它幹了什麼壞事、犯了什麼錯誤,為了維護軍隊的形象,一般都會內部處理,外界知之甚少。這種長期以來的「潛規則」,某種程度上縱容了它,使它越來越腐敗。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貪腐數額驚人,只是這種腐敗的結果之一。傳說另一位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若也因腐敗被查,當是意料中事。

上面列舉的國安系統當然是可以與軍隊的腐敗「媲美」的機構之一。周永康堪稱國安系統腐敗的總頭子。除此之外,2014年1月,北京市國安局局長梁克被免職,據稱他在周永康的授意下,竊聽了中共高層領導的電話。這是權力運作上的腐敗──因為權力不受監督,因而可以亂來。有了權力,金錢交易便隨之而來,貪腐便成為自然而然的事。、梁克、馬建,不是國安系統的前三個,也不會是最後三個。邱進能否證實涉腐,恐怕只是時間問題。邱進之後還有沒有?當然會有。

其他情報機構,如總參、公安部門的國保部門等,資金實力雄厚,政治上最受保護,只要揭開其中的蓋子,也絕不會乾淨。

中共的組織部、宣傳部和辦公廳系統,其實也可以列入上述「權力最大、最不透明、最不為公眾所知、最為所欲為、也最不受外界監督的機構」。只是透明度可能稍高一些。最近中紀委已宣布派出巡視組進駐,能否真正遏制其中腐敗,尚待觀察。